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光斗:找寻改变世界的方法

2014年04月08日 16:27  卓越理财  收藏本文     

  三十年的时间,让赵光斗通过亲身实践了解了创业和投资。一个人只有经历过生命中无数突如其来的繁华和苍凉才会变得成熟。丰富的人生经历,也让赵光斗在分析事情的过程中,能够看得比一般人更深入更全面。

  文/冯珊珊

  一个人的事业是否成功,不在于他能获得多少金钱和名利,而在于他能否将自己的事业做到心中的极致。对德丰杰龙脉基金执行董事赵光斗而言,如何做投资是个很大的题目。但是,在赵光斗的心中,也有其对于投资事业的理解——找到那些在未来能够改变世界的项目。

  用阅历丰富人生

  虽然出生于重庆,赵光斗的学生时代却是在台湾度过。大学毕业后,赵光斗开始服兵役,或许是兴趣使然,退伍后的他选择到美国深造,分别在斯坦福大学和乔治亚州立大学获得航天工程硕士学位和物理学硕士学位。

  赵光斗的第一份工作是从事核弹头设计,由于深感前途不明,一年之后他毅然离开,进入一家集成电路设计软件公司NCA,从事半导体辅助设计。1978年,赵光斗加入National Semiconductors,出任设计服务经理。三年后,他又辗转到Control Data Corporation,出任产品经理。通过这几份工作的磨砺,赵光斗积累了丰富的学识和人脉资源。

  1983年是赵光斗人生之中的一个分水岭。如果说之前的他,还只是一个为别人忙碌的打工仔,那么1983年之后的他真正开始成为自己事业的主人。

  赵光斗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要自己去创业。“我常跟人说,如果你一开始就是本着去做成一件事情的想法去努力,那么事成之后,通常钱就赚到了。”赵光斗有两次创业经历,一次是1983年,他与伙伴共同创立了Cadence Design Systems,主要解决当时电脑运行速度慢、硬盘容量小的问题,公司在1987年6月10日上市;另一次是1988年,他和别人共同创立OCRON,主打产品是扫描识别软件及文件处理系统,主要解决当时扫描仪昂贵的价格问题。1993年被Umax集团并购。在Umax,赵光斗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创业投资,并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探索的热情。

  1999年,他与陆景锴一拍即合,共同创办龙脉投资公司,投资目标锁定中国。陆景锴是知名的互联网专家,拥有十多年的国际资本市场财务运作经验。当时的中国创业投资还处于发展初期阶段,很少有人真正明白VC的概念,行业运作也很不规范,往往是投资条约还没签,钱已经到账。

  2001年,互联网泡沫似乎在一夜之间破灭,整个世界市场陷入低谷,尚在襁褓中的龙脉也面临生死抉择,投资的企业在发展上看不到一丝曙光,这让赵光斗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我遇到困难时,一般不会轻易放弃,但也不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我会在思考之后量力而为,继续冲几次。”

  当时,赵光斗坚信世界市场调整时,正是中国市场追上的最佳时间。于是龙脉开始在美国投资界大力鼓吹在中国做风险投资的好时机;开始接触那些九零年代的硅谷美国VC——他们曾经有过辉煌的投资成绩,但现在却苦无机会;开始集中注意力在那些在美国多年的华人,投资他们回中国创业。

  “我们见过各种怀疑的眼光,认为社会主义的中国,怎么可能接受具有资本主义精髓的风险投资行业。更有人怀疑中国人,可能有创新和突破的能力吗?”作为最早进入中国投资的美国主流基金之一,龙脉的投资看起来确实是充满风险,但在团队的共同努力下,历史证明他们的坚持是正确的。

  蛰伏整整四年时间,中国的创业投资终于迎来又一个春天。也是在那时,龙脉与德丰杰共同组建德丰杰龙脉中国基金。

  当时的德丰杰还只有英文名——Draper Fisher Jurvetson (DFJ),“是由我们把它取了一个中文名字,德丰杰。”DFJ成立于1985年,由 Tim Draper和 John Fisher 开始,几年以后 Steve Jurvetson 也加入。 几十年下来,已经有超过十个基金。总共管理的基金超过六十亿美元。

