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王旭:嘲讽中国艺术批评界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9月05日 22:16  艺超网

  王旭

  艺术批评家是中国艺术生态中最低劣的一种生物,低级也低劣,粗浅而刻薄。他往往带有极大的愚昧性和讽刺性。你比如,当今的好多批评家是市场上的一些小报小社的主编,落魄的艺术家,无业的下岗工人等等。这些人的一双手软弱得无缚鸡之力,仅仅靠一张嘴帮人骂架,帮人哭丧生活。我看,“艺术批评家”是一个荒诞的称谓。如果把批评不建立在理论的基础之上,那就是婆娘骂街了。现实中,有好多重视当代艺术的批评家,也有极个别的国画理论家和濒危灭绝的书法理论家,以及尚未出现的油画理论家。搞笑的是,批评这个肤浅词语,和当代艺术联系得异常紧密。这就是我说的,当代艺术不务正业的一面,也该灭绝了。有人还指责,中国美术馆的展览排斥当代艺术,能不排斥吗?我还恨当代艺术没有被相关部门列入“扫黄打非”的行列呢。

  中国的国画理论,也都是半拉子理论家,闭着眼睛胜似大仙,能把古代和近现代的书本倒背如流,写起文章一本正经。但针对具体的书画鉴赏,确是盲人摸象。当代国画的理论家陈传席稍微正宗一点,他的文言文基础不错,出书很厚,理论很“正宗”,都是“拿来主义”。但当你欣赏下他的绘画和书法,你就会大惊失色。自己的绘画满纸褶皱,一片“一得阁”被自来水冲散的狼藉。这点连笔墨基础都不具备的技法都不入门。自古以来,书法、绘画上不占一项者,谈书画理论鉴赏,纯属扯淡。中国书法更是可笑,没有理论家,这个正常,因为时人的修养已经欣赏不了书法了。对于我们的油画而言,只能跟在西方印象派和国画的屁股后面自甘堕落,要理论也没用。

  陈传席批吴冠中和刘海粟要比他的理论硬气

  按理说来, 陈传席的理论水平也逃脱不了盲人摸象的尴尬,但他背课本的水平要比别人强。这点可能对于他不怎么叛逆有一定积极因素。但现在的事实是,在仅有的一些靠理论吃饭的画界落第生中,陈传席也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他也很聪明,明知道靠“背书本”没有出路,还不如出一些厚厚的书,放在新华书店,即便是没人看,也能摆谱。我也读了他的一些文字,从头到尾就是背历史。所以,没看几眼就疲劳了。

  有一点我很欣赏他,那就是他批刘海粟和吴冠中很得当。他也毫不客气的指出了刘海粟的一些学术造假和人品问题。事实上,我也看不上刘海粟的绘画水平。他的人品我只是道听图说了。好笑的是,我看过刘海粟喜欢画黄山的激情理论,一开始我被懵了,觉得写得很对,但到后来觉得漏洞百出。和他的黄山画卷做个比较,简直让人觉得他吹的驴唇不对马嘴。所以,陈传席还是有点理智的,能分辨出美丑几分来。至于他批吴冠中批得也很得当。包括吴冠中的“书法”和绘画,以及绘画落款,都一针见血。可谓勇士。

  李小山在“穷途末路”后销声匿迹了

  李小山是中国国画界最娱乐的一位“批评家”。他的横空出世,激活了当代艺术生态的灾难。有更多的人从李小山身上学到了投机,学到了哗然取宠,学到了吸引注意力。。。。。所以,谩骂与攻击已经成了这个时代的主题。主题的背后就是生存、金钱与地位。李小山靠“中国画已经‘穷途末路’了”在80年代火了一把,赚了一把。所以,李小山的聪明就好比80年代的商人,即便没有文化,只要胆大,就能暴富。有人搞笑说,李小山是中国艺术界迎合改革开放第一个“下海”的人。

  中国的国画界还是很强大的,尽管他“老态龙钟”,也足以让一个人“穷途末路”。李小山就是被国画界“追杀”到天涯绝路的“逃犯”。尽管最近几年自己获得了平静,但已经销声匿迹了。

【 新浪财经吧 】

我要评论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