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摩根大通模型错误令CEO薪酬减半

2013年01月22日 06:09  作者:埃德加-佩雷兹  (0)+1

  文/新浪财经北美特约撰稿人埃德加-佩雷兹[微博]

  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最喜欢的华尔街首席执行官——摩根大通(JPM)的杰米-戴蒙(Jamie Dimon)正面临着2012年薪酬减少一半的局面,其年薪将从一年以前的2300万美元减少至1150万美元。

  不仅如此,他还正面临另一种前景,那就是自己在金融危机期间由于睿智地领导这家银行而得到巩固的声誉变得沾上污点,原因是他被视为应为这家银行在2012年前9个月时间里因押注于“伦敦鲸”布鲁诺-伊克希尔(Bruno Iksil)而蒙受62亿美元的损失而负上最终责任。伊克希尔原本供职于摩根大通原首席投资官艾娜-德鲁(Ina Drew)的办公室。

  摩根大通的首席投资办公室原本应该管理过量的现金,同时利用信用衍生品来令风险最小化;但在事实上,这个办公室所进行的交易规模变得如此庞大,以至于摩根大通无法轻松中止这些交易。这种“计算误差”的根本原因是重大的错误正在形成,对一种新的风险价值 (VaR)模型进行测试,这种模型用来对“合成信贷资产组合”(Synthetic credit portfolio)的风险进行测量。

  风险价值是对资产组合损失风险作出估测的一种指标,指在一定的持有期和给定的置信水平下,利率、汇率等市场风险要素发生变化时可能对某项资金头寸、资产组合或机构造成的潜在最大损失。

  据摩根大通旗下企业和投资银行业务联席负责人迈克尔-卡瓦纳(Michael  Cavanagh)领导下的任务小组所发布的129页的报告,在2012年1月份以前,“合成信贷资产组合”的风险价值是使用一种“线型敏感模型”进行计算的,在该行内部被称为“巴塞尔I模型”,原因是被用来计算巴塞尔I资本和外部报告。巴塞尔I模型在当时捕获了“合成信 贷资产组合”所面临的重大风险,这种风险有可能会让摩根大通蒙受来自于信用利差变动的损失。

  但是,这种模型在估测相关性风险方面存在限制——这种风险是指,指数内部各种成分违约的相关性风险。在“合成信贷资产组合”中一期款项的价值增长时,这种限制会变得更加重大,原因是这些头寸的价值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指数内部头寸相互关联的程度作为推动力 的。这种头寸的主要风险是,不管整体风险如何,违约可能都或多或少地具有相关性。

  这种限制可能意味着,巴塞尔I模型很可能不会遵循巴塞尔II.5协议的要求,这项协议原本预计应在2011年底在美国被正式采用。因此,负责“合成信贷资产组合”的交易员之一指示首席投资办公室下属定量研究(Quantitative Research)团队中的一名定量金融专家开发 了一种新的风险价值模型,这种模型将遵循巴塞尔II.5协议的要求。他们认为,巴塞尔I模型过于保守,因此应该开发一种更高的风险价值模型,而不是合适的模型。

  在开发的早期进程中,首席投资办公室在经过考虑以后摒弃了一项计划,其内容是将投资银行部门旗下信贷混合交易业务所使用的风险价值模型用于“合成信贷资产组合”。由于投资银行部门对许多定制的、低流动性的信用违约掉期合约进行交易的缘故,其风险价值模 型被视为不那么适合首席投资办公室使用。首席投资官认为,跟投资银行部门不同,“合成信贷资产组合”对多项指数进行交易,因此前者的方法并不适合。摩根大通“模型审查集团”(Model Review Group)也同意这一点,认为首席投资办公室的模型“优于”投资银行 部门所使用的模型。

  “模型审查集团”的职责是对模型进行正式审批,这个集团当时仅进行了有限的“返回测试”(back-testing),根据新的模型对风险价值进行了对比,该集团使用的历史数据仅限于以往两个月的数据,远少于通常要求的264个交易日。

  此外,这个集团还被首席投资办公室施压,后者要求其加快审查程序,该集团忽视了在审批程序中很明显的运营缺陷;举例来说,通过一系列Excel表格来进行操作的模型原本必须以手工方式完成,但随后被发现这一模型是通过从一个表格到另一个表格以复制粘贴的方式进行的。“模型审查集团”发现,首席投资办公室当时正在使用一种名为“West End”的分析套件,而不是已经通过审批的Numerix模型。首席投资办公室向“模型审查集团”保证,这两种模型配合良好。

  在去年1月30日,“模型审查集团”最终批准了首席投资办公室市场风险(CIO Market Risk)部门利用新的风险价值模型来对风险率和相关性进行计算。风险率是指运营中项目每单位时间的失败可能性。

  在去年4月10日,一个表格错误导致风险价值未能反映当天“合成信贷资产组合”的4亿美元损失。这个错误最初是被投资银行部门的员工注意到的,随后又被首席投资办公室市场风险部门发现,然后被迅速纠正。由于被视为一次性的错误,因此并未触发进一步的质询。 在5月底,为了对“合成信贷资产组合”的进一步损失作出回应,一次审查发现“West End”使用的是Uniform Rate模型,而非Gaussian Copula模型,这与“模型审查集团”的批准相反。

  虽然这种错误并未对风险价值造成重大影响,但在风险率和相关性预测的相关变动的计算中发现了一个运算误差。虽然这个误差非常巨大,但摩根大通在2012年中还是实现了213亿美元的创纪录净利润,营收为999亿美元,从而暂时确保了戴蒙的掌舵权。(文武/编译)

  (本文作者介绍:)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现在不降低利率还待何时? 中国这么多“胡雪岩”,却没有“乔布斯” 没有存款的美国人都把钱花在哪了? 国企改革有望取得重大突破 HR不会告诉你薪资谈判的六个秘密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一箭三雕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 “中国大妈”应继续买入黄金 香港外籍金融业人士沉迷毒品 美国股市仍可创下历史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