  DFJ最大的特点在于投资的基金网路(Network Funds):先在美国国内各地,后延伸到全世界各地,除了DFJ在硅谷的主基金,以相同的品牌而且很多时候是相同的LP投资人,组成一个理念相同、互相交流信息、资源和经验的网路。这种方式克服了风险投资在区域上的限制, 也大大的增强了投资的强度。

  双方合作以后,2006年7月,第一期基金1亿美元募资到位。目前,德丰杰龙脉旗下管理着两只美元基金“德丰杰龙脉I & II”以及一只人民币基金“德丰杰龙升”。三只基金共投资约30个项目,其中包括很多知名项目,如互动百科、易宝支付、Splashtop、聚力传媒、精进电动、高拓讯达、方恩医药、东信网络等。

  三十年的时间,让赵光斗通过亲身实践了解了创业和投资。一个人只有经历过生命中无数突如其来的繁华和苍凉才会变得成熟。丰富的人生经历,也让赵光斗在分析事情的过程中,能够看得比一般人更深入更全面。

  成为King Maker

  多年来,赵光斗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管理哲学,“我一直在努力提携后进和年轻人。宁可在当时多付出、少回报的情况下奉行无误,逐渐就形成了德丰杰龙脉的一种管理文化。它的扩大延伸经由这些人的成长壮大和自行创业,得以形成一种同业间的影响力。”

  在投资过程中,人的问题首当其冲。很多伟大的创业,在起点时都是创业者只有一个想法,然后虽千万人吾往矣。很多失败企业的创业者最初也是只有一个想法,然后虽千万人吾往矣。两者的差别何在?

  每当接到一个案子,赵光斗都会把创业者假想为是这方面的行家,不会和他们辩论为什么这样设计的集成电路会比较快、比较小、比较省电;或是某种网络社交平台为什么会大红大紫,人气旺盛;或是某种医疗器械,能否解决其他人不能解决的问题。“我的着重在于为什么如此伟大的主意却没有其他人想到?如果别人也想到了,你为什么比人家做的好?”这些问题看似简单,却没有一定的标准答案。而赵光斗,就是要看创业者的回答方式。

  在赵光斗看来,商业价值通常是第一选择,但道德价值应该是终极的把关标准。“简单的说,我们对创业者能力的要求,不外乎他的市场洞察能力、组织领导能力,以及极强的企图心。一个诚实、有社会正义感,又平易近人的人,才是理想的创业人选。”

  Larry Augustin就是这样一位令赵光斗印象深刻的创业者。当年的创业环境非常艰苦,Larry Augustin和他的夫人在一个破陋的仓库内,凭着一个理念开始开发VA Linux,当时赵光斗是他们唯一的投资人。五年后,Larry Augustin的公司在纳斯达克[微博]上市,上市当天的市值高达百亿美元。在2000年股市崩盘的影响下,公司价值以及业务连带大受影响,但他一直坚持理念,而不是抛股求利离去。至今,Larry Augustin 在硅谷还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企业家,也是赵光斗的好朋友。

   “我们和Larry的默契和互动,是他后来的巨大成功绝对的主要原因。”赵光斗说,“通常我们在投资以后会与创业者频繁互动,我们的目的是要提供协助,还要避免帮倒忙。我们希望能做一个 King Maker,但我们绝对不是King。”

  赵光斗不喜欢对赌的作法,但有时也难免入境随俗的用这种权宜的方式。协议当然具有法律效力,但是今天中国执法效率不高,要确保协议的效力,除了要在法律层面来执行,还得靠情和理来配合。在他看来,最好的方式仍旧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牵涉到对赌就有赌博的性质,是一种双方都靠运气的方式,而且往往细节繁琐,不容易按照原来协议的精神执行。

  “只要创业者和投资者有共同的理念和行动,就能成就两者的利益最大化。”

