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纵横新浪首页 > 财经纵横 > 国内财经 > 温州鞋的俄罗斯之劫 > 正文
 

俄灰色清关事件的另一面:商务部力推中国创造


http://finance.sina.com.cn 2005年03月23日 00:48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陈楫宝

  实习记者 明 茜

  北京报道

  贸易摩擦加剧

  一场力度更大的由国家商务部发端从外至内从上至下的变革,在中国产业界悄然进行,在去年全国外贸总额突破万亿美元大关基础上,他们力求在贸易结构和创利能力上进行集体突围,以期贸易强国。

  该项变革与当前业界愈感明显的外部贸易条件恶化密切相关。最新的事件是,俄罗斯时间3月12日晚上11时(北京时间3月13日凌晨5时许),大批俄罗斯税警突然闯入莫斯科萨达沃特花鸟市场,以没有通过正规报关手续入境、属走私物品为由,查封了中国鞋的集装箱仓库,并强行拉走价值达8000万元的货物。此前2001年8月至2002年1月,温州东艺鞋业等鞋商在俄罗斯遭查扣,损失约3亿元。

  与2004年9月发生在西班牙埃尔切的中国鞋被烧所不同,此次俄罗斯认为不属贸易摩擦和贸易歧视,与灰色清关潜规则相关。而“西班牙烧鞋事件”,则造成西班牙有史以来第一起严重侵犯华商权益的暴力事件,使“中国制造”的国际贸易摩擦达到顶峰,至今令业界记忆犹新。

  这似乎与当前中国国际贸易量和贸易额急剧上升密切相关。2004年,中国外贸进出口总额首次突破1万亿美元,成为世界上继美、德之后的第三贸易大国。但是,大规模的商品出口同时引发不必要的国际贸易摩擦。

  “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一些国家频繁利用技术壁垒、环境壁垒、绿色壁垒等手段对我商品进口设限,我国商品受到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的案例呈现出不断上升的趋势。”商务部研究院副院长沈丹阳指出,贸易条件已经愈加严峻。

  沈丹阳直言不讳,这与中国传统的出口创汇外贸发展战略密切相关。

  中国传统贸易战略是以“出口创汇”为基本指导原则的。在这一原则的指导下,努力扩大出口一直是中国对外开放和一项重要内容,为了扩大出口,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鼓励出口和优惠政策,如为出口企业提供优惠贷款、贴息、出口补贴、退税等,这些措施的实施使得中国外贸出口连续20多年保持比中国GDP增长高出一倍的速度增长。但是,这种带有浓重的“重商主义”色彩的贸易增长方式也带来负面影响:一方面,鼓励出口的优惠政策扭曲了国内经济的资源配置,也加重了政府的财政负担,特别是出口退税已经成为中国外贸发展的巨大成本和代价。另一方面,持续的贸易盈余也会使一国的外汇储备居高不下,对本国的汇率稳定和经济发展造成不利的影响。

  “要破解与外部世界贸易摩擦不断加剧的难题,中国需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彻底改变传统以出口创汇为首要目标的粗放式外贸发展战略问题。”沈认为,实现出口促进从“规模导向型”向“效益导向型”转变。

  据本报记者了解,中国商务部已经就转变中国出口战略、建立全国的“外贸促进体系”设立了专项课题研究,研究报告将在2005年年内出台。而该课题主要责任人是沈丹。

  另一方面,中国产品成为世界各国的反倾销调查对象,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出口产品的价格偏低。

  中国出口商品大多为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的劳动密集型工业制成品,而这些以加工贸易为主。同时,由于中国劳动力价格便宜,中国的出口厂商在国际市场上一味压低价格,造成中国出口产品长期处于增量不增价的局面,产品的升级换代缓慢,缺乏核心竞争力。由于价格偏低,中国商品在国际市场容易造成倾销的感觉,引发国际经济摩擦。特别是在世界不少国家目前还不愿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情况下,中国商品在国际反倾销调查中往往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

  显然,外贸长期“增量不增价”局面,则直接把对国家经济发展作出过巨大贡献的“中国制造”之弊端__创利能力不足___在构建外贸促进体系之外,另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凸现出来。

  “中国制造”创利不足

  “如果仅仅是增大出口数量而利润甚少或没有利润,我们是坚决不干。”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语气坚决。他告诉本报记者,其“非常可乐”试图进入印度尼西亚市场,遭到当地经销商的恶意压价,最后毅然放弃。

  宗庆后直指“中国制造”弊端,“我不替人家做加工,那样仅挣个加工费”。宗以其自身经验试图解决从以加工贸易为主的“中国制造”到自主开发的“中国创造”转型。

  挣个加工费依然在当前外贸中占有较大比例,他们以加工贸易的方式出现绝大多数是OEM,贴牌生产。以“世界工厂”的名义成就的“中国制造”,为世界贡献了大部分产品,并占据第一的市场份额,解决了中国大概1.6亿人的就业。然而一个冷峻的事实则是——利润回报菲薄。

