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中国城市营商环境指数排行:广州北京深圳上海重庆位居前五

  11月8日,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发布2017年中国城市营商环境报告指出,广州、北京、深圳、上海、重庆位居中国城市营商环境前五名。第六名到第十名分别是南京、杭州、宁波、青岛、武汉。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凡是在我国境内注册的企业,都要一视同仁、平等对待。

  此前7月17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提出,要改善投资和市场环境,加快对外开放步伐,降低市场运行成本,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加快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推动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特大城市要率先加大营商环境改革力度。

  当前,全国各地都在简化开办企业手续、酝酿出台减税政策,商事制度改革已经成为改善营商环境的“先手棋”和“当头炮”。但是,由于我国区域之间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同城市的营商环境存在较大差距。

  毫无疑问,找到我国主要城市之间营商环境的长处与短板,可以持续推动地方商事制度改革,改善地方营商环境,激发市场活力和创造力,释放我国经济蕴藏的巨大潜力。

  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中国城市营商环境课题组,选取全国直辖市、副省级城市、省会城市共35个城市 (西藏拉萨因为数据缺乏,不参加排名),根据6大类指标,即软环境(权重25%),市场环境(权重20%)、商务成本环境(权重15%)、基础设施环境(权重15%)、生态环境(权重15%),社会服务环境(占10%),来测算2017年各城市营商环境指数。上述测算选用的数据来自2016年各个城市统计公报,2016年各个城市环境公报,以及世界银行、各地统计局、各市交通局等部门。 

  2017年中国城市营商环境指数排行:广州第一 

  上述报告显示,广州、北京、深圳、上海、重庆位居2017年中国城市营商环境指前五名。第六名到第十名是南京、杭州、宁波、青岛、武汉。

  城市营商环境指数第十一名到第二十名,分别是天津、西安、成都、海口、济南、长春、南昌、福州、大连、长沙。

  排名最后十名的分别是沈阳、南宁、厦门、太原、贵阳、乌鲁木齐、西宁、石家庄、银川、兰州。

  从城市营商环境来看,广州、北京、深圳、上海等一线城市营商环境优势明显,他们形成了对人才、资源、资金、技术等长期的磁石效应。这些地区经济活跃,投资创业需求旺盛,社会对开办企业便利化要求更高,对开办企业领域的便利化程度等服务方面要求更高。

  一些中西部城市在整体营商环境方面有良好表现。比如重庆、武汉位列前十名。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转变政府职能,深化简政放权,创新监管方式。对于广大中西部地区城市而言,需要尽快改善投资软环境,降低企业的注册时间和资金成本,另外降低执行合同的成本,增强投资吸引力。

  软环境指数排名:广州第一、南京第二

  从软环境指数看,广州、南京、宁波、杭州、深圳位居前五名。第六名到第十名分别是济南、福州、海口、石家庄、天津。可以看出前十名都是沿海或者东部地区城市。这表明,东部地区城市的投资软环境比较好。

  营商软环境指数包括开办企业、执行合同、财产登记、内外资投资增速、税负水平五个指标,权重分别为20%,前三个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的调查。

  广州的软环境指数排名最高,与多项指标靠前有关。比如税负水平,广州相对较低。另外广州的开办企业、执行合同、财产登记的成本都很低,排名在全国靠前。比如广州执行合同耗时天数全国第二低,成本等也在全国处于比较低的水平。

  软环境指数最后十名分别是武汉、西宁、昆明、太原、南宁、长沙、合肥、银川、兰州、贵阳,均为中西部城市,具体而言,中部有4个,西部有6个。

  软环境指数排名颠覆了目前一些看法认识,比如东北的四个大中城市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并不在最后十名之列。这也表明东北目前的问题,最主要的是产业结构过于重工业化、国企化,船大难掉头,无法适应经济新常态。因此东北经济要好转,最迫切的是调整产业结构。

  生态环境指数:海口第一,昆明第二

  2017年城市生态环境指数第一道第五名是,海口、昆明、南宁、北京、贵阳。第六到第十名的城市,分别是大连、南昌、广州、合肥、长春。

  2017年城市生态环境指数排名靠后的分别是长沙、兰州、西安、成都、济南、厦门、上海、石家庄、天津、郑州。这些地区排名靠后,有的原因是PM2.5年均浓度高,比如石家庄,达到了约每立方米100微克的水平,超出国家安全值数倍。而厦门、上海排名靠后,与两地面积小,单位面积废水排放量大有关。

  生态环境指数,包括空气、建成区绿化覆盖率、废水3个指标,权重分别为1/3。

  从排名来看,海口、昆明、南宁的生态价值高,很多居民愿意到南方地区躲避冬季雾霾。海口就是成功的案例,昆明、南宁等很多南方城市,也可以发展类似的养老生态产业。对很多北方生态指标低的城市,改善空气质量为首当其冲的问题。

  受高房价与雾霾等天气影响,部分一线城市的营商环境竞争力受到了影响。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推进绿色发展,打赢蓝天保卫战,加快水污染防治。对于二线城市及省会城市而言,应该从中吸取教训,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

