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明:不改革国企产权难谈社会责任

2013年12月06日 14:00  新浪财经 微博
“2013责任中国优企业峰会”于12月6日-7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上图为全国工商联副秘书长、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著名经济学家王忠明。(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   “2013责任中国优企业峰会”于12月6日-7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上图为全国工商联副秘书长、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著名经济学家王忠明。(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

  新浪财经讯 “2013责任中国优企业峰会”于12月6日-7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上图为全国工商联副秘书长、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著名经济学家王忠明。

  以下为演讲实录:

  王忠明:社会责任问题一直在我们相关研究当中有非常突出的位置,但越研究有时候越糊涂,特别是国有企业怎么承担社会责任,国有企业承担传统意义上的社会责任,哪些方面不是逻辑非常顺畅的,因为所谓承担社会责任是有成本的,从经济学角度来讲是一种分配或再分配,你国有企业的资本在本质属性上是社会的,是国家的。你以什么样的角色来承担这种分配,谁授权。比如哪个地方发生地震了,你捐赠,你这个捐赠的行为谁批准的?我作为企业领导人说给他捐赠10个亿,行吗?谁允许的?就是什么样的框架下,是你国有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空间?民营企业很显然,民营企业的资产很清晰,是私有财产。

  所以,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讲,对于一个国有企业没有真正进行现代产权意义上的改革,是几乎没有可能谈社会责任承担问题的。你说你吸纳多少员工,提供就业岗位,这是一个方面;你依法纳税,资本金是谁的?你本来就应该纳;创造多,创造少,本来这就是题中应有之意,怎么来衡量这是你企业的经营业绩呢?所以,社会责任承担意义上,我们看国有企业很多时候会陷入逻辑上的问题,是不顺畅的。当我们的国有企业进行现代产权改革,在制度设计上,经典意义上的国有企业或纯国有企业的时候,或许社会责任的问题也就会顺理成章地出现,而且是可以深入研究的。

  我原来在国务院国资委工作,现在到全国工商联工作,观察研究了国有企业之后,再进而研究民营企业,两相对比,我就深切地感觉到纯粹的国有企业来讲承担社会责任非常麻烦,而且不仅在承担社会责任意义上,一个企业纯粹从企业经营角度上来要求它,那都是不公正的。市场要求一家企业和国资委要求一家国有企业尺度上是不一样的,甚至是矛盾的。在这种意义上,我们来讨论承担社会责任问题,本质上或更深刻的意义上是希望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只有我们的国有企业是由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制资本相互交叉持股、相互融合,在这么一种背景下,它才真正地回归到一个企业的本质,就是企业一般,而国有企业是企业特殊。

  承担社会责任在充分的意义上,完全的意义上只能回归企业一般的背景下才能讨论,所以,我们今天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是希望我们能够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的改革,让国有企业更像一家企业,更像个企业,更像回到企业一般上来。国资委的考核和市场的要求是不那么一致的。如果按照市场的要求,国资委下属的现在110多家央企其中有做房地产的有什么不对,你凭什么限制它?所以,一般意义上讲是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公平竞争,这都不成立,没有公平可言。因为你的考核主体都不一样,民营企业完全接受市场考核,消费者用货币投量来决定这个企业的经营业绩,给出社会评价,而国有企业显然不是这个体系,因此,讨论国有企业社会责任问题,我认为一定不能够把它完全放大到一个纯粹的企业经济背景上来讨论,那是混乱的,是不能自圆其说的。

  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更能够去体会,为什么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来要全面深化改革,其中对国有企业改革又再度重申了十六届三中全会的那些重要表述,十六届三中全会和今天相差十年,而今天我们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基本上回归到那个起点,想一想这十年在国有企业改革方面,我们迈出的步伐是非常有限的。

  对于我们的民营企业来讲,来讨论社会责任问题,我认为是大有可谈的,我不太赞成狭义地把它理解为企业慈善捐赠,那就是承担社会责任,不用那么着急。我们的民营企业越是壮大,越是发展为庞然大物,它就越是社会的,它的消费是有限的,用在企业老板个人身上的消费都是有限的,它们享有更多的是对资产的支配权。我们的社会责任在哪些方面可以充分地展开?除了就业、纳税、慈善捐赠之外,我认为现在这些做得都不足够大,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苹果乔布斯在那儿高调地宣传社会责任的承担,他也不热衷于社会责任的捐赠,然而我们从来不认为它是一家无良的企业,依然觉得它是一家伟大的企业,因为它用自己的产品,用于对消费者的便利呈现出了良知上的最大化,我们现在一家企业还没有做多大,就各方伸手找他要捐赠、赞助,不伸手、捐赠就说它是不承担社会责任,太狭隘了,小农经济,小生产,我们没有见过钱,所以特别看重这些零敲碎打的。在某种意义上,都是这种意识、观念损害着我们社会责任的承担,还是让他们尽情地把企业做大,你不用着急,分配在后面呢,而且他已经介入分配了,是什么?交税。在今天的中国,特别是民营企业,最最优秀的社会责任承担是什么?决不是陈光标。

