跳转到正文内容

曲江破题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22日 23:14  经济观察报

  张延龙

  516

  2011-04-25

  张延龙

  在中国,大概没有哪座城市拥有比西安更多更厚的历史沉淀。所以相比于年轻城市,西安的城市化是更大的难题——古遗迹与现代城区几乎100%重合,西安所有的建设项目无一例外地都要经历先期文物普探,有的项目可能就因为地下的文物,不得不放弃或改址。这种情况下怎么改造,怎么保护,怎么发展?所有的城市都在高速城市化,西安如何不被甩开?

  当最新一期的《求是》杂志(4月16日出版)上刊发文章介绍“文化遗址保护与民生建设和谐共生”的西安模式时,全国第一个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区——曲江新区的一系列实践被大篇幅提及,这被认为是中央最高理论层面对西安、曲江城市建设与文化建设的全面肯定。

  以大雁塔北广场为发端,8年前,“西安曲江模式”应时而生,期间历尽外界误解、争议——尽管其对基础设施、区域环境、文化氛围等方面的改造有目共睹,但仍然存在一些争议,包括曲江是否是“以文化之名开发,导致高房价”、在此模式下对文化遗存的保护是否恰当等。

  这其实是近乎中国所有大建设时期城市都面临的争议,外界逐渐认识到,高房价的怨气不应苛责于某一地方政府,当事者曲江新区对文化遗存保护与文化产业发展的认识理念亦几番变迁,这场持续数年的争议风波最终以中央的肯定而告终。如今,“十二五”开局之年,在曲江文化产业高歌猛进的同时,“文化+旅游+城市”的曲江模式的内涵也日渐多元化,从过去简单的发展文化产业、通过文化遗址保护兑现城市价值,逐渐向民生建设、城乡统筹延伸。

  西安难题

  《求是》杂志文章刊发前10天,4月6日,一本系统介绍西安曲江新区发展历程的《一座城市的文化穿越——西安曲江模式》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首发。

  短短几天时间内“曲江模式”接连获国内最高理论界的肯定。“以往对城市发展总结提出‘模式’,多出现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书的城市发展模式中,在中国西部地区,曲江新区应该是第一个。”党校系统的人士称。

  这些都缘于最初的难题——西安拥有国内首屈一指的文化遗存,“在经济高速增长和不断变化的城市容貌与景观当中,如何对古迹遗址及其周边环境进行有效的保护,这是西安科学发展的难题,也是一个国际性的难题。”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孙清云曾表示。

  “仅以周秦汉唐四大都城遗址为例,就有100多个村庄、50多万人口和其他一些企事业单位在遗址区内生产生活。”《求是》杂志调研组称,由于长期遵循“为保护而保护”的传统观念,西安大遗址区60年如一日,原封不动地保存着农田、村落和棚户区。而其结果是,遗址区内缺乏水、电、气等基础设施,甚至成为人满为患的城中村、便溺横流的垃圾场,使本来具有极高价值的大遗址,反而成为西安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负”,严重制约了当地的发展和人民群众生活的改善。

  更困难的是资金,大遗址保护属于国家公益性项目,在“十一五”期间,财政部安排了20亿资金用于对100个大遗址项目的支持,平均每个项目2000万元。而现实中,对大遗址进行土地利用调整、环境整治和绿化、人口搬迁和聚落改造等都需要大量经费,动辄需要投入数十亿资金,财政投入可谓杯水车薪。

  曲江新区的办法是,规划景观环境以提升资源价值。通过城市价值的充分兑现,最终利用经济发展以反馈文化传播、增加公共产品以保证持续发展。

  这一办法的原则,被总结为“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由于大遗址具有不可逆性,其保护属于文化事业范畴,如果完全走市场,难免走偏;仅靠文物部门,也力不从心。

  产业创新

  在当地官员看来,曲江模式得到认可不仅仅是理念上的改革,其间更经历了大量实践,在产品形态、开发模式上进行了大量创新。

  在今年4月举办的第十五届西洽会上,优酷网全球视频研发制作中心落户曲江,一并落户的还有韩国三星物产、韩国LG公司、英国翡翠画廊国际集团公司、上海欧擎投资管理公司等企业。目前,曲江新区已经形成了文化产业发展大格局。

