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正文内容

日本核危机:清算与坚守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24日 07:43  时代周报

  本报记者 张子宇 龙婧

  地震过去近10天后,世界的目光逐渐从满目疮痍的宫城、岩手等灾区转向福岛。

  某种程度上,福岛第一核能发电厂给日本乃至世界带来的震荡远远大于地震和海啸本身。

  福岛之殇

  3月18日,日本正式将事故等级按照国际核事故七级制从4级提升为5级,这是有史以来日本最严重的核安全事故,和1979年美国三里岛核泄漏事件同级。

  3月16日,首相菅直人严厉批评东京电力高管,要求知道东电旗下严重受损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还警告:“如果你们放弃这座核电站,我保证东电肯定会倒闭。”

  同一天,明仁天皇亦发表电视讲话,“希望有关方面能尽全力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恶化”。日本天皇就类似事件发表讲话,自1995年阪神大地震以后这是第一次。

  掌管皇室事务的日本宫内厅也出面粉碎了天皇将撤离东京的传言。

  高层的压力,让福岛救灾进入“倾举国之力”阶段。自卫队、警视厅(首都警察)和驻日美军相继介入。

  在这一过程中,“福岛50勇士”为首的东电员工让世界看到了日本的另一面,在NHK提供的画面中,可以看到在自卫队退入车内躲避辐射时,东电员工依然坚持在露天作业。

  “日本人把公司和个人分得很清楚,对于东京电力的员工,民众普遍都心存感激。根据我的经验,这次东京电力的高层估计都得撤光了,事态平息后,他们应该都会引咎辞职,这在日本属于常识。”日本一家电台主持人伏怡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可以预见,即使东电能够按照目前的态势最终控制住局势,它也将不可避免地遭遇舆论清算,关于它的丑闻已经被大量挖出。

  地理结构决定了日本发展核电的宿命,这个国土总面积为37.8万平方公里的国家,由6800多个岛屿组成。日本煤炭、木材相对匮乏;同时,自然灾害频发,地震为甚。

  从20世纪50年代初期,日本就开始进行核电的开发研究和设备制造准备工作,这之后,日本逐步进行了核电设备的国产化。日本人对核的追求甚至渗透进了动画片中,阿童木这个拥有十万马力的动画人物,其英文名“Atom”,直译便是原子。

  上世纪80年代后,日本核电机组均为日本的三菱重工、日立、东芝、石川岛播磨等公司自行制造,但是技术进步并没有消除安全隐患。

  1999年9月30日,在茨城县那珂郡东海村JCO核燃料制备厂“临界事故”,造成两人死亡,666人被辐射。

  东京电力“隐瞒事实及提交虚假报告”的丑闻也在进入新世纪之后被揭露。2002年初,东京电力承认了该公司与29起编造虚假检查报告事件有关的事实。

  在舆论压力下,董事长、社长、副社长和两名顾问等5名东京电力公司管理人员,在2002年9月和10月相继辞职。

  2007年3月,东京电力公司总经理再度向公众承认,该公司曾隐瞒了1978年发生过严重的核反应堆事故。

  同年1月31日,东京电力公司在向经济产业省提交的调查报告书中也承认,从1977年起在对下属福岛第一核电站、福岛第二核电站和柏崎刈羽核电站的13座反应堆总计199次定期检查中,存在篡改数据,隐瞒安全隐患行为。

  “在福岛这个问题上,出现了信息不对称问题。日本政府的信息应该来源于东电,东电的信息一定程度上左右了日本政府。我个人判断,日本政府也怀疑东电也把这个事件做了一定的暧昧化处理,因为东电有这个前科。”资深日本问题研究者刘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时代周报记者在日本重要的求职网站“job.j-sen.jp”发现了东京电力的招聘广告。大体内容是,“福岛第一、第二核能发电厂招工,工种为核电厂内的定期检查、机械、电气检查、焊接和架工。工资:日薪9000-11000日币,月薪18.9万-23.1万日元。资格不限,学历不限,年龄不限,经验不限。”

  “日本一直有大企业病,曾经是世界第二大电力公司的东电有着官方背景,也是典型大企业病的代表。”刘柠表示。

  核危机余波

  事态逐渐转好,但深受地震、海啸和核泄漏三重折磨的日本社会越来越难以抑制心中的不满和愤怒。

  3月22日,福岛县知事佐藤雄平断然拒绝了东京电力社长清水正孝的“谢罪访问”申请。“现在县民的不安,愤怒已经到了极限,现在根本不是谈谢罪的时候。”

  伏怡琳表示:“我相信,等危机真的结束了,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肯定会被骂得狗血淋头。”

  对于菅直人和民主党政权来说,灾后的日子绝不会好过。“事情告一段落后,菅直人可能要辞职。在这么大的灾害面前,也不能说自民党上台就会更好。但是民主党确实出现了很多失误,比如一开始拒绝了美国支援请求,也没有发挥出更多的领袖作用。” 日本资深媒体工作者、作家福岛香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菅直人的支持率在地震之前已触底了,几乎没有再往下掉的空间。”刘柠对民主党政权保持一定乐观,“我个人对日本政府的打分还是在及格线上的。”

