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财经纵横

徐亦清:我们支持改革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2月10日 13:58 财经时报

  徐亦清 下岗工人

  1997年工厂上市。

  1998年歇工。

  2002年登记下岗。

  1998年2月28日,我们工段中的大班长突然通知说,不生产了,也没有工资拿了。

  这个通知很蹊跷。这个单位效益一直都比较好。在80年代和90年代,它是当地第一大纳税大户。自行车的销售量在全国排到前三。而且产品销售到东南亚,出口量很大,还在巴西开办了分厂。

  通知说:这个厂既不欠内债,也不欠外债,但停产歇业了。你们回去等候消息吧。

  当时大家就两眼一抹黑,也不知道找谁好,只知道单位不组织生产了,一点办法也没有。

  之后的日子里,断断续续会发200元的生活费。一拖就拖了4年。

  2002年4月,我收到一封信。信的内容是要我去单位登记下岗,“请务必到达,否则后果自负”。

  当时大部分人都去了,大多都很有情绪,吵闹的,拍桌子的都有。单位就叫来派出所民警。

  我和一批老同志的处境最尴尬,年龄偏大。比方说我,是和共和国同龄的,2002年时已有53岁,工龄38年。1999年时,单位就有通知我签字办理内退,但之后就没声?

  这时省里有个文件规定,年龄在50岁以上,或是工龄超过30年的都可以提前办理退休。但本地政府却单独出了个文件,规定只有年龄超过55的才能办理内退。按照本地的规定,我们就只能被买断工龄而不能内退了。

  我们就去信访办。一开始,他们问,你们说有这样的一个文件,拿出证据来。恰好前几日一份都市报上有登出这个文件的精神,我们就拿出这张报纸来。

  但是信访办的人说这不是党报,不能作为文件参照。于是我们又连夜查找各种报纸,在本地党报上找到这样的新闻。这下子信访办的人才哑口无言。

  但哑口无言也没有用,抗争到最后,我们这些年龄超过50的老工人还是被买断工龄。买断后拿到的3万元钱中,1万多元交了

社会保险,余下的2万元就是我53岁到60岁的全部收入,这让我很难接受。

  这个厂1997年改制,5月份上市。朋友在一起聊起来时,都会觉得这厂说停产就停产,说不行就不行很蹊跷。在家没事时,我也搜集了不少资料。这些资料,与知情的人的聊天,和过去的回忆结合在一起,我就清楚问题出在哪里了。

  我很生气,很冲动。我们这些老工人对这个厂有感情啊。这个厂1975年成立,成立之初是两个街办小厂合并起来的,连像样的厂房都没有。我们这批人下班之后义务加班搬砖头和泥,才一点一点盖起来。一直到1996年,这个厂都还很辉煌。之后这样一个好好的厂就垮了,那么多同事都下岗了,能不生气吗?

  我觉得邓小平改革的决策是对的。我知道一个时代的发展有时要牺牲一部分人,我只是这个时代所牺牲的人中的一分子。

  我还要说的是,改革不应该是少数人参与的改革,应该充分发动群众。

  我们单位的资产如何,如何用才可以发挥很大的生产力,我们这些工人很清楚。所以我们工人一点都不反对进行一次改制。我们很支持改革。

  我最痛心的不是我38年工龄或是几年没有收入,我最痛心的是为什么这个好端端的工厂一下子就没了?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新浪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新浪财经新评谈栏目。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