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吕俊:磁性战术更从容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1月10日 17:58  投资者报

  《投资者报》记者 肖妤倩

  离纽约不远的格林威治镇是美国对冲基金的故乡,和众多华尔街超级对冲基金一样,顶级对冲基金SAC资本顾问公司(SAC Capital Advisors)潜居其间,操控着华尔街的核心业务。而在中国,上海浦东世纪公园旁的民生路也是传说中的中国阳光私募一条街,吕俊和他领衔的从容投资正蛰伏于此。

  秉承着稳健、踏实的作风,从容投资倡导“低风险,中收益”的投资策略,并将香港和台湾两位基金经理收归麾下,成立“从容”铁三角,而吕俊凭借着“磁性战术”使成立不到3年的“从容投资”已经成为少数几家资产管理超过20亿元的阳光私募之一。

  2010年不做重仓

  2009年是2008年市场单边下跌之后反弹的一年,政策利好催生了前七个月的单边上扬走势,也造就了中国股票市场历史上最大的年交易额。

  精明的吕俊在这一年的布局上已经提前规划,早在2008年,从容投资的团队研究调查发现,每年有1500万人涌入大城市,房地产存在刚性需求,“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如果房地产不行,干脆就别投资了。”

  凭着对行业和公司脉络的直觉,2009年一季度,从容投资旗下的从容投资优势一期、二期、三期重仓房地产公司中天城投。当时,中天城投具备了与国际、国内一流资本合作的潜力和条件,吕俊看中的是公司具有较为明显的融资平台优势和区域竞争优势。直到2009年9月份底退出之际,中天城投的股价较年初购买时已经翻了好几倍。而在2009年下半年消费股崛起时,从容投资踩住节奏、提前布局,在海信电器等一些股票上也斩获颇丰。

  在吕俊看来,股票价格高于股票价值就坚定卖出,价值低于价格就买入,“业内有些传闻,说我们频繁交易,导致换手率很高,其实并不是这样,我们也是价值投资的拥护者,但是价值投资并不等于持股不卖。”

  对于2010年的市场看法,吕俊略为沉思后回答,“2010年基本面向好没有问题,而且上市公司盈利可能达到历史上最高点。政府已开工项目将继续,房地产投资也将继续,因为房地产需求是刚性需求。所以,基本原则是‘要乐观,但选股要挑剔’。”

  在他看来,2010年的市场总体相对谨慎,对股票的估值要求也会比较苛刻,毕竟市场上“地雷”不少。

  的确,美国金融海啸还未完全退去,迪拜、希腊、西班牙等国债务危机事件又层出不穷,“这种情况如果频繁发生,将对海外资金的风险偏好产生打击,可能为了避险流回美元,导致美元走强,那么很多想不到的事情就会发生。美元升值很多资金就回流,他们会先平掉在其他市场的头寸,将对新兴市场产生影响,所以中国对此也要警惕。”坐在记者面前的吕俊一边盯着电脑,一边说,“将来的市场走势可能取决于市场如何对这些风险的反应,若市场充分认识,则下跌,若漠视,则走高,冲高回落可能性大,因为现在很多人忽视了风险。但如果回落较深,对实体经济带来影响,可能政府又会拧开阀门,市场又将恢复。”

  对于2010年的操作,吕俊坦言,“我们不做重仓股,而是分散持股。如果要撤退,可以全身而退,流动性不会受到影响。”

  在这个众人看似不容易赚钱的2010年,也许从容投资也像2009年一样,已经提前布局。貌似是具有前瞻性,其实这是吕俊步入投资生涯时就已经埋藏在骨子里的稳重。

  公募牛股神话

  “性格”似乎成为很多人走上投资道路上的垫脚石,吕俊也是如此。

  在武汉大学就读工商管理硕士期间,吕俊曾分别在证券公司和银行实习,银行的工作相对稳定,证券公司却充斥着交易的诱惑,而这种不确定性的吸引力远远超过了银行程序化的办公模式。

  1995年,毕业后的吕俊毅然放弃某银行10万年薪的工作,进入武汉证券交易中心。那一年,不仅是国际金融界受到“巴林事件”的震动,中国的股票市场也迎来多事之秋,仅“3?27”国债事件就撂倒一拨证券界的高人,时隔半年,“长虹事件”又再一次将上交所置于聚光灯下,临近年底,A2权证在摘牌前的疯狂表现,更令市场人士咋舌。

  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一幕,都让初涉资本市场的吕俊身临其境,暴涨暴跌的背后,红绿相间的K线,演绎出的却是一出出财富的传奇。不过那段武汉证券交易中心的日子却很漫长,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实在不能和银行的待遇媲美,但那里的“伏击战”却给了吕俊更多研究股票的机会。正如他所说,“很多人厌恶不确定的生活,但不确定性往往孕育机会。”

  工作之余,吕俊喜欢研究军事,研究战争史,研究战例。同时,也渐渐将其中的带兵作战之道潜移默化地运用到投资决策中。经过这段“战术+战例”的结合,2000年,吕俊转战平安证券自营部,这一步,从“游击队”到“正规军”的跨越让吕俊的投资思路得到更好的操练。同时他的才能也在2000年被国泰基金相中,在那里,吕俊先后担任基金金盛、国泰金鹰增长这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在扭转其业绩之余,更将这两只基金推向了市场的前沿。

  这样的业绩,对于三十而立的吕俊而言,已经成为业内一段佳话。而在挑战的驱使下, 2004年,吕俊来到了上投摩根基金管理公司,并在2004年至2007年间,为基金持有人创下了650%的惊人回报。

  而在公募基金的这段岁月里,一只又一只大牛股被吕俊屡屡射中。2002年的TCL、2003年的山东铝业、2004年的金融街、2005年的宝钛股份、2006年的三一重工、2007年的吉林敖东和中信证券……