  在核危机、余震和灾害伤痛的笼罩下,东京等日本关东各大城市努力维持正常运转。“我实在累坏了,地震以来一直在超负荷工作,但是我要加油,日本也要加油。”在东京工作的森奈津子在Facebook个人页面描述了自己的状态。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停电,更多的时候需要手动工作,考虑交通受影响需要提前出门,所以大家都比以往更累。“但这是非常时刻,我们怎么都要过下去,这时更需要大家的努力。”

  同在东京工作的高健,家里面依然有电力供应,因为节电计划主要是各企事业单位等用电大户,如地铁、银行和工厂。高健注意到,往日非常漂亮的自动售卖机改成不亮灯运行。作为日本物质文明象征的涩谷、新宿,无比绚烂的霓虹灯也在夜间消失。

  日本各大门户网站上,都可以看到一个表,显示用电量占目前东电能够发电量的百分比,提醒国民节约。

  停电没有造成慌乱。时代周报记者在东京街头看到,各种店铺和公司都贴出相应告示,告知民众几点营业、几点闭店以及遇急联络方式等等。

  东京超市里的矿泉水和泡面在震后一个星期左右出现短缺现象,但是目前已经基本恢复正常。高健每天正常去附近的超市购物,并没有发现有人大量买方便面和矿泉水。对于网上传闻日本发起“不抢购运动”,他也表示:“不用发起什么运动,起码我没在新闻里或者朋友的交谈中听说过有类似运动,这些都是自觉的,因为物资供应只是不畅而已,除了矿泉水以外其他饮料几乎全有。”

  与地震相比,核辐射造成问题似乎更加构成对日本人的考验。伏怡琳透露。她的日本同事基本上都在坚持工作,但也有一部分人把家人转移到了西部的父母家里。

  高健也和其他东京市民一样,密切关注新闻,他相信政府的报道的各地检疫站点的消息。目前东京地区供应的商品(包括自来水)并无检疫出超标,而灾区发现有辐射残留的农产品都及时下架了。

  整个日本在慢慢复苏,J联赛(足球)宣布暂停,但是各地的中学生已经出发(包括东北六县),参加对日本青年来说最重要的甲子园棒球比赛;各大高校的入学考试被推迟,但灾区的中小学在废墟中举行了毕业典礼;日本发行量最高的漫画杂志《周刊少年JUMP》暂时停刊,但是多位知名漫画家在报平安之余表示要继续工作并把所得捐助灾区;日本艺人集体缺席香港电影节颁奖,但是超人气组合SMAP(影星木村拓哉是其成员)3月19日宣布,为了感谢中国人民对日本地震的支援,特别录制了中文版的《世界上唯一的花》,希望这首歌可以给中日两国遭受地震灾害的人民以希望和鼓励。

  地震催生理解

  福岛的核危机影响绝不会仅仅限于日本本土,因减排运动和兴起勃发的核电产业很可能受到巨大冲击。目前欧洲各国都暂停了新核电项目的审批,反核示威游行也开始出现在欧美街头。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教授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讲全球能源格局变化为时太早,日本最终怎么收场是关键。”

  某国际核能巨头的一位内部人士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谈这个问题实在太早。福岛采用的是较为陈旧的第一代核电技术,这并非是全球遏制核能发展的有力理由。而且,新能源里唯有核能可以在成本上与火电抗衡。

  另一个方面,日本地震很可能对未来的东亚局势产生影响,特别是对一向复杂的中日、韩日关系。

  “这次事件对于自去年来每况愈下,持续低温状态的中日关系无疑是有好处。网上的舆论表明,这次地震有助于中国人对于日本理解的深化,我觉得不妨以此为契机,强化对日的公共外交。”刘柠认为。

  在日本地震发生以后,中国就宣布愿意向日本派遣救援队。3月16日中国政府对日本提供2万吨燃油(1万吨汽油和1万吨柴油)的紧急无偿援助,此后接送中国人的车辆在日本加油站可不受限制地加油,并可使用已封闭的高速公路。3月18日,国家主席胡锦涛前往日本驻华大使馆,吊唁地震遇难者。目前中国向日本提供的资金援助累计超过2亿元人民币。

  在这之前,韩国也紧急驰援日本相当于本国全部储备1/4的50多吨硼酸(用于中和核泄漏中的中子),韩国各界筹集的捐款高达42亿日元,韩国救援队也是在震后第一个抵达日本的外国救援队。

  日本国民的素质也给中国网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情以及对日本普通国民表现的称赞,成为主流。

  福岛香织表示,关于未来的东亚关系,当下实在无法考虑。从她个人来说,中国对日本的支援能够持续下去的话,“日本将会对中国深为感激。”

【 手机看新闻 】 【 新浪财经吧 】

  

分享到:
留言板电话:4006900000

@nick:@words 含图片 含视频 含投票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