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太原千峰茶馆里的古交煤老板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2月22日 06:14  理财周报

   理财周报记者 李清宇/文

   这家茶叶店一直是煤老板闫胖子、二明哥、段哥、周哥等碰头儿谈事儿的地方

   12月16日,K609,北京西至太原。当理财周报记者到达的时候,千峰路千峰茶叶店里的客人已经散去。

   “他们白天在这儿呆了一天,不过晚上不在这里。”老板娘小温短信给记者。事实上,这家茶叶店一直是煤老板闫胖子、二明哥、段哥、周哥等碰头儿谈事儿的地方。

   段哥、周哥、闫胖子、二明哥,都是与太原相邻的古交人。这个煤炭资源丰厚的小城,曾经传出过无数令人瞠目结舌的财富故事,例如2007年数十辆悍马、1700多万为儿子结婚的耿四心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属于古交没钱的老百姓。”开着保时捷、穿着宝马夹克衫的段哥一脸认真地告诉记者。

   1个月前,理财周报记者来太原采访,第一次遇到他们。他们并不太愿意与记者交流。“今年太闲了,老天让过个好年。”他们只是说。

   见记者在,他们或低头摆弄手机,或互相探讨斗地主的细节,偶尔用让人半懂不懂的古交话聊一下各路听到的生意。

   但是煤价的下跌究竟让他们受到了多大的影响?他们的生活是否一夜回到了“解放前”?他们如何打算未来的生意?他们现在都在干什么?带着这些疑问,这一次,理财周报记者化解了他们的戒心。

   意外的是,理财周报记者发现,他们当中有些人茶艺相当不错。“这是一种时尚。普洱茶卖得最好的除了广州和北京外,就是太原。”做焦炭厂生意的周哥笑道。

   “一个小时了,手机没响”

   10月18日早上9点,“周哥”的现代SUV准时停在了千峰茶叶城的院子里。因为是淡绿色,这个大个头格外容易让人看见。

   茶叶店里,周哥坐南朝北,正娴熟地沏着他的生普洱。“通常这个时候,周哥已经安排好了所有的生意,坐在这里等消息。”小温说。

   “上午生普洱,邻近中午的时候是熟普洱。到了下午就换成铁观音。”这是“周哥”最近修身养性的顺序。

   “你喝喝这个铁观音,喝下去嗓子眼儿是不是甜的?我这个不是很贵,一两1000多元,不过一般人我舍不得让他喝。”周哥的山西普通话不紧不慢。“要是我的鼻头能长得再宽一点,我就是能当将军的人。”他自己形容自己的面相。

   “我做的焦炭厂生意,从1993年就开始做了。本来最近有2个项目,这一危机1000万没了。”说到经济危机,周哥并没有掩饰什么。

   “段哥”坐在周哥的对面,则显得沉默许多。他正摆弄着手里两个一模一样的诺基亚vertu奢侈品手机,“现在和生意好的时候最大的不一样是电话少了许多。忙得时候坐在这儿,电话就响个不停。”听到说金融危机,段哥抬起头来。

   “以前是谈事儿,现在是喝茶。”

   “应酬多的时候,周哥和段哥都来不了几次。”小温也附和说。

   “这都一个多小时了,手机都没响。”段哥请周哥做“模特”,拿着手机开始比较,两个哪一个录像功能好。

   “下午去娱乐一下?”他问。

   “你们都玩儿些什么?”

   “斗地主。”

   “斗多大的?”

   “不多,现在都降到100了。”

   生意不好就停了

   “今天河北定州的一个焦化厂过来找我谈了,主焦煤开价才850元/吨,这不是来趁火打劫的吗?”段哥突然想起了早晨的买卖。

   “我们都是金融危机的受害者。”

   “我1988年开始做煤、焦、铁等的贸易,那个时候,一吨煤20元-30元,当时的成本十几块钱/吨,我帮人家卖一吨煤抽3元钱。可到1993年,市场突然好了,土焦煤涨到了60-70元/吨,生铁最高的时候涨到了1000多元/吨,焦炭260元/吨,精煤是100多元/吨。市场好了,进货就得先付现金买。”

   “结果我拿出所有积蓄买了煤,卖给朋友,结果朋友被骗了。到1994年,我挣的100多万全没了。”

   “1994年-1995年,是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和另外一个古交的朋友一天花200-300元喝闷酒。”

   “不是自己笨。骗我的人就是江苏常州人,跟我朋友说你跟我们走吧,到那边给了现金才卸你的货。结果到那边后,那些人又说,咱们先去吃饭吧。结果吃饭回来,货就没了。在人家的地盘上,也不好说什么。”

   “1995年,我去古交一个老板那里做了一个运输车队的队长,那时我的那个老板,现在在北京开发了挺有名的韦伯豪公寓。当时,干了一年左右,攒下了几十万。”

   “然后我就重新做煤炭贸易。以后这些年,市场也不是一直都好,2000年市场好,2003年市场就不好了,2005年市场又好了。”

   “生意不好就停了。”段哥告诉记者,“这一轮经济危机最委屈的是那些在高价时买下矿,囤下煤的人,现在连跳楼的心都有了。”

   “我以前一天挣15万”

   “听说临汾的老板们都包机去美国买房子了。”

   “我听说运城的包机去北京了。”

   段哥打开一包软中华,轻轻抽了一口,转而问记者,“买房子干啥?自己跑到美国住?”

   “那你有没有想过要干点儿别的?”

   “没有,不弄。”

   “一直做煤不烦吗?”

   “不烦。”

   突然,他问老板娘:“如果我给你投资5万,你什么时候能还给我?”

   “至少得半年。”

   “(笑)那算了,我以前一天就可以挣15万。”

   “那小王(王川,操盘手),我给你100万炒股,能有多高的收益率?”

   “最高30%。”

   “还是算了。”

   “这几年市场好,煤老板都是拿了现金才交货,还是这个来钱快。”段哥告诉记者,“已经习惯了钱快进快出,现金交易,突然改变,适应不了。”

   “那些更大的煤老板,现在宁愿包机去澳门赌一把。”“段哥”笑道。

    新浪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 手机看新闻 】 【 新浪财经吧 】
Powered By Google 订制滚动快讯,换一种方式看新闻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