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损害民生权益的“伪环保”是违法行政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2月06日 09:04 中国经济时报

  ■清风

  东莞市决定从2009年1月1日起,在全市范围内禁止养猪。东莞市市长李毓全称,东莞现有75万头生猪带来的污染排放量,相当于450万人口的污染排放量,要新建一座日处理132万吨的污水处理厂,才能有效净化处理。

  从报道来看,这些数据即使成立,恐怕也难以解开民众心中的疑虑:将75万头生猪的污染量与东莞数十万“三来一补”加工企业相比,同后者具有的粗放型、重度排放型相比,孰轻孰重?

  透过新闻所报道的现象仔细品味,也许就能发现更多的真相。李毓全认为,从生产发展来看,养猪并不划算。这话可谓一语中的。“三来一补”产业带来了巨大产值与滚滚财政收入,而生猪养殖业对于GDP增长的贡献是微不足道的,尽管它关涉到众多养猪农户的生存之本,以及市民的日常生活必需。

  当然,东莞之前也已经“未雨绸缪”,在惠州等邻近城市建立生猪养殖基地,鼓励东莞养猪农户前往那里发展,从而获得维持市场需求的生猪供应量。那么,这是否是一种双重标准下的责任梯度转移,是经济发达地区对欠发达地区的环境剥削,用以满足自身偏狭的发展需求?

  更绝妙的是,随着东莞土地使用量日益紧张,其附加值也大为提高。诸多生猪养殖场所占用的土地资源,也就成为一块香饽饽。可以预想的是,一旦这些生猪养殖场逐渐消失,其土地又可重新利用起来进行更高投入产出比的城市改造、工业用地或

房地产开发。价值衡量机制下的不同利益导向,恐怕也是东莞首先拿生猪养殖业开刀的原因之一。

  如果生猪养殖业真的如东莞市政府所称的“污染严重”,那么摆在政府面前的其实也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建立严格的准入机制,所有生猪养殖场必须符合相应标准才能运行,政府也可适当对部分生猪养殖场进行政策扶持,促使其尽快达标。通过技术手段改进和监管标准严格执行,来促进整个养猪产业升级,如此可谓城市环保与产业发展的双赢之道。另一种就是采取行政干预手段,将生猪养殖业强行排斥出市场之外,从而达到天下太平。其实,一律关停生猪养殖业不过是管理者们头脑中的幻象,诸多小型生猪养殖场乃至无牌无照的“黑”养殖场,会因为生存所需、市场客观需求以及灰色交易的暴力驱使,让本来合法的生猪养殖业逐步转入地下,利益链条被人为扭曲,政府监管会更加力不从心,其环境污染只会加重不会减轻。

  《国务院关于促进生猪生产发展稳定市场供应的意见》写得明明白白:“各城市要在郊区县建立大型生猪养殖场,保持必要的养猪规模和猪肉自给率。任何地方不得以新农村建设或整治环境为由禁止和限制生猪饲养。”地方政府以一纸行政决定对抗国务院令,既是对上级权威的违抗,更是对秉承法治理念依法行政的漠视。实际上,在此之前出台的《行政许可法》,是继国家赔偿法、行政处罚法、行政复议法后又一部规范政府行为的重要法律,对于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保障和监督行政机关有效实施行政管理,从源头上预防和治理权力滥用与寻租腐败,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东莞决定从2009年1月1日起在全市范围内禁止养猪,也是对《行政许可法》的违法之举。然而,上述立法的重大意义依然只停留在法学家的口传身教中、法律条文的白纸黑字上,而未能遏止“伪环保”下的政府滥权。

【 新浪财经吧 】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