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银行财经纵横新浪首页 > 财经纵横 > 国内财经 > 中国GDP增长与宏观调控 > 正文
 

2005宏观政策取向前瞻:明年将是推进改革年


http://finance.sina.com.cn 2004年11月27日 16:10 经济观察报

  本报记者 王延春 文钊 北京报道

  “我希望了解明年的政策会是什么样子,中央会定什么调子,还会不会有变化。”欧鼎家具有限公司的史平兴总经理这样说。

  因为土地政策变化,史今年在南京的合资项目搁浅了,而他在上海今年刚建好的新工
厂,则因为信贷紧缩,流动资金紧张开不了工。他的企业总部在昆山,一个外资和民营经济都很活跃的地方。

  有史这样想法的企业负责人不在少数。不久前,经济学家樊纲在一个南方城市就遇到了这样的提问:宏观调控会在什么时候结束?而在天则所举办的一个小型的经济形势分析会上,一个企业的负责人更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怎么把握明年宏观政策的取向?

  最权威的说法应该来自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我一直在等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史平兴说。

  关心这个问题的不只是中国的企业,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中国首席分析师陶冬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的经济有相当大的指导作用,海外的投资机构都非常关注它,希望了解有关调控政策的相应调整。

  按照惯例,每年一次的中央经济会议会在当年的11月下旬或者12月上旬举行,中央和地方政府负责人都将到会。不过,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何时举行,官方并没有提前公布。

  宏观经济的关键时期

  11月21日,在参加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第12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时,国家主席胡锦涛表示,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预计将达到9%。他说,综合各种因素,明年中国经济仍将保持平稳较快发展。一些人所预测的中国经济过热的现象不会出现,一些人所担心的中国经济“硬着陆”也不会发生。

  记者采访到的一些经济界人士认为,这表明了决策层对今年经济工作的总结和对明年经济形势的一个基本判断。

  过去10年,每年在年末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分析国际国内形势,总结当年经济工作,部署下一步工作,已经成为党和国家领导经济工作的一个重要方式。

  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经济增长率为7%,而在年初确定的另一项指标是,全年将物价涨幅控制在3%以内。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率为9.5%。央行在几周前公布的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中则预测,今年全年的通货膨胀率为4.1%。

  这意味着,从经济增长率来说,今年将大大超出年初预期的目标。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所长刘树成曾经解释说,7%的目标是留有余地的一个导向性预期目标,这个目标综合考虑了防止片面追求高速度、缓解供给面的制约瓶颈,以及防止信贷投放过快等多种因素。

  而CPI全年涨幅4.1%,则使得央行对未来的通胀风险更加警惕。4.1%是一个微妙的数字,可能上去,也可能下来,考验着下一步调控的智慧。“宏观经济处在了关键时期,稍有放松,投资就可能出现反弹,但如果控制过度,经济则有可能下滑,出现紧缩局势。”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告诉记者。

  他说,明年经济总体上仍处在上升期,但很可能有一定程度的收缩,原因是又到了一个经济高峰期的拐点。

  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第一次使用了“经济周期”的概念来分析和判断经济运行态势。会议认为,“我国经济发展正处于经济周期的上升阶段。”也正是这一判断统一了政府部门间对中国经济是否过热的不同看法。

  不过,专门对此做过研究的刘树成说,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次经济周期波动,上升阶段往往只有一二年时间,由回升期很快就冲向超速期,紧接着就转折为下降阶段,大起之后就是大落。

  中国能否使上升阶段得以延长,能否避免大起大落的周期性波动?答案取决于宏观调控。

  双稳健引领宏观调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谢伏瞻预计,国家仍将采取以稳健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为主的总量偏紧的宏观经济政策,在调控的方式上,将注重使用经济手段,减少行政干预,运用经济杠杆,提高政策的灵活性和有效性。

  这一判断为财经官员们最近的一系列公开讲话所证实。

  国家统计局副局长邱晓华11月23日在“中国诚信建设高层论坛”上表示,宏观调控只会加大不会削弱,只是在重点、手段和力度上会有所不同。

  央行行长周小川17日表示,明年仍将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他解释说,“稳”是“稳重”,“健”是“健康”。