  曲江文化产业最初的发端,还是文化旅游业。过去西安尽管拥有大量文化旅游资源,但“白天看庙,晚上睡觉”的单一旅游产品,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制约着旅游业的扩容升级。而今,当地的共识是,西安国际化大都市建设,最能突破并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就是文化旅游产业。

  今年1月14日,西安曲江景区被授予国家5A级旅游景区。

  文化旅游业只是曲江所涉文化产业门类中的一类,目前曲江新区已涉足文化旅游、影视、会展、出版、传媒、演艺、动漫等文化产业门类。去年,曲江文化产业综合增加值达75.9亿元。

  今年的西洽会首日,曲江新区重大投资项目签约18个,总投资145亿元,大量项目来自互联网新兴文化产业、境外投资机构。

  产业热情背后是地方政府的政策支持。自2007年以来,曲江新区每年设立2亿元用于扶持文化企业、文化项目、会展、影视、文化场馆建设等专项扶持资金,扶持形式包括资助、补贴、奖励、税收返还等。

  据称,针对文化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曲江新区还推出了“资金扶持+贷款担保+风险投资+财税补贴+房屋补贴”等五大举措,如曲江文化产业风险投资公司每年进行10亿元的风险投资,曲江文化产业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每年提供25亿元的贷款担保。

  上海欧擎投资管理企业总裁陈中一说,“金融是文化产业的加速器,融资难问题,一直困扰着文化产业的壮大。与曲江合作,我们正是看到了这样难得的发展机遇。”

  模式的推广

  西安市副市长、曲江新区管委会主任段先念说,“我们正在经历的城市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物的城市化’,每一座城市都在进行大刀阔斧的城市改造,每一座城市都开始变得面目相似,很难分辨出属于它们自己的、地域的、文化上的个性。但是,这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城市吗?因此,西安的城市化,必须跳出这种框框,而文化就是凸显个性的重要元素。”

  这种理念已经在当地得到决策层的认可,以至“曲江模式”从曲江新区区内得以进一步向外辐射,在成功运作大唐芙蓉园和曲江池遗址公园等核心区项目外,曲江新区的团队已经开始逐渐介入地处宝鸡的法门寺文化景区,以及西安临潼国家旅游休闲度假区和西安楼观中国道文化展示区等板块。

  这些新项目逐渐转向城市郊区或周边区县,因而民生建设和城乡统筹成为新的课题。

  曲江希望能够对其他城市的城乡统筹实践有所突破——其他城市往往更重视农民土地流转,而对其生存环境的政策细节多停留在务虚层面。曲江新区的官员说,他们的方案对农民的就业、收入等指标都提出了相当细化和量化的数字。

  如临潼国家旅游休闲度假区,其城乡统筹的首要目标就是“创建全国绿色城乡统筹重大示范工程”。

  “就业是第一目标和标准,”曲江新区管委会副主任、临潼国家旅游休闲度假区管委会主任李元说,“目前在度假区范围内有6812户共计3万多人,通过适龄劳动者全员培训,6812户家庭每一户有一名适龄劳动者就业,当地安排就业人数达到1万人以上。”

  系统的举措,被他们表述为“三业”——以就业为第一目标和标准,确保就业;以产业为龙头和依托,做强产业;以物业置业为切入口,投资运营好社区物业。

  目前,临潼国家旅游休闲度假区这一区域老百姓主要从事果业种植、旅游工艺品贩卖,2010年人均年收入6692元,曲江新区的目标是5年内使当地居民人均收入翻两番。

  相比于旅游优势的临潼,位于农业大县周至县的西安楼观中国道文化展示区则是另一种思路——推动当地从传统农业向新型农业转型。“开心庄园”的现实版将在当地实现,据称,展示区将开发建设农业博览园、农耕认养园、玫瑰庄园、薰衣草庄园等新型农业示范园项目。

  其目标是在3年内,实现展示区内农民人均年收入达到10000元的目标,使新城镇内居民生活配套设施标准不低于县城核心区域。通过建立农村合作社、集约化管理等先进的多种合作管理模式,加快土地流转进程,实现传统农业向都市设施农业的转变,传统农民向农业产业工人的转变。

  来源:经济观察网

【 手机看新闻 】 【 新浪财经吧 】

分享到:
留言板电话:4006900000

@nick:@words 含图片 含视频 含投票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