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女性论坛:女性和领导力”论坛全景

2013年08月24日 18:42  新浪财经 微博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3年夏季高峰会”于2013年8月23日-25日在合肥举行。上图为“女性论坛:女性和领导力”论坛全景。(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3年夏季高峰会”于2013年8月23日-25日在合肥举行。上图为“女性论坛:女性和领导力”论坛全景。(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

  新浪财经讯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3年夏季高峰会”于2013年8月23日-25日在合肥举行。上图为“女性论坛:女性和领导力”论坛全景。

  主持人 陈亚男:大家好我们这场论坛题目叫“女性和领导力”,我是这场主持人陈亚男,感谢大家到来,大家会注意到今天我们嘉宾是清一色的女将,之所以叫女性和领导力论坛,因为过去商业社会里边似乎都看到男性的力量,这几年女性也显示出的领导力。下面大家自我介绍一下。

  Erin Walsh:大家好,我是高盛集团企业责任部亚太区负责人,主要负责高盛在亚洲慈善方面的工作Erin Walsh女士,她最喜欢是旅行,目标到达世界100个国家,目前已经达到90个,在这些国家去过除了自己祖国以外,最喜欢的是中国。

  邱丽霞:大家好,我来自杭州世导集团董事长邱丽霞。如果大家上网搜索我的名字就会看到,我是享受生活的人,我的理念在工作中享受生活,在生活中享受工作,我们产品理念也灌输自己生活理念在里边,我希望所有人跟我一样,在工作中享受生活,在生活中享受工作。

  宗馥莉:大家好,我是娃哈哈宏胜饮料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宗馥莉,平时最喜欢收集咖啡杯,我喜欢工作还是工作,生活还是像小孩子一样生活。

  何振红:我叫何振红,我来自中国企业家杂志社,说到喜欢其实没有特别喜欢,最喜欢偷懒,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是“懒是一个境界”,其实工作中还是勤奋的人,因为做不到所以特别希望偷懒。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有女性的组织,有中国女性企业家组织,有一系列活动挺好,非常希望持续关注女性和女性在社会中间的力量。

  喻杉:我叫喻杉,来自共识传媒出品人。我不是在第一线做,更多在后边做一些服务工作,我最喜欢比我有知识、有文化的东西在一起谈东西,真的学到多东西,大家有时候说你知道最近很多东西,我阅读习惯越来越差,所以更多在人身上学到东西,业余时间最喜欢还是跟人聊天。

  主持人 陈亚男:其实坐在我上边喻杉女士,是武大的学女。

  喻杉:有时候写网络小说,不敢以真名写,尽量保持跟年轻人沟通,看有没有女孩子跟我互动,开始写年轻小说了。

  张树新:我叫张树新,认识我的人蛮多的,十年以前有很多故事,这十年很受接受采访,爱好太多所以特别不专业,我特别小的时候特别喜欢看侦探和逻辑小说,所以曾经以为可以像福尔摩斯、像克雷斯坦一样写侦探小说,后来莫名其妙来到科大,受到非常严格、苛刻的科学训练,然后莫名其妙当过科大女学生会主席之后,其实这些事我都不喜欢,后来发现酷爱读书,我母亲、父亲都知道拿一书从头到尾读很多遍,我什么书都看,从天文地理、到政治历史、到科学医学,个人对很多科学最新、下一代发现很感兴趣,我也像Erin Walsh女士一样酷爱旅行,读书读的很多有时候经常忘掉,只有旅行发现没有丢掉,在内心某个深处,旅行会调出来,知识变成活的东西。到现在为止还热爱读书和旅行,这两件事情要结合起来。

  童书盟:大家下午好!我非常高兴和这么多优秀女士一起分享,我叫童书盟,来自北京东方百达,专注于两项投资:一个文化产业投资、另外新能源新材料的投资,文化产业目前拿出一本杂志凤凰历史评论,这是目前文史类得到一点点成绩,对于个人来讲我的经历不太复杂,最早在中央电视台做七年财经记者,然后去光华读书,然后做这家公司,个人爱好很不好意思要重复一下,就是读书和旅行,谢谢大家!