  而财政部副部长楼继伟更早一些则提出,明年将实行稳健的财政政策。在推动宏观调控的同时,适当削减赤字和削减公共投资,积极增收节支,推进财政改革。

  过去几年,积极财政何时淡出一直为人关注。从1998年至2003年,6年间共发行长期建设国债8000亿元,随之而来的是,近三年来赤字规模连续突破3000亿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所副所长高培勇说,了解中国财政收支运行细情的人知道,并非财政部门执意要坚守实施了6年之久的积极财政政策阵线,而是各种错综复杂的经济社会因素束缚了财政部门的手脚。

  根据一些接近决策部门的学者的说法,在确定明年宏观政策基调的时候,决策部门曾经一度倾向于使用中性这样的字眼。实际上,早在5月27日,财政部部长金人庆就提出财政政策应从“积极”转为“中性”。

  经济学家刘国光解释说,“中性”宏观经济政策是相对于扩张性和紧缩性政策而言的,是一种有松有紧、松紧适度的政策。实质上,是要“双防”,既要防止通货膨胀苗头的滋长,又要预防通货紧缩趋势的重现。

  不过可以肯定,以货币政策为主的市场手段将成为宏观调控的主要手段。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说,10月29日的加息,意味着宏观调控开始从“行政管制主导”转向市场化的参数调节的信号。而海外分析师大多认为,中国仍将在一个持续的通道上缓慢加息。

  高培勇认为,今年财政政策表现沉默,这并非财政政策不适宜介入致力于防过热的宏观调控,如何冲破阻碍财政宏观调控操作的重重绳索,让财政部门回归“相机抉择”的轨道,让财政政策再现“逆风行事”的风采,一直是压在人们心头的一块重石。

  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宋立说,明年很可能实行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搭配、货币工具与货币工具搭配、财政政策和税制改革搭配的操作。

  从“调控年”到“改革年”

  “汇率、利率、土地,这三个价格牵动的是利益集团的神经,这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经问题。”中国体改研究会副会长石小敏说,“这些并不是使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这些宏观调控工具能够解决的。”

  在许多经济学家看来,宏观调控如今已遇到了体制这道坎。呼吁加快改革,推进政府转型进程的声音多起来。

  石小敏说:“单纯依靠经济调控并不能保持经济增长,经济矛盾与社会矛盾交织在一起,今年土地纠纷、拆迁冲突、集体上访比较多,社会问题暴露很多,这些问题到了不得不改革的时候了。”

  他说,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来自于又一次改革能量的释放。

  一位接近高层的经济学家告诉记者,中央高层在前不久与9位经济学家交流中,曾明确提出明年将是“改革年”。

  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新的领导集体主持的第一次经济工作会议,会议把经济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放在首位。不过,经过今年一年的磨合与探索,新一届的领导层成熟了,已经理清了思路。

  “明年,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了。”石小敏说。

  实际上,今年许多政策的出台,已经为在诸多领域深化体制改革开了头。东北作为税改实验区,已经在今年下半年启动了增值税改革,投融资体制改革十年磨一剑,有关决定也在今年出台,而一部鼓励民营经济发展的国务院政策性文件,也已经数易其稿,金融领域的改革措施就更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谢伏瞻表示,今年已经开始的投融资体制改革,明年将会出台一系列配套的融资措施;集中在资金、土地以及能源的价格改革;推进金融体制改革,完善汇率形成机制,加快财政体制改革理顺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关系,以及继续推进农村费税改革等。

  谢伏瞻说:“明年工作的着力点将是推进各项改革。”


  点击此处查询全部宏观政策新闻




评论】【财经论坛】【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彩 信 专 题
冬语
聆听冬日温暖声音
西游情史
大话西游短信篇章
请输入歌曲/歌手名:
更多专题   更多彩信


新浪网财经纵横网友意见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173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

北京市通信公司提供网络带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