  其实,投资的成功与否无法用简单的数字来回答。“对于有些回报只有三倍的项目,我们已经觉得很不错。反而有些回报七八倍的项目,我们觉得回报还应该更高。”即使是最优秀的投资人在判断一家企业时,也会间接受到其他投资者的影响,从而对估值造成影响。“确实无法避免这种羊群效应,在我个人的经历里也发生过。投资不应该是赌博,但是我们很难避免这种赌博心态。”赵光斗坦诚。

  的投资人也不可能确保投资的完胜记录,对于失败的案子,赵光斗总结,情感因素的直觉判断是大忌。唯有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冷静的第三者,并且和同事及专业人士,通过客观的分析来总结。

  近年来,德丰杰龙脉十分重视对本地人才的培养。一批成长于中国、又受过美国MBA教育的年轻人,在德丰杰龙脉中快速成长。目前,一部分人已成为德丰杰龙脉的骨干;一部分人已经输送到其他基金中去发展;还有一部分人是由基金投资、从海外归来的创业精英,其中有6人被评为国家“千人计划”创业人才。

  令赵光斗不无骄傲的是:“德丰杰多年杰出的表现,也建立了难得的品牌,那更是创业团队主观的选择和我们合作的理由。”

  沉淀的智慧

  “我从小就一直希望能改变这世界,能把它变得更好,汲汲碌碌努力挣钱只是手段而已。”

  在赵光斗的世界里,事业是生活的一部分,生活是事业的一部分,两者不可分割。如果一个人退休,意味着事业的休止,其实是放弃了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如果一个人全心全力从事事业,完全没有生活,同样不可取。“我对事业的热情和精力,来源自我对生活的热情和精力。如果今天我不做投资事业,可以说我就没有生活了。”

  凭借丰富的运作创业投资基金的管理经验,赵光斗在美国是极少数得到“硅谷举足轻重”美誉的华人之一。除了对Oplink(OPLK,2000年上市)、Omnivision(OVTI,2000年上市)和NetScreen(JNPR,2001年上市)等公司的早期投资外,赵光斗成功主导投资了十余个项目并先后完成后续增值融资或退出,投资范围重点覆盖半导体、硬件和软件、清洁能源等行业,如精进电动(JJE)、易宝支付(Yeepay)、Splashtop等。

  “这些年我是挣了些钱,也已经满足了我对物质的渴望。金钱对我而言,是一个奖赏,更是一个对自己能力的肯定。”尽管已经拥有了一份漂亮的投资战报,赵光斗还是觉得,“我对社会和产业的影响至少由我看来是极其微小的。‘蝴蝶效应’因我而发生当然也可能。”

  万事万物总是千变万化,必须随时保持领先且永无止境。尤其对于投资而言,根本没有什么能阻止资金流动,这样就形成一个持续、不停的挑战……这个行业里大部分人注定会惨遭淘汰。

  “一定要界定清楚,投资尤其是创业投资业不同于金融业。我们是以技术、市场和社会的发展趋势来获利。金融则是数字上的套利,两者明显不同。”

  作为一个投资家,尤其是创业投资家,恒心和毅力是基础,但同样要有判断力。虽然目前政府大力倡导创业创新,从实际发展情况看来,赵光斗对中国创业环境的未来不无忧心:人才不愿留在大企业做精益求精的工作,出来创业时,投资人又不能容忍短期不能获利的创新尝试,抹杀了不少潜在的伟大科技。

  当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发展模式和创业文化。比如日本人宁可留在稳定的大公司发展,把现有的技术精益求精。硅谷则会不断有大公司的优秀人才出来创业。 后者即使大部分失败收场,但也是激发创新动力的温床。“我相信只要硅谷VC能像今天这样的积极,世界上很少地方能超越它的创新力。”

  未来的发展

  市场在变、产业在变、募集资金在变;各国的经济、法律、规章都在变;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也有各自追逐的对象,没有哪个会永远没落,也没有哪个会永远如日中天。