  细细揣摩吕俊每年提交给投资人的“代表作”,不难发现,他能捕捉行业的拐点,紧跟公司成长的脉络。2002年,TCL手机业务爆发式增长;2003年,中国重工业发展形势决定了山东铝业生产的氧化铝必将紧缺;2004年,物业出租在房地产行业中收入最为稳定,金融街又成为价值低估的首选;2005年,宝钛股份成为国际航空航天形势转轨的垄断价值品,2006年,中国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对工程机械的需求扩张,必然使三一重工浮出水面……

  在某些人看来,如果一次或两次选到牛股也许是运气,但如果年年“中奖”恐怕就不能用运气来解释了。从TCL开始,吕俊不仅已经琢磨出一套选股模式,更练就了敏锐的嗅觉,按照他的投资逻辑,“从具有竞争优势的行业出发,寻找行业内恰逢有重大事件发生的公司,并在价格低于价值时介入。”通过这些牛股的脉络,吕俊的偏好可以略显一二,他青睐的不仅仅是价格低于价值的公司,还有那些在转型期具强大爆发力的公司。

  虽然,这些至少上涨超过三倍的牛股为吕俊管理的基金创造了不少骄人业绩,但他始终没有忽视“风险”。在吕俊眼中,“最重要的还是风险控制,亏损20%就是犯罪”。

  “磁性战术”寻找熊市机会

  转眼,时间的指针到了2007年,这一年,股票市场经历了“5?30”的洗礼,一直在牛市中低迷的认沽权证集体狂飙,沪指也一举突破6000点大关,可以说,这是中国股市经历又一次暴涨暴跌的一年,市场上演的这场悲情舞台剧着实令任何参与者都无法释怀。也就在这一年的初秋,迎着上海的徐徐凉风,吕俊批上了从容投资管理公司的“外衣”,掀开了个人事业全新的一页。

  “未来将从容投资打造成美国SAC那样的对冲基金公司”便成为了从容投资下一站的停靠点,吕俊很谦虚,“我们算不上投资家,更确切地说,从容投资该称之为民营资产管理公司。”

  他觉得,“私募发展可以借助优秀的机制和管理模式以及投研体系的建立,通过资金的复合增长打造一家百年老店。”

  他这么说了,也在实际行动中向投资人诠释着这一切。

  2008年是中国股市又一个似水流年,市场上除个别品种外,大部分公司的股价一泻千里。不过,即使是在最低迷的熊市,中国的股票市场也不是一片无法生存的焦土,它仍然是一个流淌着无限机遇却始终缺乏秩序感的竞技场。

  在这扑朔迷离的一年中,市场彻底跌离了“暴利的天堂”,开始进入微利时代。而“从容”优势一期、二期、三期在单边下跌的2008年整体平均仅亏损7%,远低于同期大盘60%的跌幅和阳光私募行业平均下跌37.19%的水平,而吕俊解释其中的奥秘就在于“磁性战术”。

  “磁性战术的精髓就是始终不脱离市场,不脱离市场并不等于‘绑定市场’,与市场保持接触付出的代价远远小于在顶部被套牢的代价。”吕俊说。从容优势一期在市场跌幅达13.63%的2008年8月,优势一期的净值略有下跌,吕俊此时果断空仓。

  言外之意,适当的时候也可以采取“空城计”,但是空城之计,并不等于城外没有重兵把守,相反还会看管得更加严实。有些投资人在熊市时完全脱离市场,固然也能保持净值的增加,但是却往往容易忽视市场的最佳底部。

  从容投资始终游离在绑定和脱离的区域中,寻找市场的准入机会,“除了短暂地将仓位降低至零以外,更重要的一点是布局攀钢系的并购套利。”当时,“攀钢系”旗下攀钢钢钒攀渝钛业长城股份三家公司停牌前的股价均远远低于换股价格,其中相当大的套利空间便被吕俊坐享其间。2008年9月,市场继续下跌4.32%,此时从容优势一期的净值却借着“攀钢系”重组顺利收官的喜庆,逆市上涨2.55%。

  在一些投资业内人士看来,“似乎从容投资能经常洞察股市里转瞬即逝的机会。”而这句话,同样也用在华尔街同行对美国SAC对冲基金公司创始人史蒂芬?科恩(Steven A. Cohen)的评价中,那是因为,科恩每天需要根据华尔街的无数信息进行“信息套利”交易。

  接下来的2008年9月,股票市场更是“尸横遍野”,上证综指一路下挫24.63%,跌幅创下年内新高,从容一期的净值也有所下滑,这场火药味空前浓厚的“白刃战”注定要让一拨人倒下,也要让一拨人崛起。

  此时的吕俊在10月份以“从容”加仓的操作路径带领这支踌躇满志的“青年近卫军”从芸芸私募中脱颖而出,一路高歌猛进。也就从那时到2009年4月底,从容优势一期的净值累计增长26.01%,同SAC基金公司在2002年整个市场下跌22%时却增长11%,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细细品味,其中折射出的是“顺势而为”的影子,这也是在熊市中明哲保身的“法宝”,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熊市少亏、牛市多赚的业绩。虽然这场“绝对回报”之战打得着实不易,不过在吕俊看来,“投资的过程,是一种乐趣;投资的结果,更是一种值得欣慰的回报。”

  然而,这场战役却远远没有结束,吕俊将在未来的“从容”中继续演绎着“吕氏兵法”,不过此番冲锋之战定将更加好看。正如马丁?路德?金所说,“我们必须接受失望,因为它是有限的,但千万不可失去希望,因为它是无穷的。”

> 相关专题: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手机看新闻 】 【 新浪财经吧 】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留言板电话:95105670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