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效仿索罗斯纷纷寻求转型以规避监管

2013年08月06日 09:38  华尔街见闻 

  纽约和伦敦的对冲基金经理正将外部资金归还给投资者,并把基金重组为“家族理财室”(family offices)以避免监管审查。

  单一家族理财室(Single family offices)不受美国多德·弗兰克(Dodd-Frank)法案监管,也不受欧洲另类投资基金经理指导(Alternative Investment Fund Managers Directive)的监管,这两个法案都是为了提升对投资者的保护力度,并提升了合规要求和增加了报告披露成本。

  德意志银行新资产和财富管理部门的全球客户主管Dario Schiraldi对FT表示,迫于监管压力,许多对冲基金正向家族理财室转型。

  Covepoint Capital原来是一家位于纽约的对冲基金,由贝尔斯登前员工Melissa Ko于2008年创建。它已经把所有的外部资金均归还给了投资者,并于6月底转型为了家族理财室。

  Covepoint的业务主管Greg Williams对FT说,这种转变是为了应对监管机构越来越严厉的要求。

  他补充说:“我们现在需要更多的监管弹性,而家族理财室的结构符合我们的需求。”

  纽约经验丰富的对冲基金经理William Collins将资金归还给外部投资者,并在今年早些时候把对冲基金Brencourt Advisors(创建于2001年)转变为家族理财室。

  2011年, 索罗斯 将资金归还给投资者,并将量子基金转变为家族理财室。美国的监管条例要求对冲基金在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而转型就是对冲基金经理们的应对之策。

  Paamco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对冲基金中的基金(fund of hedge funds)。它的总经理Alper Incec称,

  对冲基金经理将基金转变为家族理财室的做法很常见,他们已经赚了很多的钱,并希望绕过监管与合规因素。

  但是,一位英国的对冲基金经理对FT说,许多基金经理也在抱怨,基金在转型为家庭理财室的时候面临着冗杂的监管规则,而这些均是有损声誉的因素,比如业绩表现较差,关键员工离职等。

  SAC Capital目前正因内幕交易而接受美国当局的调查。它可能会被迫转型为家庭理财室,原因在于基金的内部困难,而非监管压力。

  百仕通资产管理和花旗私人银行等大多数外部投资者均要求SAC归还资金。当它们赎回资金的时候,SAC可能会转变为家庭理财室。

  律师事务所K&L Gates的Sean Donovan-Smith表示,英国也出现了类似的发展趋势。英国的对冲基金“对转型为家庭理财室和归还外部资金具有浓厚的兴趣”。

  该律师估计,为了摆脱所有的额外监管,伦敦数百家对冲基金可能会选择这种做法。

  Donovan-Smith说,对冲基金转型的动机在于避免成本增加,而不是为了抵制披露基金的额外信息。

  作者:时芳胜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 新闻安徽蚌埠男子坐牢17年后被判无罪释放
  • 体育曝中超2014亚冠名额3+1 阿根廷2-1意大利
  • 娱乐日本知名男优将引退 号称曾床战8000女优
  • 财经北京南五环外楼面价破3万元/平方米
  • 科技路透社称苹果或与中移动达成合作
  • 博客方舟子:对违建别墅主人张必清的质疑
  • 读书上海书展:唐骏正面回应学历门事件
  • 教育博士论文:女性每高1厘米工资最高涨2.2%
  • 苏鑫:房地产调控还将继续
  • 谢作诗:高房价的原因
  • 郎咸平:中国经济之痛 鬼城与地方债
  • 徐斌:美联储决定中国经济周期
  • 叶檀:地方政府是混蛋?
  • 姚树洁:房产泡沫粘性与爆破激点
  • 刘石:牛郎织女是古代的屌丝文化
  • 王东京:中国经济十年内保住7%无悬念
  • 马忠普:钢铁产能过剩严重性被夸大
  • 老谷:2013年巴菲特股东大会掠影(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