  王静:我是来自北京探路者公司的王静,先说我一下企业,探路者从99年白手起家和先生创立这家公司,从一顶账篷开始,通过十年09年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后来连续四年销量第一的成绩,我自己因为做户外用品后期有跟多机会,爱好上登山,所以有时候会问我,你因为登山而是做企业还是怎么样?实际我完全先创业,然后爱好上登山,所以非常幸运,工作和生活、兴趣爱好要完全分开的,但是我一直连在一起,从来没有分开过,这点非常幸运。到目前为止八次八千米的雪山,珠峰登顶两次,对潜能无限感触非常深,每次都是一次次超越自我的过程,自己觉得过程中把不可能变为可能,尤其现在女性都说人人平等,从今天上午亚布力论坛第一次参加,看到所有发言都是男性,当初提出来第一排理事成员六个桌子六十几个人,只有张树新大姐在前边,陈总就跟我讲,因为男企业家后边还有一帮是“女老虎”。我觉得在这样社会当中,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兴趣爱好或者都有自己非常优秀的一面,只要你努力就可以做的很好,从我自己感受来说,还有一个心态还是放的更平和一些,包括王石先生的演讲,说这是男人的天地、男性更有野心,女性是中性,我觉得应该更温和。所以非常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参与今天的讨论,谢谢大家!

  周晓光:大家好,我来自浙江义乌新光集团的周晓光,我觉得自己是生活和工作基本上一致的,力求工作上能够做到相对比较通情达理,甚至能够做出正确决策的当家人,在生活当中我觉得自己同时扮演好母亲、女儿、大姐、妻子的角色,所以我更大的兴趣爱好特别爱这个国家。

  吴云:大家好,我是来自上海丰收日集团,专门做美食,特别喜欢烧菜,希望大家到上海来我们家,我烧好菜给大家吃。

  主持人 陈亚男:非常感谢各位的介绍,好像给我们印象,读书、旅行是美丽女性通常共性的爱好,我想刚刚王总说到亚布力论坛,只有张总是女性,喻总也是亚布力论坛60位当中一位女性。但是剩下六十多位还是男性,所以希望今天论坛之后有更多的女性企业家加入我们论坛。我想问一下,你认为同男性比较,我们女性在领导力上有劣势吗?

  童书盟:有劣势也有优势,优势是源于女性特有的细腻、体贴、周到,还有天生的母爱的慈悲,所以她更具有感召力、更具有亲和力,劣势也是由于女性的优点带来的劣势,就是说开会或者发表一些见解、还有关键场合有时候女性不愿意坐在第一排,宁可坐到第三排以后。

  邱丽霞:我认为女性相对男性来说有非常明显的优势,如果讲到企业持续性的发展,我觉得女性经营比较好,因为我们比较有耐力、比较有韧性,碰到困难绝不会退缩,再怎么困难也会走过去,这点身边好多男性比起来,因为我的企业一直我挑头,他们趴下我还是能撑过去,所以我觉得身边很多女性朋友、企业家都是一样,开始我们并不是这个企业的掌门人,到后边慢慢自然而然成为掌门人,因为每次危机的时候都是我们撑过去。我们公司股东换好几拨,他们觉得没有希望就放弃,结果我来做,做到一定程度,又碰到问题他们又走了,到今天我先生跟我创始人之外,别的合作伙伴一个不在,换到现在就剩下我跟我先生了。

  他们一起经营的公司,特别是高科技公司特别明显,他们几个男士合伙的,我老公开公司的时候说,这是他们朋友回来交代的意思,“老婆不能干政”,这个公司是几个朋友一起开的、一起玩的,我们女的少去参合,到一年之后我没有参与,最后我先生来找我,这个公司三个月没有高管,我要去美国也要待三个月,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因为钱都烧完了没有信心,让我收拾烂摊子,他们意思把员工处理一下就好了,我撑起来撑到现在为止。不光第一拨合作伙伴,包括03年、05年都换过,每做一个新产品,因为我不懂技术,是外行进高科技,就要找合作伙伴,这个行业合作伙伴,找来之后大家做到一定时候没有信心,还是我做起来,我们还是这个行业的领头羊,我们产品从来没有超越别人。

  张树新:这个跟男女有关系吗?