  商务成本指数:呼和浩特全国得分最高 

  具体到商务成本指数,得分前十位城市,分别是呼和浩特、郑州、南昌、西安、西宁、银川、合肥、海口、重庆、青岛。

  商务成本指数包括水价、电价、气价、地价、劳动力成本价格,分别计算劳动的各个生产要素成本。上述指标,分别用2016年工业水价、工业电价、工业天然气价格、房价收入比、职工年平均工资来测算。

  其中水、电、气价格分别占权重为11.11%,房价和劳动力成本价格分别占33.33%。

  商务成本最高的十位城市是昆明、石家庄、厦门、南京、广州、天津、杭州、上海、深圳、北京。上海、深圳、北京是商务成本全国最高的三个城市,因为水电气价格、房价、工资价格,均为全国前三名。比如北京的工业用水价格为每吨10元左右,为全国第一。

  如果单就地价或劳动力成本考虑,西部诸多地区均比西安和重庆有优势,但商务成本指数作为一个综合性的评分指标,其另一个重要的考察点在于:地方经济是否具备充分的发展活力。

  从这一点上看,西安和重庆的确有优势。就西安而言,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城市和“丝绸之路”的起点城市,未来将充分分享政策红利;而就重庆而言,作为“国家中心城市”,以及第三个中新项目落地城市,一直是西部地区的“门户级”城市。

  目前部分沿海一线城市绝对房价水平已经超过了世界一线城市,但是人均GDP只有世界一线城市的一半,房价收入比更是远超世界一线城市,加上雾霾、水环境等问题突出,需要尽快走出一个靠创新驱动来引领增长的路子,在提高研发强度的同时,要注意科技成果转化。

  很多中西部城市房价低,水电气成本低,这些地区应该根据自己的资源禀赋情况,利用商务成本和资源成本低的比较优势,发展相应的一些产业,尽快做大经济总量。所以中西部城市,可以发展科技、旅游、候鸟型养老以及康养行业,未必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城市基础设施指数排名:北上广深位居前四

  从基础设施指数看,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位居前四名。

  基础设施指数,包括使用道路面积、航空吞吐量、供气量、货运量,移动电话接入互联网数、公交数量、出租车数量、轨道交通长度,分别来测算公路设施、航空设施、管道设施、货运设施、移动互联网数据设施、公交服务、出租车服务、轨道交通服务的水平,权重分别为12.5%。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地方基础设施发达,原因在于其航空吞吐、货运、轨道交通、移动电话接入互联网数量等,都占有绝对的优势。

  在航空方面,全国旅客年吞吐第四大的是成都,超过了深圳、重庆,仅仅低于北上广,这表明成都要做国家中心城市的优势。重庆和西安的航空吞吐1年在3600万人次左右,这在全球城市也是较高的水平,未来成为国家中心城市的潜力巨大。

  城市社会服务指数排名:北京第一、西安第三 

  从分项的社会服务指数看,排名前五位的是北京、太原、西安、广州、海口。位居社会服务第六名到第十名的是深圳、杭州、上海、郑州、重庆。

  社会服务指数使用医疗服务、科技服务、融资服务、教育服务、养老服务5个方面测算,权重均为20%,分别使用每万人的床位数、科技投入占GDP比例、本外币贷款占GDP比例、学生人数与从常住人口之比,城镇基本养老参保比例来测算。

  在社会服务指数方面,西安排名全国第三位。西安社会服务水平高,部分指标靠前有关,如与科技服务相关的科技投入强度方面,西安科技投入占GDP比重在5%左右,远远超过了杭州、天津,这使得其综合社会服务水平高。

  西安在科技投入上的优势,与当地国防军工企业众多、以及高等院校实力突出有关。但是中西部很多城市这一比例只有1%左右,表明这些地区创新转型力度仍需增强。

  市场环境指数:深圳全国第一

  从分项指标市场环境指数看,一线城市深圳、上海、北京、广州位居前四,天津、重庆、杭州、南京、长沙、武汉为第五到第十名。

  市场环境指数通过GDP(地区生产总值)总量、人均GDP、GDP增速、进出口总额、社会消费品零售额来进行测算,每个占20%的权重,分别进行无量纲化后进行加权。

  但是也有很多地方经济总量不是很大,但是市场环境指数并不低,这是因为经济增速比较快,比如贵州,2016年经济增速为全国第一,重庆增速为10.7%,全国第二,杭州增速为10%,全国第三。这三地是全国仅有的两位数增长地区。

  很多西部地区的城市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不到中部城市的一半,这包括重庆、西宁、银川、贵阳等,这些地区需要尽快提高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为消费提供后盾。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科技强国、质量强国、航天强国、网络强国、交通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的要求,同时提出要发展健康产业,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

  对于发达地区城市而言,特别是北上广深,人均GDP已经达到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水平,单靠加大投资等很难刺激经济持续快速增长,这些地区需要找到发展的新路子,同时需要尽快疏解一般产业,加快城市群建设步伐,形成对周边地区辐射,带动经济平稳快速增长。

责任编辑:陈永乐

热门推荐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