  过去由于海外募集资金相对比中国容易,因此美元资金较多。但是美元基金在投资中国公司时,要经过繁琐的程序,才能变成人民币为被投公司所用。于是,越来越多的美元投资人(以及其他外币)设法把外币基金先行转换成人民币。程序虽然繁琐复杂,但能够一劳永逸。“现在说的都是一时的权宜之计。人民币和美元基金的讨论,每个时段都会有不同的结论。中国一天天开放,财务金融一天天接近和世界接轨,不同币种的投资差异都将不会是问题。”

  据赵光斗介绍,目前,德丰杰龙脉的两只美元基金都处在成熟阶段,在陆续实现退出,除了做后续投资现有公司之外,不再进行新的投资。人民币基金在2013 年已经投了五家公司,分别处于医疗系统、半导体、互联网游戏、云计算虚拟机市场。

  经过多年的投资经验,德丰杰龙脉积累了丰富的人际关系和社会资源,因此团队在对投资领域的前沿判断上也更有洞察力。赵光斗认为,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疗产业、高科技服务业这三大领域,中国目前的发展还远远落后世界先进水平,“我们在这些方面有具有极为专业的经验,在这些投资领域还没有过度拥挤时,应该大力向这些方面发展。”

  作为一位在芯片设计、硬件、软件以及其它与IT相关领域的资深投资家,赵光斗谦虚地表示:“我个人如果在这方面有一些经验和成就,也明显是在这‘小时代’中占到时机的便宜。是资讯需求的大爆炸引发了对科技的爆炸性需求。”

  三十年前,软件技术的突破使得芯片设计自动化能力迅速的成长,计算机和计算能力大大提高,通讯技术更是无所不在。海量的资讯给产业和个人更高的期望,又去推动更高层次的科技。这种良性循环目前还看不到止境。以前从事芯片设计自动化,软硬件及其它相关科技的技术和企业,在今天已经是时代巨轮下的一个标配,与其他更有挑战性的新一代科技相比之下,更是不足为道。

  “当年我最熟悉的行业,已经不再是最具吸引力的行业。美国对这方面的投资寥寥可数,而中国还有一定市场,但是如果没有政府的大力支持,也难成为投资界的关注对象。”

  赵光斗认为,美元基金在美国募集,这种业务已经行之有年已经非常规范。LP的构成,尤其是基石投资人,很多是看基金的宗旨和投资方向而定。至于管理方式和激励机制,也都是既定的行规。而人民币基金的募集比较特殊。

  “中国出道甚晚,向西方(尤其是美国)学习的过程,用大跃进来形容绝不为过。我认为在五年之内,会有一个中国特色的人民币基金募集过程出现。”

  差排:

  的投资人也不可能确保投资的完胜记录,对于失败的案子,赵光斗总结,情感因素的直觉判断是大忌。唯有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冷静的第三者,并且和同事及专业人士,通过客观的分析来总结。

  差排:

  虽然目前政府大力倡导创业创新,从实际发展情况看来,赵光斗对中国创业环境的未来不无忧心:人才不愿留在大企业做精益求精的工作,出来创业时,投资人又不能容忍短期不能获利的创新尝试,抹杀了不少潜在的伟大科技。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 新闻重庆前“打黑功臣”死亡 警方称是自杀
  • 体育中超-格隆邵佳一破门 国安2-0胜10人富力
  • 娱乐刘强东:没否认恋情 章泽天:非完美奶茶
  • 财经环京带楼市调查:固安喊涨更像一厢情愿
  • 科技乌云创始人方小顿:白帽黑客的挣扎
  • 博客刘强东与奶茶妹妹热恋的背后利益
  • 读书优劣悬殊:抗美援朝敌我装备差距有多大
  • 教育刘强东承认恋情 奶茶爹:不管她了(图)
  • 王小广:政府可能不救济中小房企
  • 文显堂:中国经济增长靠什么
  • 叶檀:证监会被告当得冤不冤?
  • 邱林:中国开采南海石油行动为何迟缓
  • 徐小明:互联网泡沫比地产泡沫坚强
  • 铁林迪:沪深交易所竞争带来何种机会
  • 肖磊:比特币受到严格监管因过于独立
  • 周天勇:城市规模市场机制与政府调控
  • 王海滨:银行正失去安全资产
  • 张化桥:股市真便宜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