  邱丽霞:有关系,每次他们放弃了,我是外行撑下去,我身边很多女性企业家,开始的时候她们并不是这个企业创始人,都是在为难的时候把企业接受过来、撑过去发展起来,我想是不是我们更有韧性、遇到困难是不是更能坚持、更勇敢?

  张树新: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例子,坚守也有男性的?这跟男女有什么关系?

  邱丽霞:我好些朋友是这样。

  张树新:没有人数据分析证明,这种情况下女性韧性强。

  何振红:其实在我们木兰群体里边,领导力区分不是按性别区分,你领导力强还是弱对于性别关系不是特别大,尤其到一定程度之后,我们通俗地说,在商业世界里没有人画一个圈这是女性商业世界、那是男性商业世界,如果做到一定程度,一定遵守共同的商业职责,领导力没有性别的区分。另外木兰会有说,这是雌雄同体的人,管理一定程度不能无限放大女性的特点,在这里性别特色不是特别明显。

  喻杉:那个不是领导力,因为你决策是女性韧性比男性强,不是领导力。像儿童医院白血病患儿坚持下来都是女性,是女性坚持能力强。

  何振红:女性坚持能力强的,在商业世界里,领导力强弱靠坚韧性达到的,如果是特别关键的指标,女性性别特色特别强。

  王静:在于真正企业里边管理制度,制度上一定体现出来,像刚才说高管走了,你不在高管来的更多,是更大的成功。

  邱丽霞:她说女性优势方面,我觉得我们韧性强一点,跟领导力两个意思。

  王静:我觉得作为女性来说,女性角色太多,一开始觉得女性太柔弱,尤其登山,他觉得你太柔弱,就像当初我第一次登八千米,正好队里有王石,当时完全没有状态,王石特别鄙视我,这个家伙就是捣乱的。完全前辈的这种感觉,我跟他学习很多,他发现最后你做到,而且在后期我甚至比别人都做的好,在这个里边女性有她的角色,而且女性和男性定位不太一样,比如说女性还要承担母亲的责任,可能比男性付出更多一些,所以我觉得是在社会、或者家庭小环境里边担当角色转化,当这个转化做的特别好的时候可能你就成功了,就比如我现在已经不在公司打卡、上班、考勤,肯定这些事都不会干,我干非常具体的事情产品研发,这个跟我兴趣爱好结合在一起,因为有极度体验才能做出非常好的产品。这是我的优势,刚才说的韧性不用讲,女性都具备。

  还有角色转化,现在看到80%都是男性企业家,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自由的,我们女性要追求,这个方面不能放,我们可以站在男性后边。

  张树新:其实我对这样的题目比较困惑,我可能非典型女性,我一直觉得这个是职业角色,这个职业角色的角色定义、任务要求、责任义务和性别也有关系,现在很多词语男女、雌雄是生理角色,现在讨论问题我觉得很奇怪,生理角色是你在家里头讨论的,跟社会分工没有关系,如果进入现代社会,现代首先解决一个问题,就是在社会角色分工中和性别没有关系,只不过不同的性别有个性和性格偏好。

  女性在某些在社会角色认可、心理暗示是社会给她,为什么自己说我是女企业家?跟男企业家有什么差别吗?不也是企业家,你的业绩、股份、业务因为你是女性就跟男性有差别?似乎有一种颜色,我不知道颜色是什么,其实和我们做企业家女性们自我心理暗示和自我认同有关,而这种自我认同会导致一种,其实中国五四以来,女性自理能力,所有人在家里很多人都是领导者,我们是绝对有领导力的这不用讨论。

  问题在于在社会分工方面,在做企业社会角色定位中你是不是特别热爱这个事情?因为很多男性由于社会压力,不可能像你有这么多爱好,他没有退路,你有退路,所以相对来讲你可以拥有视弱的状态表达一种状态,并不代表你真的弱,视弱是什么?是策略吗?我不清楚。我想讲,家庭角色、性别角色、生理角色、社会角色实际要分开,女性在管理企业中有她的特定个性和偏好这个可以分析,但是这个分析是不是在领导力方面差别那么大?我觉得值得怀疑,除非有数据样本分析告诉我,为什么女性企业家少?因为选择多,可以选择待在家里、可以选择登山、也可以选择做艺术、也可以选择做慈善,还有社会对她的认知、宽容度高。如果我是男性企业家就不敢放弃一起旅行,我是女性经常说大不了回家当家庭妇女,男性责任和压力比我们大,我们压力相对小。

  但是我们心理暗示多了就认为自己弱了,我特别喜欢做企业做就好了,既做企业又表现女性,想清楚还是好。要想表现你是女性,除非你想做花瓶或者有其他想法,我不清楚。谢谢!