  有专家专门测算,以畅销全球的芭比娃娃为例,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一个售价在9.99美元的芭比娃娃,扣除原材料成本0.65美元,到最终消费者手中时总共增值9.34美元。“中国制造”在这块全球增值的大蛋糕中只分得了0.35美元,占4%不到,而美国的玩具厂商和零售商得到的是中国厂商的23倍!如果按利润计算,这个差距还要大。

  亚洲最大的服装和纺织品贸易商Li & Fung的董事长William Fung著名的“3美元”论断则从另外一个角度形象地诠释了“中国制造”的困局。他说“平均来讲,在1美元的出厂价和4美元的零售价之间存在3美元的差价,与其去拼抢已经少得可怜的1美元制造成本,不如集中精力去瓜分那3美元的蛋糕。”而不幸的是,“中国制造”恰恰在为这1美元拼抢。

  摩根士丹利亚洲董事总经理谢国忠举例对本报记者说,一种产品可能是租用一家新加坡房地产公司在华的厂房,由一家中国香港公司在进行工厂管理,一家日本公司提供设备,美国品牌拥有者设计并从中国进口产品,一家韩国公司负责将货物运到美国,最后由美国的连锁商场负责产品的物流和在美国的销售,“中国获得的是其中很少的部分”。

  由于加工贸易在中国出口产品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使得贸易对国民财富增长的贡献比较有限。根据国际经验,采取来料加工的方式的加工贸易,国家从国际贸易中实得外汇收入平均约为贸易额的20%,而国民从加工贸易中获得的收益则更为有限。

  2004年,贸易结构中依然是以加工贸易为主。据海关统计,2004年中国加工贸易进出口5497.2亿美元,增长35.9%。其中加工贸易出口3279.9亿美元,增长35.7%。加工贸易在外贸总额比例高达47.6%,约半壁江山。

  商务部研究院院长柴海涛对记者分析认为,从贸易形式上看,传统贸易的主导地位正逐渐被加工贸易所取代。

  中国出口的大部分产品都是由三资企业完成的。据统计,在2004年前三季度,中国对外出口中三资企业所占比重已经超过50%。其中,在三资企业出口中,很大一部分是为国际知名厂商的贴牌生产,由于中国没有自己的品牌,大部分利润都由外商赚去了。

  格兰仕去年的微波炉出口量为1300万台,其中70万台是贴着其他品牌供应给沃尔玛的。“格兰仕在这些产品上已无利可赚。”其销售总监沈朝辉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称。其副总裁副总裁俞尧昌称,在去年原材料、能源大幅度涨价情况下,“我们每卖一台微波炉可能只有0.05%利润”。

  有人这样概括中国汽车产业的外国投资商:他们拿了30%的资本,拥有50%的股份,拿走了70%的利润,中国的资本只能拿30%的利润。而对OEM这种“贴牌生产”,有专家估计,外国人拿走了92%的利润,中国最多拿到8%。重庆力帆老总尹明善很形象比喻说,这叫做“人家吃肉、我们啃骨,人家吃米、我们吃糠”。

  加速“中国创造”

  在当前中国外贸高速增长中,加工贸易起着不可替代的“杠杆”作用。但是,其价值链的三大主要环节(R&D——Manufacturing——Marketing)中,中国只在加工制造、装配环节占有一定的优势,而两端均处于弱势。跨国公司则一端掌握核心技术和关键部件,另一端拥有销售渠道,只将中间一段分包或转移至发展中国家进行,而分包出去的往往是低增值的加工环节,这样便形成了操控两端的封闭体系。中国加工贸易以往“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局面,至今虽已有所扭转,但基本上仍未突破上述的封闭体系。

  据海关统计,2004年高新技术产品在中国出口的工业制成品中的比例仅为27.9%,而这些所谓的高新技术产品中还绝大部分使用国外的核心零部件或者关键性技术。

  两会期间,中央电视台在北大邀请企业举办“中国创造品牌论坛”,与会的黄明太阳集团总裁黄鸣对本报记者说,为什么国外品牌的劳动力成本比中国企业高得多,但却能赚世界上最多的利润?答案是核心竞争力,包括最先进的技术、最强势的品牌等等。

  而二者恰是中国外贸的两大软肋。重庆力帆老总尹明善说,“中国创造”是指拥有所有权,是指中国控股的资本,他们拥有技术、品牌、利润,无论是在国内生产,或者是在国外生产,比方说在越南办了个越南力帆,我们占70%的股份,那个是越南制造、中国创造。

