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正文内容

德丰杰龙脉陆景锴:投资有道德的创业者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07日 23:42  投资者报

  《投资者报》记者 王月平

  百度、互动百科、空中网、PPlive、北京快网……这一系列熟悉的名字背后有一个共同的投资机构——德丰杰龙脉中国基金(下称“德丰杰龙脉”)。

  其创始合伙人陆景锴的人生经历与众不同,让人瞠目——在日本出生,泰国长大,然后跟随父母到阿根廷、美国,毕业后又去了台湾,他的足迹横跨东西半球。他的职业也从传媒跨越到投资,来了个大转弯。

  “我想,在投资圈当中,可能我是经历最特别的一个人。”在位于海淀区中关村SOHO的办公室内,陆景锴一手端茶,然而又不乏诙谐地对《投资者报》记者说,人生就是一种经历,他会尽力让自己体验每一种经历的乐趣,然后让自己的人生不留遗憾。

  在他看来,投资已经成为人生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工作。

  致力于环境修复

  将人生的追求融入到投资当中,这是陆景锴的愿望,他希望通过投资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

  “目前我们主要在看环境修复方面的项目。”陆景锴告诉记者,这是他通过投资实现自己人生追求的途径之一,“改革开放30多年,环境已经被破坏了,不先修复,你再保护它有什么意义?”在他看来,修护环境,是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他们正在做土壤修复的项目调研。相对于水或空气污染这是最难做的,因为土壤污染不容易看出来。“有时候土壤被污染了一样能够种植,人们很难发觉,但是如果连续吃几年种植出来的作物,人可能会得病;还有草原上的土壤如果被污染了,动物长期在草原上吃草,而人吃了这些动物的肉也有可能间接中毒。在中国,这种被污染的土壤其实很多。”陆景锴说。

  环境保护类的项目怎么做?德丰杰龙脉及陆景锴有自己的解决办法,那就是通过投资技术改变环境,待技术成熟稳定后将其推向市场。

  “我们正在关注生物可降解技术。”据他介绍,这种技术的原理为,如果土壤被污染了,那么其中的生物链会被破坏,进而绝大部分微生物会死亡,但还是有一部分会产生变异生存下来。换句话说,就是通过微生物改变土壤的结构,将毒素化解,起到修复土壤的作用。

  “但是如果大量微生物介入,它们吃完了毒素以后接下来吃什么?显然,大部分会饿死,小部分突变,现在就是要研究,它会突变成什么,这个可以在实验室里观察,最终实现可控性修复。”虽然已经找到修复技术,但是陆景锴依然担心会对环境产生影响,因此,他希望待技术完全稳定以后再推向市场。

  坚持做早期项目

  陆景锴的这种人生追求与他的性格不无相关。

  “我觉得我的性格是这样的,我会跟着我的感觉去走,有一句话很实际,人生是很短暂的,我不能保证我没有遗憾,只是希望面对我的孩子时,尽量没有遗憾。”信仰佛教的陆景锴,希望投资有道德的创业者,并感染更多的人,这在投资圈并不多见。

  陆景锴遇到过一些创业者,在投资人投资以后,并不关注企业,反而用这笔钱买房买车;更有甚者,做假账目欺骗投资人。

  对此,陆景锴不能忍受,因为在他看来,如果问题在这个阶段得不到纠正,将来到了二级市场,就会影响更多的公众投资者。

  “我觉得要从根本上解决,‘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能说在第一轮、第二轮投资,企业很多东西没摸透的时候,就不关注这些问题,不督促他们改正,那样反而是纵容他们。等到上市以后再去发现问题,就比较难了。”显然,如果在早期不能够帮助企业进行改正,到了后期,改正这些问题就会更难,而如果投资人还要推动他们公开上市的话,显然,就会给二级市场带来更大的危害。

  陆景锴意识到了做早期项目的重要性,同时,由于关注早期项目的投资机构没有几家,所以他更要去坚持。

  不过,坚持显然很难。“现在做早期的人太少,大家都想搭一个快车。”据陆景锴透露,目前,在Pre-IPO阶段,PE、政府引导基金等各类基金每年投资的企业大概有上万家,做中后期项目更容易赚钱,他不是不知道。