  主持人 陈亚男:刚刚周总很认同张总的看法。

  周晓光:主要自我角色的定位问题,我本来讲的话题,一个女人一出生开始你就承担着要领导家庭的责任和义务,慢慢走出家庭管理企业。我们女性只不过在性格上,因为你是女性可以有很多借口和理由让你更柔弱一点,在人事关系处理上女性更有容易一些,“好男不跟女斗”,其实他们让着我们,尽管我是董事长,我觉得我先生好多方面比我能干,他很具有领导力的人,他愿意把面子放下,而女人最容易愿意放下面子,很多高管沟通互动,或者在利益某些方面做出让步基本女性更容易做出让步,这样更容易与人相处、更有领导魅力,这是真的。

  作为女性的话,我们也要发挥自己特有的性格优势,来做好这个领导力,而并不是说就因为我们是女性,我们都喜欢跟男性企业家打交道,他们某些方面比女的更大气、更有魄力、更有勇气担当,很多女性企业家也具备这些,但是在某些方面就像刚才张老师讲的一样,更多女性觉得因为我是女的,某些方面往后退一退,我非常认可。

  何振红:我跟董明珠是好朋友,她最讨厌分男女企业家之分,我们木兰会刚开始办的大家欢欣鼓舞,中国企业家杂志封面什么时候出现女的,我们开始做女性的,后来我们开始做商界木兰年会评榜单,开始大家很开心终于聚在一起谈女性自己的话题,谈到第三届我来了,那一年是大家感觉最好的,终于可以在一起开心说心里话,说的太好了,第四届大家不办了,为什么老说这样的话题?老讨论女性企业家怎么平衡事业家庭、你跟男人之间有什么区别、怎么对待事业伙伴。老谈这些话题,女性在对自我认识上边也在觉醒,今年第五届木兰年会做很大的改变,第一嘉宾中间出现很多男性,基本变成不是纯女性的论坛;第二话题不再涉及女性的话题,比如制造业前沿、怎么样度过企业最知名的关键时刻,大家决定依然很好,这个变化说明认识上觉醒,原来发现女性在商界特殊的,后来发现没有特殊,还要面对共同的规则。

  宗馥莉: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老是把男性和女性区分开来,传统的想法女性就是相夫教子,对我这个年龄人完全没有,领导力没有男女之分,但是有个性之分。

  主持人 陈亚男:娃哈哈企业算家族企业,到你这一代是第二代,家族企业怎么维持?

  宗馥莉:我觉得还是看自己的个性,因为我跟我爸领导力不一样,我爸喜欢亲历亲为,我是指明方向,下面人愿意为自己开拓平台,我给一个平台,遇到困难中我帮他看一下,或者一起解决这个问题,我领导力从这方面,因为我自己也是年轻人,也需要学习,我喜欢和团队共同学习,这才是真正成就感。

  主持人 陈亚男:我知道童总和王总、张总同时也是阿拉善成员,做环保和公益当中女性有什么独特地方吗?

  童书盟:在公益方面女性没有独特的地方,阿拉善200多个会员当中,女性会员只有二十几个,缩小一点从慈善角度女性更有优势,这是我自己经过长期的实践,还有从各个国家做慈善组织和个人领导力比较负责任,慈善女性天生的性格更容易受到感染。

  主持人 陈亚男:我们有一位国际嘉宾,高盛从2008年展开助学计划,请Erin Walsh介绍一下这个计划。

  Erin Walsh:非常感谢今天能够在这里跟出色女性企业家在一块,在2008年起高盛就在全球开展“万名女性助学计划”,培训1万名资源匮乏、发展潜力的女性给予教育,投资女性教育能够有倍数效益,而且对国家GDP正向推动。