  我们今天缺什么?缺的不是陈光标这样的企业,缺的是乔布斯,缺的是比尔·盖茨,培养一个乔布斯、比尔·盖茨难道仅仅是十年、二十年、几十年时间吗?背后那座深刻的文化背景一直要追溯到欧洲的文艺复兴、启蒙时代,那样的思想自由,才能开创出今天我们依然看不到影子的企业。现在我们还没有到大谈特谈企业社会责任的时候,即使谈也不是等同于谈慈善捐赠的时候,而是应该去想一想,为什么中国近现代没有对人类的原创贡献,那么多产能过剩,哪一个行业是中国人原创贡献的?人类历史上出现的工厂都对人类做出过贡献,从西班牙、葡萄牙近现代史上都可以看到,他们在建设所谓现代化强国过程当中它的航海业的贡献,交通运输业的贡献,乃至到英国、法国、日本、美国,娱乐业的贡献,家用电器业的贡献,最切近的IT业的贡献,美国人做出来的。哪一个是我们中国人做出来的?都产能过剩,二十多个行业普遍过剩,今天的河北在轧炼钢高炉。

  所以,今天的中国企业最应该承担的最重要的社会责任是什么?成就出、培育出像比尔·盖茨、乔布斯那样的企业家,苹果、微软[微博]那样伟大的企业,不要着急去分配他们那些钱,大量地搞研发,这是我们今天应该聚焦的,考虑社会责任问题,特别是在民营企业当中,因为他的产权很清晰,他把企业做得那么明白,做得那么畅通、规范,在段赚昧心钱的手,让毒牛奶,毒豇豆、毒床垫远离中国消费者而去,这才是我们所谓承担社会责任的基本原点。刘传伦每次都希望全国工商联、民私营经济有关单位作为会议的主办方,但有些问题需要认真地研究,不是招呼一下四面八方的民营企业,大大小小来这儿做就解决了。得把这些本质的问题搞明白,要不然你就没有尺度。

  我也不展开说太多,实际就是抛出一个问题,大家思考思考,国有企业怎么承担社会责任,民营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当前主要义务是什么,哪些是相互关联的,逻辑在什么地方,这个逻辑起点应该定在什么地方,这样我认为每一次这个论坛搞起来都会深入,都能够由表及里,不断获得思想启迪,我们确确实实要多去思考忧企业之忧是什么?什么时候能做出划时代的产品?就是要排队买的产品,是卖方市场的产品,今天全是买方市场,不需要我们排队购买了,苹果在香港你都能看到,它是要预约的,要预购的,甚至要排队的,什么时候中国能出现这样的产品?我认为这是中国企业界,特别是民营企业最应该思考的问题,什么时候能成长为强大的世界级的企业,我们的萌芽在哪些企业那边,怎么能够让它能够生根开花结果我们看到很多好的迹象,李克强总理访问欧洲现在都在理直气壮地推销我们的高铁以及其他产品这就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转折,重要的是你能拿得出中国高铁这样的产品来。所以,我们讨论社会责任,首先应该强调企业今天最应该承担什么样的社会责任,这样才使我们的企业有一个方向,而不是停留在一般的财富分配上,你的财富没有足够得大,不用着急,有分配的时候。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 新闻曼德拉病逝享年95岁 生平 生前影像
  • 体育世界杯抽签:死亡组怎诞生 曼德拉足球情
  • 娱乐《私人订制》未过审查 或将调整范伟台词
  • 财经人民日报谈不动产登记:难挑降房价大梁
  • 科技中移动否认与苹果达成协议 称仍在谈判
  • 博客上海严重雾霾(图) 老外撞大妈拍照者致歉
  • 读书优劣悬殊:抗美援朝敌我装备差距有多大
  • 教育大学禁说汉语食堂大妈拼音报菜名
  • 钮文新:比特币到底是什么
  • 乖乖老鼠:比特币为何不能成为通货
  • 朱大鸣:高层重申房地产调控意味什么
  • 梁建章:北京的承载力有多大
  • 叶檀:降低公务员饭碗的含金量
  • 刘杉:中国进入自贸区时代
  • 林采宜:我国优先股市场到底有多大?
  • 陶冬:2014年中国经济的看点
  • 何亚福:处罚张艺谋超生是逼富人移民
  • 张维迎:中国改革的前景和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