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半小时观察:有形之手该抓哪里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7月30日 22:06  CCTV经济半小时

  记者:“那损失是?”

  业内人士:“损失是国家的。”

  第二天下午,货车终于赶到了河北,在这个名叫峰峰和村的收费站,一名交警突然拦下了记者所乘的货车,事后司机向记者讲述了随后所发生的事情。

  王习荣的同伴王素廷:“这次侥幸躲过去了,后来问了问,问了无关紧要的问题,你这车检了没有,我说检了,有保险没有,我说有保险,走吧。”

  王素廷说,如果不是因为记者随车拍摄,这次最少也会被罚款一到两百元。

  记者:“它用什么理由罚你?”

  王习荣的同伴王素廷:“截住你就罚,只要止住你,随便找个理由就能罚你。”

  这些都是各种罚款票据,司机们说,每趟罚个四百到五百都是正常的,经过近20个小时后,货车最终把电煤送到了终点,现在再来算一下王习荣这趟运费的成本:油钱、过路费、养路费、保险、工人工资,这些均摊到每吨电煤上是145元;再加上地销票每吨30元、出省票每吨64元,平均每趟四到五百元的罚款,每吨电煤的运输成本达到了将近240元。那么跑这两天一夜净利润是多少?司机们说,最多剩三四百元。

  王习荣的同伴王素廷:“主要是就得先养着,不挣钱先养着,先得干,能凑合干最好凑合干,实在干不成了那没办法。”

  记者:“你对干这行没信心了?”

  王习荣的同伴王素廷:“反正是这几个月够呛,搞不好下个月就得停车。”

  现在国内到底缺不缺煤?市场需求能不能支撑这么高的煤价?

  前面记者又算了算煤炭运输的成本账:一吨电煤生产成本分别由三部分构成,人工费用50至60元,各种收费平摊下来是50至60元,材料费用10元至20元,这样电煤的直接生产成本就是110至140元,而现在电煤的坑口价普遍售价是400元。电煤的公路运输成本每吨近240元,其中油钱、过路费、养路费、保险、工资等约145元,煤运公司收取的地销票也就是本省销售的管理费30元,销往省外的出省票64元,还有路上的各种罚款,就这样经过层层加码,一吨110至140元成本的电煤运到电厂价格就高达650元甚至更多。但决定电煤价格的除了成本,还有需求,那么现在国内到底缺不缺煤?市场需求能不能支撑这么高的煤价?我们来听听专家的分析。

  记者:“导致目前电煤价格迅速上涨的原因是什么呢?”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经济运行部副主任王战军:“应该是需求从2003年以来全国煤炭消费量由15.79亿吨快速增加到2007年的25.8亿吨,年平均增长了2.5亿吨,主要消费行业里面电力它是由2003年的八亿二千五百万吨一直到现在2007年的十四亿七千七百万吨,这么大的增长量,它的年均增长量是一亿六千三百万吨,所以这么大的增长,需求的增长造成了供需之间有点失衡。”

  记者:“那么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目前存在的这些问题?”

  王战军:“我们觉得应该从供求关系上来解决价位上的问题,就是抑制高耗能的需求,就是抑掉需求吧,你把过快的需求搞下来;第二个就是增加有效的供给;第三个我们认为还是应该继续坚持煤炭价格市场化的改革方向,还是要进一步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理顺煤炭价格的形成基调,国家加快建立和完善现代化的现代煤炭市场的交易体系。”

  半小时观察:有形之手该抓哪里?

  为什么一吨成本只有100多元的煤,运到电厂就变成了600多元,而且还买不到?这一怪现象,说明我们在资源管理、价格体制、物流渠道方面还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国是世界第一产煤大国,煤碳资源极为丰富,如果我们管理得当,煤价不该出现大起大落,以致严重影响国民经济正常运行;我们的价格管理体制也需要改进完善,煤电本是唇齿相依的关联行业,但一个暴利,另一个巨亏,值得我们反思;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通过我们记者的调查,我发现当煤从被挖出的坑口运到电厂,这一过程是如此的艰难。政府部门要收管理费和出省费,铁路部门除了正常费用外还要费很大的劲,才能包下车皮,而要走公路,你将面临不断的罚款。事实上,运输环节是导致煤价暴涨的重要因素。

  比如,每吨销往外省的煤需要向当地上缴64元的出省费,这笔费用究竟意味着什么?这笔钱又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煤价和电价呢?我们来算算这样一笔帐。发改委前不久宣布从7月1日起将全国电网销售电价平均提高2.5分钱。我查了一下资料,平均一吨煤大约可发电2777度,这次提价相当于为电厂在每吨煤上补贴69元。而一笔出省费,就几乎抵消了电厂的提价收益。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许多不明来历的费用都掺杂在煤价里。这些费用最终是靠我们的企业和老百姓来埋单。

  现在提高电价,管制煤价,但是管不胜管,出现了煤碳告急,电厂出现煤荒,最终煤价还是在私下交易里持续上涨。其实,市场的应该交给市场,政府应该做好的是理顺煤碳资源的管理,抓好流通渠道的秩序,这才是治本之道。

  主编:张凯华

  记者:袁柏欣

  摄像:刘勋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 新浪财经吧 】

我要评论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城市对话改革30年 ·新浪城市同心联动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