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7日17:47 新浪综合

  一个巴西学者的可持续金融研究

  文/本刊记者 俞赵杰

  近来,国家不断加大环境保护力度,构建良好生态环境。从长远来看,这项举措确保了经济发展的质量,造福子孙后代,但也有人担忧短期内环保成本的上升降低了企业在市场中的竞争力,那是否能制定一套能协调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关系的机制?答案是可持续金融。

  博士毕业于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的罗德里戈·扎伊丹教授在可持续金融领域建树颇丰。2014年底扎伊丹教授来到了上海纽约大学任教,作为一名金融学副教授,他的研究并没有太多功利色彩,而是偏向于对社会整体利益的维系,他目前兼任《可持续金融与投资》的副主编以及纽约大学可持续商业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在接受《陆家嘴》的专访时,扎伊丹教授分享了自己在一家巴西跨国银行有关可持续金融的咨询经历,并阐述了自己对可持续金融的见解。

  结缘可持续金融

  为银行开发的可持续发展信用评估体系是扎伊丹在可持续金融领域的一大创新,这其中包含六个评分维度:经济发展、环境保护、社会进步、社会经济发展、生态效益以及社会环境发展。这套体系帮助银行改良信贷政策,不仅衡量企业的财务表现,也考虑企业对环境的影响,驱动可持续发展项目融资,应对短期与长期的风险与机遇。

  扎伊丹教授在谈到第一次接触可持续金融的理念时,眼神中流露出孩子般的兴奋。当时扎伊丹教授接手巴西一家跨国银行的咨询项目,由于巴西当地关注森林保护、水污染等环境问题,银行需要开发信贷模型评估公司的可持续发展能力,而这正是扎伊丹教授的兴趣所在。

  扎伊丹教授介绍到,可持续金融是指将社会、环境、政府等因素纳入企业的商业或投资决策中,协调好社会、环境、企业、客户的关系,创造整体价值,带来长远利益,政府推行可持续金融可以通过加大融资难度惩罚高污染企业、为绿色企业提供融资便利等方式。

  “以往具有金融背景的人才很少关注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扎伊丹坦言,“如果要解决当下意义重大的环境保护问题,不能仅依靠政府和监管机构,还需要市场主体与金融机构做出行动。”他在为这家跨国银行开展咨询项目前就立下目标,希望运用自己过去在金融学界积累的技能与知识,传播可持续金融的理念,让商业世界和社会环境两者同时可持续发展,实现双赢。

  但是践行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开发这套体系每个阶段都经历了无数次磨砺与迭代。从最初分析行业、产品、价值链、法律法规、产业监管与创新,到确认行业内公司的发展路径,定义六个评分维度各自的变量,再到揭露企业的实质问题与行业可持续发展所存在的危机,最后将信息整合编写评估问卷,并定义分析权重,这里的每一步都需要细致入微的考量。在所有金融机构中,银行的处事风格相对保守谨慎,扎伊丹教授严格规范自己的研究方法,最终成功将模型应用于银行的可持续发展信用评估体系中。

  在实际应用中,这套体系的一大优势在于它大大缩短了可持续项目的信用评估时间。银行客户经理在调研后只需花极短的时间就能完成评估问卷,银行根据最终评分提供企业相应的贷款。如果得分较低,银行会指出企业的不足之处并提供建议,让企业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形成了一套自我增强的正反馈回路。

  在巴西糖业的尝试

  根据长江证券发布的《全球糖产业深度报告》,巴西为世界第一大甘蔗种植国,糖产量也为世界第一,2016年第一季度末糖产量占据全世界21.5%的份额。糖产业占据巴西GDP将近2%的份额,如此大的体量,再加上糖产业和环境、经济千丝万缕的关联,作为金融体系中资金的供给方银行必须对它做可持续发展的分析。

  扎伊丹教授的可持续发展信用评估体系就在这里得到了应用。巴西的银行通过绿色信贷,弱化了投入糖业的金融资本的逐利性,为生产企业提供政策性或廉价的资金支持,帮助企业进行技术改造、升级与创新,确保巴西糖业高效低耗的竞争优势。

  在建立评估体系的时候,由于决定糖业发展的变量错综复杂,扎伊丹教授与他的合作者进行了大量实证研究,最终在糖业分析中加入这些可持续发展变量:气候变化、社会财富、生物多样化、能源、城市、水资源、食物、森林、就业、交通、人口、组织化管理。这些对行业的综合分析为后续的企业分析奠定了基础。

  层次分析法是评估体系的核心,扎伊丹教授把企业的关键性问题与风险化解成层级结构,再定义各层级间的关系,比较六个维度的相互关系与各个维度内部的变量,最终在每个关键性问题上确认标准。

  扎伊丹建立的体系在巴西当地顺利实施,但他的研究并没有划上句号,目前他继续从事着可持续金融领域的研究。

  巴西学者的全球化视野

  扎伊丹教授的研究领域不仅限于可持续金融,作为一个具有全球视野的学者,他的足迹遍布亚洲、欧洲和南美等地,对世界贸易、金砖国家,特别是中国话题也非常关注。

  随着英国退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世界似乎进入逆全球化时期,扎伊丹教授却反驳道:“如果逆全球化真的发生,由于保护主义与贸易战,每个人都会变成受害者,我不认为会有这样事发生,而且我认为中国能够担当领导作用,扛起全球化的大旗。”

  “全球化也会产生失败者,帮助这些失败者的方法不是逆全球化,而是制定有益于他们的政策,”扎伊丹教授补充道,“面对逆全球化的威胁,中国不应效仿别人关闭国门,这会造成全输的局面,而是与世界其他国家合作,帮助那些全球化中的失败者,让自由贸易的理念永存。”

  扎伊丹教授在中国工作生活7年,逐渐爱上了中国的文化与环境,也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充满信心。“人们总是高估了中国经济的短期发展,低估了它的长期发展,而中国的长期发展远比短期发展重要。”扎伊丹教授不赞同西方认为中国经济硬着陆的观点,而是担心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他用翔实的数据解释道,1992年金砖国家占据全球GDP的17%,到2021年将变成34%,但大部分增长由中国和印度贡献,俄罗斯、巴西、南非的比重由9%降低至6%,因为这些国家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对于中国,如何重新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摆脱腐败问题、鼓励技术创新将变得尤其重要,从改革开放至今的制度运行得很完美,但现在需要改进,才能避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近期央行牵头推动金融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扎伊丹认为这是非常明智的一步。“也许有人认为外资进入金融业会扰乱中国经济的正常运行,其实国际金融体系的进入增加中国本土金融业的竞争力,并完善中国金融市场,这符合中国的发展战略,中国也有能力控制开放进程,避免出现不利局势。”他说。

  专访尾声,扎伊丹教授也表达了自己的美好愿景,他期待中国不仅变成最大的经济体,也变成最富有的经济体。

责任编辑:杨群

热门推荐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