  那么这个助学联盟计划在全球增加43个国家,跟90多个所不同机构开展,在中国是全球比例最大的培训项目,到今年底培训将近2000人,在清华、浙江大学、西南财经大学、云南大学,同时每个学校配备国际伙伴,比如在北京配备麻省理工等,女性能行吗?我们数据显示女性绝对能行,五年下来她们数据创造的新的工作机会提高77%,新增加的企业年营业额87%,另外还有90%女性她们帮助其他身边女性。

  昨天晚上我刚好有机会跟王静一起聊到我们这个项目,当时她表达非常愿意跟我们学员接触,参加她们毕业典礼等。从我们做项目角度来讲,在座各位都是中国第一代女性企业家,当然中国历史上有非常优秀的商界女性企业家,但是在改革开放摸爬滚打出来的实干企业家,她们非常希望你们的分享,再次恳请再多的企业家们,为女性的小企业创业者们更多的分享,共同成长。

  主持人 陈亚男:刚刚提到为什么没有男企业家,反而有女企业家称呼,还是想问张总一个问题,之前被称为中国互联网之母,怎么看待这个称谓?

  张树新:我觉得之母、之父不重要,恰好我先做了,我如果是男的叫之父其实没有什么,其实在某个行业刚刚开始有些人进去,好处就是历史留名,坏处就是你替所有人当垫脚石,对于我来讲和男女没有什么关系,每个人机缘和性格不同,因为我学科技出身,对所有技术驱动行业变革非常感兴趣,刚才跟科大副校长全中国最年轻的院士,下一代互联网基础原创技术最好的科学家潘建伟聊天也讲,因为我做过这样的行业,其实这个行业倒逼回来看,中国的科学进展,另外一个企业家王建基于原创科学上产业,他做基因组测算,因为他参加美国全基因组识别,这样科学家回来其实用大数据挖掘技术在做下一代基因组全测试,会导致你先天性怎么预防、不可预防的病症,这跟科学都有关,这个源于我纯学自然科学出身,后来在中国科学院做过六年,中国科学院怎么把技术走向产品、走向市场战略部门的研究人员,就像高盛某个部门基础科学看下一代市场,所以才有今天新能源的转型。

  对于我来讲天生敏感,亲身经历从95年到今天18年,全世界互联网行业几乎从零走到今天,当你见到一个行业从无到有经历,和这个行业已经有了你扮演一种角色、哪怕赚到钱经历是完全不同的经历。这种感觉其实经常倒逼很多问题,想这个问题本身原理是什么,这个和我读书有关,所以这种情形下,还要说到男女,有一点因为我的兴趣过于广泛,又由于女性其实很执着于自己喜欢的东西,这点跟男性有差别,不止在企业界、在艺术界、在学者,因为女性感性的成分会导致跟理性之间的平衡,所以对于自己的感觉非常重要,我想为什么有男女之分的原因。像我这样受过女性训练之后,还要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时候,会遵从本能,我承认男女偏好有差别,包括做企业、包括政府、包括各种行当。

  说到男女我讲一个题外话,前两天好朋友跟我聊天,问我一个问题,她研究文革史,她一直想搞清楚,为什么文革年代最后站处理是两女性?男性们都去哪里?女性什么东西在超越起作用,这个和企业家没有关系。

  喻杉:在党中央、文革上没有反抗就是女性。

  张树新:残酷年代坚持到最后被枪毙都是女性,为什么?

  喻杉:有研究材料证明,以色列报告讲,跟女性头脑偏重情感,我认定这个奉献精神强,不会被别的利益左右。

  童书盟:我想回应一下,刚才讲很极端的例子,还有恶的极致永田亮子,好像无形中把女性圈在女企业家范畴当中,我觉得女性领导力未必企业家在企业层面,掌管多大公司展现的领导力。合肥四姐妹在中国近代史上一定占有一席之地,她们母亲是陆英,非常有领导力的妇女,尽管我们定位为家族的家庭妇女。我个人得出领导力一定有特定的、非常重要的几个要素,这几个要素跟性别没有关系,比如她的感召力、学习能力、坚持、勇敢跟性别没有关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一个社区、一个家庭、一个学校、一个宗教组织、乃至于很小的几个企业,都可以体现出一个人的领导力,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性别在这里体现差异不大,只能说男性和女性之间特有的一些东西,在某些层面、某些要素上体现更明显一些。