  中国科技大学讯飞信息有限公司总裁刘庆峰说,汽车、电脑等被人们普遍认为是高利润的产业,几乎全都面临国外技术垄断。中国企业以世界上最廉价的劳动力,消耗着大量的能源,承受着巨大的污染,而掌握核心技术的外国人,只需签署一纸技术合同,就可以抽走中国企业一大半的利润。

  中国企业曾经一度把提高技术寄托在替外资加工贸易身上,但效果并不明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商务部有关专家合撰的课题报告称,在591家企业进行的调查,在华的外资加工贸易企业,其技术水平虽然较高,尤其是独资外企采用了相当先进的技术,但其外溢效应却不够理想,国有企业的科技潜力在加工贸易领域中远未发挥。

  外企大多以“进料加工”为主,采用母公司先进技术的外企更是如此,2001年占其出口加工贸易额85.8%。内资企业则以“来料加工”为主,2001年占其出口加工贸易额71.3%。可见外企加工贸易在华采购的设备和中间投入品(原材料、零配件)相当有限。

  据上述报告称:加工贸易的国内采购品中,初级产品占49.7%,劳动密集型中间品占40.9%,资本/技术密集型中间品仅占13.1%。另外又称:约48.6%的加工贸易企业在国内采购原料和零配件的比重低于25%,约60%的企业在国内参观设备的比重低于25%。

  尹明善指出,“中国制造”不可能孵化中国技术,只有“中国创造”、中国资本,能够真正发展自己的核心技术。

  目前,在国际“3美元”市场中,欧美产品仍然占据着高端,如宝马、奔驰等,而中低端则是日、韩目前主要品牌集中地。这对日、韩企业仍然有着挥不去的痛。作为中国企业,在目前形势下奢谈高端品牌是不现实的,“中国创造”要想建立品牌,必须从现实出发,在传统产品行业采取模仿创新战略打中低端品牌,在新产品行业打高端品牌,逐步奠立品牌地位。

  对当前“出口价格下降,进口价格上升”的趋势,商务部薄熙来部长有着清醒认识。在2004年全国商务工作会议上,他警告说,虽然我国已经成为贸易大国,但还不是贸易强国,外贸出口缺乏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自主出口品牌和营销网络,在国际分工价值链上主要处于加工组装等低增值或低端环节。

  因此,科技兴贸战略再次被推向前台。 科技兴贸战略的核心就是大力促进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和利用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优化出口商品结构,提高出口商品的技术含量和附加值,转变外贸增长方式。围绕该核心,国家从资金扶持、出口信贷、出口信用保险、便捷通关、检验检疫等方面初步建立起科技兴贸政策体系框架。

  构建“效益导向型”出口促进政策体系

  商务部研究院正在制订的商务部《建立全国外贸促进体系》专项研究,将描述中国需要建立的一种“大商务”格局。这个格局的理想模式是:建立一个由政府部门、行业协会、企业广泛参与的促进体制,采取经济和非经济的手段促进中国外贸的可持续发展。

  在这个“大商务”格局中,商务部将更多地负责制定外贸政策,其他政府部门及行业协会则承担更多的责任;其中,财政部门的作用将有较大的提高和转变。

  多年来我国政府对出口的鼓励偏重于直接鼓励,即对企业的实际出口行为提供直接政策优惠,由此带来的深层次问题也日益严重,比如,既可能引起贸易磨擦,又导致政策成本不断上升,还可能对吸引生产资源更多地流入出口产业有不利影响。对此,政府应该采取以间接鼓励措施为主的激励模式。间接支持的办法可以包括加快市场经济体制步伐,为企业创造更好的经营环境;也可以通过促进企业规模化经营与品牌建设等,根本的目的是促进企业提高产品的国际竞争力,达到提高出口卖价,提高效益的目的。

  与此同时,要明确出口信息服务的主要目标是促进企业提高出口竞争力。政府对信息服务的支持没有被列入WTO所规定的补贴范围,事实上信息服务即使对竞争对手造成损害也是无法度量的。

  另外,按照WTO《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定》,只要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险和融资担保提供机构能够在一定时间内保持盈亏平衡,这种政策行为就不属于补贴,而且该机构的资本是否由政府提供也没有限制。

  “如果中国建立起这种外贸促进体系,出口产品价格持续下跌的现象将得以扭转,出口商的利润将会大幅增加,目前对中国商品实施进口制裁的现象也会逐渐减少,终将使中国完成由贸易大国到贸易强国的转变。”沈丹阳说。


点击此处查询全部灰色清关事件新闻




评论】【谈股论金】【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05年老百姓干啥最赚钱
彩 信 专 题
双响炮
诠释爱情经典漫画
水蓝幸福
海螺爱情精彩图片
请输入歌曲/歌手名:
更多专题 缤纷俱乐部


新浪网财经纵横网友意见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174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

北京市通信公司提供网络带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