  但他却选择了一条艰难的道路。“如果做早期投资太少的话,大约过个两三年,很多早期项目,会因为没有人关注它、培育它,没有办法成长,后期这么多基金就没有足够的项目可投。”为了培育更多健康的企业,陆景锴和德丰杰龙脉需要坚持,这不仅仅是为了投资回报。

  其实道理很简单,假如没有投资机构将早期项目培育成中后期项目,那么后期基金就会面临“无米下锅”的局面,这对投资圈来说,显然是致命的灾难。

  特殊的人生经历

  陆景锴强烈的使命感及道德感的形成,源于他特殊的人生经历——他祖籍南京,但在日本出生,还在襁褓中就去了泰国,初中毕业后,随父母去了阿根廷,在美国完成大学学业。

  “众所周知,泰国是一个信仰佛教的国家,这也影响了我。”陆景锴告诉记者,童年及少年的环境让他对佛教产生了兴趣,开始思考到底何为人生。

  “正因为人生短暂,所以我们需要快乐的生活,听从心里的感觉。”一路走来,面对人生的安排,陆景锴并没有刻意强求。

  以从大众传播专业转到计算机专业为例。其实,陆景锴从小就十分喜欢传媒行业,也立志做一个传媒人,因此,刚上大学的时候,就选择了大众传播专业,同时选择计算机为第二专业。然而,一个大学老师的话改变了他的一生,他告诉陆景锴:“你如果做传媒的话,在美国永远进入不了主流。”陆景锴听从了这位老师的话。

  最终,当大众传播专业读到三年级的时候,他转到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学习计算机,随后,又到加州一所大学学习财会类课程,开始新的追求。“金融是一个很特别的领域。”陆景锴说。

  或许人生真的很神奇。1985年,他到台湾教英文,工作期间,他的一个学生看到他对金融很有研究,就邀请他到其关系企业工作,帮助其打理证券投资业务。就这样,陆景锴开始了投资生涯。

  回忆起那段经历,陆景锴不无激动,他赶上了一个好时光——1985年到1989年间,台湾证券市场从1000点暴涨到12000点,短短五年涨了十几倍。

  “当时台湾证券市场正处在起飞阶段,与当前的大陆有很多相似之处。贸易顺差庞大,欧美国家一直施压要台币升值。这对于我们来说是绝佳机会,每天都很充实、很振奋。”陆景锴说。

  然而,“人生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1991年,陆景锴回到美国硅谷,开始了他另一段有趣的生活——1992年,他进入旧金山的电视台,播报职业棒球,成为美国职业棒球联盟有史以来,第一位电视转播普通话解说员。

  或许是跟着感觉走,或许是想体验人生,总之,这圆了他的传媒梦想,也让他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不过,三年之后,他发现,如果继续做下去,他会面临大学老师曾经说过的问题,还是“进不了主流机构”。此时,他选择了放弃,转为投身当时热火朝天的互联网行业,随后,他萌生了自己创业的想法。

  “由于我之前从事互联网工作几年,也从事过证券投资,当时就想,能不能将二者结合起来?”几番合计之后,陆景锴找到了老友赵光斗(德丰杰龙脉合伙人),二者一拍即合,开始了风险投资。

  1999年,龙脉投资公司成立。2000年,他们成立了龙脉基金,以投资信息产业为主,挖掘华人科技、信息及互联网企业,准备把美国成功经验带到中国。

  不过,这一次,幸运没有再次光顾他们,2001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纳斯达克股指大跌。而那时,他们刚投资了几家互联网类的企业。从2001年~2004年,由于整个行业低迷,作为投资人,他们与企业一样备受煎熬。

  直到2004~2006年,他们投资的一些企业并购退出,比如OSA以1亿美元卖给Avocent,回报为6~7倍;Inphomatch收购Mobile Way并改名为Mobile365,以4.25亿美元卖给Sybase;凌迅在中国无线宽带通讯及数字电视领域中已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刚刚又从英特尔融资获得4000万美金。这个时候,陆景锴才开始稍微喘了一口气。

  不过,“祸兮,福之所倚”,正是这段痛苦的经历,让他们见识到了早期投资的艰难,也因此让他们对未来的早期投资更有把握。

【 手机看新闻 】 【 新浪财经吧 】

分享到: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