  何振红:我能做一个分析,其实刚才童书盟说的挺好,因为今天在座都是跟商业相关的,所以大家聚焦女性企业家,我是要提醒分析亚男刚才那个问题,问树新是互联网之母,为什么今天女性成功、领先的不多?我们研究男女性别差异、或者某些方面差异的时候,避免另外一种现象,不是绝对平均的,不是这个女性在每个行业都是怎么样怎么样,在思维上一定杜绝这种思维方式,否则把我们引偏另外一个方向。

  张树新:因为女性后来学理工科不多,最早学理工科女性,80年代我们叫数理化走遍天下,大多数都出国,大多数男性喜欢回国,李彦宏除外,他太太逼着他回国的。因为当年我念的学校男女生比例差异很大13:1,相对来讲理工科男是互联网创业的主力,李彦宏程序员出身、周鸿祎[微博]是程序员,互联网是创新驱动的行业,必须持续创新,导致自身是程序员出身这些企业家,他核心竞争能力非常强,再加上在这个行业中做女性程序员很少,程序员极端无聊,这些人大多能够对互联网本身发展抓住脉络,因为他在那里,Facebook创始人所有女朋友都讨厌他,他再编了美女排行榜。他是程序员受到所有鄙视之后的驱动,这是Facebook真实的故事,所以互联网是这样一个行业,某种程度上也会造成,好像女性创业企业家在里头不多原因。

  何振红:我比较同意这个观点,男女首先是生理角色的区别,因为生理角色不同所以带来社会角色不同,社会角色不同赋予社会功能、地位都是不一样,讨论领导力的时候跟这个没有太多关系,因为有一个选择,你要选择进入互联网行业,一定要有树新科学素养,否则根本待不下去,如果没有科学的素养可以选择做别的,一样可以做出这个行业的领导力。

  我们讨论男女区别的时候,千万别把这些东西混在一起,就会变成另外一种东西。

  主持人 陈亚男:我们今天进入互动环节。

  提问:各位企业家都是我的偶像,我有一个很具体的问题想要请问邱总,现在我丈夫前三年创了一个公司,只有十个人规模,是企业管理咨询公司,前两年效益还可以,每年有一两百万营业额,到今年一整年没有项目,他准备放弃转为甜品店,我现在是编辑,如果想把这个公司承担起来,应该做哪些准备?应该具备哪些素质才可以勇敢迈出这一步?

  邱丽霞:首先强调我跟先生一起创业,我们俩一直守这个公司,只是我在前台多一点,他在后台多一点,我基本从市场角度做,这个公司再怎么困难,因为你没有业务,肯定首先找,我刚接受什么都没有,首先员工是我的资产,有这么人,这些员工他有什么技能,你要摸索出他们有什么技能,这些技能能不能带来营收?当初把员工技能整合在一起,原来我们成立没有业务,那时候网络工程师,我们做移动网络安全维护、系统安全维护,大公司需要我们服务,你整合一下自身资源,然后你看这些资源市场在哪里、谁需要这些资源?你去卖就好了,在市场上我们比男性好一点,我们会视弱,如果今天我非常困难,这个单子不给我这个公司就倒闭,这就是视弱。移动第一个单子600个单子,都是很大公司做的,这个时候我一家公司没有品牌,还要整合人家资源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只有肯定求人这是我们女性优势,你可以看一下自己公司有什么优势可以去卖。

  主持人 陈亚男:我注意我们这边有美团网[微博]的王新先生坐在女性论坛上,不知道你对身边女性有什么见解?

  王新:我没有太具体的看法,我只是天生好奇才会坐在这里,之所以好奇才创三次创业,我非常同意张树新大姐观点,在这里讨论是社会角色。

  张树新:我有一个问题问你,我知道你的故事,今天微博你是最早先烈,前两次和后几次有什么关系?

  王新:阿里有一句话非常有趣,借假修真,你做多少业务有多少利润,这不是关键的,团队是最重要的,过程会锻炼团队,我们2010年开始做美团的时候,起初非常少,经过前面六年折腾的话,人数不算多,但是大家凝聚力非常强的团队,这个在后边发展过程中非常重要。

  在互联网领域的话,技术力量总是被短期高估,长期被低估,早年腾讯有非常烂的案例,丁磊也有非常惨淡的时候,这些公司非常重视投入,而且才有耐力,所以才有新浪、腾讯、搜狐大的企业,后续经过积累阿里巴巴[微博]做的更大,他们走的模式更偏技术、偏产品,更需要长时间积累,当你完成用户积累的时候,就有更强竞争力。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在座各位企业家领导力都很强,到家庭里边领导力也很强,会不会影响老公领导力?

