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探索之路遇曲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查阅某银行私人银行一款净值型理财产品资料时发现,该产品自去年11月以来,净值一路下滑,至5月反弹至目前,净值与去年同期水平相当。假如去年11月购入这款产品,持有一年,收益几乎为零。另外,该产品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不到2%,与同类型股债混合基金的平均收益相差甚远。

  分析个中原因,一方面银行可能存在某些投资策略的失误;另一方面,多名受访的银行资管人士认为,该产品碰到的是净值化转型过程中,平衡金融市场波动和客户需求的重大挑战。

  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任重而道远。

  撑不住的“直线”净值曲线

  上述理财产品是一款标准的净值型产品,成立于2013年5月,以MOM(管理人的管理人)形式进行管理,每周开放申购,每两周开放赎回,定位相当于现金管理工具。

  伴随着债市的蓬勃发展,从成立到去年11月,产品净值曲线几乎表现为一条斜线;而随后净值连跌半年,也符合债市走熊的大势。

  从官方披露的资产配置来看,该股债混合型产品几乎没有投资非标准化资产,近一年的配置结构也确实随着市场进行了较大的调整。

  在去年11月底、今年7月中旬和10月底三个时间节点,固收类配置(债券)的大致配比分别为80%、40%和60%,货币市场工具和现金的大致占比分别为0%、40%和20%,权益类投资(股票)分别为3%、12%和10%。

  值得注意的是,该款产品规模最高峰时超1000亿元,从2016年初开始下滑,到2016年中达到最低点,不到700亿元;后又反弹,至去年末达900多亿元,此后再未披露产品规模。

  自5月以来,该产品信息披露口径发生变化,收益区间从“成立以来”缩短至“一周”和“自5月中旬以来”两个口径。从按周披露的净值来看,该产品正是从5月开始反弹的。

  综合多名受访银行资管人士的分析,该款产品的净值表现和债券投资直接相关。某股份行资管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从上述三个时间节点的资产配置结构来看,该产品对市场调整有所反应,但反应偏慢,和该产品规模较大有关。该产品规模在银行理财中已属于“大型”,特别是由于此前重仓债券,所以很难在短期内处置债券,实现转身。

  值得一提的是,该理财产品自8月14日起全面暂停新增申购,可正常赎回,意味着该银行有意控制产品规模,此后只减不增。

  投资波动与估值之问

  对于这款股债混合净值型理财产品的业绩表现,可与混合型基金做比较。据东方财富choice统计,今年以来,得益于股市的结构性增长,股债混合型基金的平均年化收益率为17%,中位数约为11%。

  而由于银行净值型理财以纯股和纯债类型居多,较少有股债混合型,因此较难在银行同类产品之间比较收益表现。另一个问题在于,目前银行净值型理财产品在资产的估值方法上不统一,所谓“伪净值”较为普遍。

  具体而言,大部分的银行和产品对债券采用的是成本摊余法,只是较为个别的产品尝试了市价估值法。两者各有利弊,难言哪一种更好。

  所谓“成本摊余估值法”,举个例子,假设一个理财产品投资一只一年期债券,票面利息是4%。成本摊余就是把4%的收益平摊到每一天,净值曲线呈现出来就是类似一条斜线。

  “市价法”,就是按照当前市场上的价格来估值,不过债券市价的口径不同,不同的产品类型和相应托管行可能采用不同口径。

  由于债市本身存在波动,债券交易价格有所起伏,如果债券不是持有到期,而是在二级市场上进行交易,实际上很难用“成本摊余”的算法来表现目前持有的资产价值(考虑到要变现)。而如果使用市价估值,产品表现出来的净值波动就会随之变大,而且如果不变现,也不能代表产品的真实收益。

  “对于银行而言,做净值型理财产品,最大的现实问题就是客户不买账。投资波动大了之后,客户就会赎回,形成连锁反应。稳定性是银行客户对银行理财产品的一个定位,但实际上我们投资的股市和债市波动性都不小。”前述股份行资管部人士表示。

  另有某华南股份行资管部人士认为,银行理财投资端依然缺乏风险对冲工具。“我们习惯性地认为股市风险大,投资债券没什么风险。但去年四季度以来,恰恰是债市走熊,套住了市场上很大一批投资机构,单边投资一种资产的风险本来就很大。”

  渴求长期限资金

  净值化转型是近两年银行理财转型的一个重要方向。根据《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7年上半年)》数据,截至今年6月末,银行高资产净值类产品存续余额为2.13万亿元,占比达7.51%。

  以净值化转型前沿的招商银行为例,其半年报披露,截至6月末,净值型产品余额1.6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22%,占比达75.72%,较上年末提高9.37个百分点。

  以上述某银行私行净值型产品为例,其设计为七天开放,定位为现金管理类产品,在投资时一方面要考虑到客户的高流动性需求;另一方面,也希望通过稳定的收益回报吸引资金长期存续。

  某股份行资管部研究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拉长开放式产品的开放间隔,有利于银行投资管理,但不利于产品销售,银行在投资和销售两端的平衡是设计净值型产品的难点所在。“银行理财产品的期限都比较短,一般都在一年以内,这可以说是客户选择的结果。我们也可以观察到,在其他利率市场化刚放开的经济体,资金都有短期投资的偏好,这是一个必然的阶段性现象。”

  一个令人颇为无奈的现实是,今年以来股债混合型基金的平均年化收益率为17%,中位数大约为11%;现金管理工具的集大成者货币基金的年化收益率也保持在4%以上。对于投资者,在银行理财产品之外,存在更多选择。

  不过,今年东方红资管的“东方红”系列产品热销,证明只要管理人能实现良好投资回报,也能获得长期限资金的青睐。“东方红”系列多只产品封闭期三年,最新一只产品单日募集180亿元,配售比仅为11%。

  (编辑:马春园,邮箱:macy@21jingji.com)

责任编辑:杨群

热门推荐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