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海珠涌大桥“桥中房”引围观 征收补偿怎么算?安全隐患谁负责?

2020-08-06 19:17:51 作者:王茜 收藏本文
A- A+

  新浪法问 王茜  

  广州市近日建成通车的海珠涌大桥意外成了“网红”,原因是一间未拆的瓦房“嵌在”了大桥中央,被大桥的两车道环绕其中。这处房子也被网友们戏称为“海珠之眼”,引来不少民众到附近“打卡”。

 图片来源:梨视频 图片来源:梨视频

  根据广州市海珠区的官方介绍,海珠涌大桥为环岛路(滨江西路—太古仓段)的其中一段,全长400米,双向4车道,两侧均设有人行道。海珠区环岛路全长42.2公里,宽度26-40米,规划建成集交通、景观、休闲、观光功能于一体的标志性道路,目前已建成24.9公里。

  据媒体报道,这处旧房子位于海珠区革新路海傍外街,约10平米大小,目前仍由业主一家五口居住。业主对媒体否认自己是“钉子户”,拒绝拆迁是因为对安置房的房源不满;而广州市海珠区龙凤街道办事处城管科工作人员的说法则是业主要价过高。

  随着大桥通车,该户业主免不了经常要受到噪音污染的影响,同时由于桥面高于房屋,还可能会有水浸和高空坠物的风险。不少网友都认为业主应与当地政府谈妥拆迁补偿问题后尽快搬迁。

  另据《南方日报》报道,广州市海珠区住建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确保这处房屋安全的前提下,桥梁建设绕开了该处的征拆节点,并在桥下为该住户保留了出入通道,实现了桥梁的正常开通,今后相关部门将继续保持和该业主沟通协商,争取尽早达成共识。

  对于“桥中房”事件,律师们的意见不一。有律师指出,政府没有动用强拆手段,某种意义上是法治的进步。也有律师认为,“桥中房”当前的情况其实并没有解决核心矛盾,也影响了业主的合法产权和居住权。“如果对业主的人身安全形成威胁,施工单位或桥梁产权所有人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这套“桥中房”的征收补偿应该怎么算?

  秦兵房产律师团执行合伙人徐斌律师对新浪法问指出,在“桥中房”事件的类似问题中,政府应当按照市场比较法,参照周边新建商品房价格给予房屋被征收人补偿。一般会有其他额外的奖励(注:征收、限时搬迁奖励等)。

  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对被征收人给予的补偿包括: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因征收房屋造成的搬迁、临时安置的补偿;因征收房屋造成的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同时,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制定补助和奖励办法,对被征收人给予补助和奖励。

  广东金卓越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朱江华对新浪法问指出,根据广州市人民政府印发的《广州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办法》,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不得低于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同时,住宅房屋价值的补偿金额加上征收奖励不得高于被征收房屋所处区位的新建普通商品住宅的市场价格。

  被征收人选择房屋产权调换的,产权调换房屋的套内建筑面积不得少于被征收房屋的套内建筑面积。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应当计算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金额加上奖励与产权调换房屋价值,结清差价。

  新浪法问查阅多个购房网站看到,广州市海珠区革新路海傍外街周边的二手房屋均价在2.56万-4.17万每平米之间,楼龄大多都在十五年以上;附近在售的一手楼盘世茂珠江天鹅湾价格达到了10万每平米。

  当地媒体报道显示,海珠涌大桥所在的环岛路西片区建设历时13年。由于时间久远,新浪法问未能搜索到海珠区环岛路(滨江西路—太古仓段)工程的房屋征收补偿方案的公开信息。

  不过,可以参考广州海珠区政府网站于2015年发布的《海珠区环岛路沥滘村公交站场工程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征询意见)》(简称《方案》)。对于这一段环岛路工程,广州海珠区政府给出的征收房屋补偿安置方式是货币补偿和选择房屋产权调换两种。

  其中,具体到产权调换补偿,《方案》显示,被征收人按照房屋建筑面积与安置房建筑面积1:1的原则进行调换补偿;被征收人选择货币补偿的,按产权房屋及国有土地评估价签订征收补偿协议;被征收人也可以选择按照房屋货币补偿评估价加上征收奖励、限时搬迁奖励与产权调换房屋的市场评估价进行差价结算。

  朱江华律师认为,相较于广州的前述征收补偿文件,《深圳市房屋与征收补偿办法(试行)》(简称《办法》)的补偿条款更为具体和人性化。

  《办法》规定,“被征收人属于生活特别困难人员的,其被征收住宅房屋每户建筑面积小于45平方米(在本市内有其他住宅用房的合并计算),选择产权调换方式的,按家庭人口2人以下建筑面积不小于45平方米,3人以上建筑面积不小于60平方米的标准,由征收人提供成套住宅房屋作为产权调换房屋,规定面积以内部分不结算差价,超出部分按建筑成本结算差价;选择货币补偿的,按规定面积基数以本次房屋征收提供的所有产权调换房屋的平均市场评估价格给予补偿。”

  律师提醒“桥中房”存在法律隐患

  对于 “桥中房”事件,徐斌律师认为,根据我国《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八条,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在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又不搬迁的,由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然而在这件事情上,政府没有动用强拆手段,某种意义上也是法治的进步”。

  针对当事业主面临的噪音问题,徐斌律师指出,如果通桥后该业主的正常居住受到桥梁噪音影响,相关责任应该是由噪音污染源的产权人承担,“桥是谁的,谁负责。”

  不过,对于当地政府的做法,朱江华律师有不同意见。他指出,在征收决定或赔偿协议未达成的情况下,业主的合法产权和居住权受到法律保护。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桥梁建成后这户人家面临的噪音污染、水浸和高空坠物风险等,都会影响其正常居住。

  “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但是现在对于这户人家来说,面临的居住风险比断水、断电等更大。如果对业主的人身安全形成威胁,施工单位或桥梁产权所有人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他指出。

  朱江华律师认为,“桥中房”当前的情况其实并没有解决核心矛盾,也影响了业主的合法产权和居住权。

  事实上,广州海珠区环岛路的建设可谓一波三折。据广州日报2015年的报道,位于广州海珠区环岛路太古仓段(马涌西口南侧——沙渡路)上的一户米仓的仓库业主在7年间一直不肯接受拆迁条件,导致整条道路自2008年建成后迟迟未能贯通。直至2015年4月,该仓库业主才谈妥条件搬迁。

  更早在2015年1月,广州海珠区与荔湾区间的过江隧道——洲头咀隧道通车,一栋8层楼房处于立交桥的包围圈中形成“圈中楼”,也曾引发网络热议。“圈中楼”事因该楼房的其中两户业主因拆迁赔偿未谈拢而留守。

  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会员胡刚近日就对南方都市报指出,政府和老百姓在法治框架下是平等的。当拆迁和城市建设发展产生矛盾,双方可协商,在无法协商的情况下不强拆,建设的桥可以绕道。面对前述矛盾,“钉子户”需要根据地价进行评估,提出合理要求,而政府方应该做更多细致工作,多方案比较风险。

欢迎关注《法问》官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阅读更多精彩文章。专业律师团为您解读财经大事件。读者爆料、法律咨询、律所投稿和意见反馈欢迎发送至fawen@staff.sina.com.cn,期待与您交流。

欢迎关注
文章关键词:

推荐阅读

王茜

作者简介:

王茜

新浪财经主笔

一周热文

联系我们

  • 新浪法问
  • 联系人:王茜
  • 邮箱:点击发送邮件
  • 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东路新浪总部大厦
新浪法问公众号
新浪法问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