  邱丽霞:这个要切合角色,在老公面前切换好角色,该做的事情必须要做。

  童书盟:我觉得角色替换不是很明显,在公司我也不是把别人领导团团转的人,因为我在适当时候出现、在适当的时候说话,更多时候作为领导别人做事情的人,很多场合不一定冲在前面,把所有人都搞的鸡犬不宁,很多情况下你是搭建一个平台,成全更多的人,给他们成长空间和更好的未来,这点上跟家庭并不是对立的,在家里也是这样。

  王静:实际上我觉得在这个方面应该说不是把老公领的团团转,也可以说,我觉得在工作和家庭是两个环境,你承担的角色可能不太一样,反倒这个问题非常领导力的女人,更多反思自己在家庭的角色,因为有的时候自己觉得,虽然公司也有人叫我静姐,感觉很随和,可能先生面前觉得你强势,在家庭把他哄着团团转就行,因为女性社会角色的问题,刚才说的职业定位,不存在女人比男人一定弱的概念,包括从我状态体现,只是角色不一样,我们社会角色不一样,职业角色也不一样只是这样的状态,不是一定比男人差。

  当你发现你在男人堆里登山,我自己感觉女人也可以,曾经在我的纪录片有一句话,“男人一生要做点冒险的事,我觉得女人也可以”,在纪录片上海1300人电影院放的,当初有这句话的时候,大家掌声特别多,不是说女人比男人弱,是我们角色不一样,而且这个角色很多都谈到女人是感性、更加柔性、更加随和,生理体验更深刻,怎么样把我们和谐做的更好。

  周晓光:谢谢,我觉得这个话题平常讨论也特别多,特别是成功的女企业家,背后担当着一个家庭的责任,而且许多女的企业家确实在家庭上并不领导特别好或者相处特别好,我非常赞同王总和童总说法,其实就是角色配合的问题,女性最大的优势我们可以变弱,要弱的时候马上变弱,特别是夫妻相处当你变弱的时候,我们马上就有亲和力,而且马上女性人格魅力出来了。

  因为我跟我老公也是三十年来,我们80年代开始做生意,摆地摊一直到95年办企业,都是俩个人同时一起做,过程中也有磕磕碰碰,后来一边做一边感悟。我一早起来给先生拧牙膏,后来我突然醒悟到,这么小的事情,肯定问题不是他,是我自己,多向自己看问题总结,当你做出让步的时候,其实对方让步比我更大。我是生活中总结出来,女性处理事业和家庭的时候主动权在女性身上,当你放下的时候天地会更广阔。

  主持人 陈亚男:现场有一位叫唐树美国留学生,有没有问题问大家?

  提问:大家好,我是亚布力论坛志愿者负责人,首先感谢女企业家到来,之前有一个小问题,一些跟我年龄相仿,比如大我几岁26岁左右,刚刚起步创业的同学们,有些时候他们也会问我一些问题,怎么样平衡创业起步中,和谈恋爱、谈对象平衡问题、和家庭问题?

  宗馥莉:在我眼里只有事业,没有恋爱,所以你的问题应该问别人。

  张树新:对你来讲哪个更迫切。

  提问:自己非常欣赏企业家论坛,作为很多女性已经开始创业的同学们,经常有一些误解,大家在26、27岁这段过程中,把握不了应该把情感放在家庭方面考虑、还是投入更多的精力在事业上。

  张树新:是女性朋友托你问的。

  提问:对。

  张树新:你这辈子想成家,先找一个男人恋爱结婚,根本不想结婚就先事业,我相信自己想嫁那天就想,关键想清楚不要全得,搞清楚现在最迫切、什么对你最重要的。

  邱丽霞:我觉得这个事情好像是随缘,如果寻求自己的方向,你的另一半肯定支持你,才是真正过一辈子人,如果你找的女朋友她非常欣赏你,你们俩个思想能够共鸣,她也能够理解你为了什么奋斗,可能奋斗也是为了你们俩未来奋斗,她肯定会支持你,她怎么不支持你呢?如果你女朋友为创业梦想努力的时候,我觉得你有必要支持她,这就是生活,就是相互理解、相互配合,我觉得不是选择平衡,本身俩个人相处事业和生活一定相互的,你忙的时候她理解你一点,她忙的时候你理解一点。

  周晓光:我作为父母,不知道怎么支持他们恋爱和事业?

  王静:我分享我的经历,我是70后,我19岁认识我先生,一出去工作就认识他,21岁就结婚了,即使你结婚不是对你事业有影响,反倒来说可能有帮助,假如你觉得特别好,年轻人本来应该谈恋爱,就应该谈恋爱,至于什么时候成家、什么时候生子是非常自然而然过程,当你觉得应该谈恋爱的时候,那个女孩必须找到,这个不矛盾,不是事业为先、爱情为先,男女都是这样的状态。

  邱丽霞:女同学还是以家庭为主,先成家可以先奋斗、再经营事业可以。

  周晓光:事业和生活完全不同。

  提问:刚才大家讨论创业者更多是男性,男性多于女性,最好的厨师、最顶尖的小提琴师也是男性多于女性,有一个解释创业或者创造因为男性释放冲动,女性最大的冲动创造一个小孩,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因为我没有小孩,听朋友说,一旦有小孩管小孩经验,对于管公司来讲有很多借鉴的地方,你们成为母亲前后领导力和创业冲动有什么影响?正面多一点还是负面多一点?

  王静:我觉得当一个女人成为母亲的时候,我觉得她的包容性更大,所以我会觉得对你的事业也好,你指的你的太太。

  提问:我只是好奇,对女性来讲,成为母亲前后因为不同教小孩的经历,创业冲动和管理事业的区别?

  王静:包容性更强,可能以前你会纠结,在非常小的事情非常纠结,成为母亲以后觉得没有多大事,放一放也就过去了。

  张树新:分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每个个案不太一样,分女性本身有没有把经验上升到逻辑的能力,假设她能够把个体经验上升逻辑,她会把这样的经验变成管理的储备,但是这需要她领导力或者管理素质,生孩子之前具有这种基础素质,其实她对身体经验中最重要的部分获得经验之后,她还原成一种逻辑,这种逻辑会对她的管理能力提升,这是一类人,这类人天生具有管理能力,并不是所有人具有管理能力,有的人天生被管理,我们必须承认这是一个不同的能力,所以不能用男女来分。

  生孩子经验对于她过去某些缺憾会补偿,有些还会回去当职员,跟原来能力有关。

  童书盟:还有一种产后忧郁症也很多了,还是你天生具备这种转化能力是不是把做了母亲之后,给你带来的变化和体验提升为正能量。

  主持人 陈亚男:谢谢,我们今天最后一个问题,注意到有一位男性一直坐我们现场。

  提问:我没有问题了,大家发言很精彩。

  主持人 陈亚男:谢谢大家精彩分享,今天女性论坛到这里结束了,希望今后有更多女性加入我们亚布力论坛当中,谢谢!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 新闻薄熙来当庭披露自己曾有外遇
  • 体育中超-申鑫2-1人和 曝孔卡经纪人示好鲁能
  • 娱乐宋丹丹婉拒上春晚 央视否认邀何炅小S
  • 财经清华养老金改革方案微调:困难群体提前领
  • 科技传中移动反腐内部名单尚未抓完
  • 博客章立凡:薄熙来不仅是个好演员
  • 读书中共开国十大将军后人今何在(组图)
  • 教育清华大学13岁最小新生“惊到”校长(图)
  • 王东京:政府为何鼓励出口
  • 石建勋:什么墓地是俄罗斯人精神家园
  • 章玉贵:警惕国际资本制造金融危机
  • 谢百三:怎样能在股市中多赢少输
  • 苏鑫:各地会不会跟风放松买房限购
  • 曹凤岐:中国金融监管三大问题需改革
  • 老黑:延迟领养老金并非延迟退休?
  • 叶檀:美女保代就是个裙子套儿
  • 范必:我国药品安全五大隐患
  • 陈季冰:房地产调控思路改弦更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