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海公司仓储:谜一样的环评与规划

  作者/杨时旸 杨迪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爆炸,几乎不会有人关注到那几个与化学危险品仓库比邻的小区。即使居住在那里的住户,也同样没有觉得自己家周围的环境有什么异样。这里的居民最大的抱怨无非是身旁高架桥上飞驰而过的大卡车以及楼正面的修车厂,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却遭遇了一次大爆炸。

  瑞海公司仓储:谜一样的环评与规划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爆炸,几乎不会有人关注到那几个与化学危险品仓库比邻的小区。即使居住在那里的住户,也同样没有觉得自己家周围的环境有什么异样。这里的居民最大的抱怨无非是身旁高架桥上飞驰而过的大卡车以及楼正面的修车厂,但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却遭遇了一次大爆炸。

  以爆炸点为圆心,三公里为半径,这里曾耸立着20个楼盘。在距离爆炸点最近的三个小区内居住着超过5000户居民。他们每天从这里早出晚归,带着孩子一次次路过那个堆满危险品的仓库,但从来没有机会得知,那里面到底储藏着哪些物品。

  是安监、环评、规划等各个与此事相关的部门以及地方政府的同意,才得以让这块区域的危险品仓库和普通住宅相邻。但爆炸之后,这些涉事部门几乎无一例外保持着缄默。

  规划局:你找我也没用

  爆炸地点的西侧有一座名为海滨高速的高架桥。从地图上看或者从高空俯视,这座桥原本像一个泾渭分明的界标。

  “我在这里工作了9年,对这里特别熟悉,一直以来我们都觉得那座高架桥的西侧是开发区的生活服务区,还有一些服务外包的机构,第三产业什么的,比如腾讯的一些部门,惠普[微博],搜狐视频部门等等。高架桥的东侧就是港区,都是集装箱还有堆场。”一位供职于滨海新区某石油服务公司的员工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他虽然只在这里工作了9年,这9年几乎是天津滨海新区发展中最重要的一段时间。2009年11月,国务院正式批复滨海新区行政体制改革方案,同意撤销天津市塘沽区、汉沽区、大港区,设立天津市滨海新区,以原塘沽区、汉沽区、大港区的行政区域合并为滨海新区的行政区域 ,辖区包括原塘沽、汉沽、大港三区全境,面积2270平方公里,海岸线153公里,常驻人口263.52万。

  由于港口的特殊性,那座海滨高速高架桥的东侧一直就是用来存放货物的地域。大多数早期就来到滨海新区工作的人们都生活在海滨高速西侧的地带,这里从2004年之后愈发繁华,建立了众多住宅小区、会展中心、球场以及餐饮娱乐场所,还有著名的国家超级计算机天津中心。相比于此,以海滨高速高架桥为界,它的东侧,也就是此次爆炸受损最严重的万科旗下的几个小区显得颇为不同。

  “这三个小区围墙外就是堆场,集装箱,还有那些已经炸毁了的、停放着准备发往各个4S店的汽车。”上述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们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传统的港区内会建立居民小区。”

  相比于高架桥西侧完备的生活配套,此次爆炸中受损情况最严重的小区万科海港城其实都不能算作彻底完工,它的第三期甚至要到2016年8月才正式交房。

  天津市规划局的官方资料显示,滨海新区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曾于2011年1月25日至2011年2月1日对该项目进行公示。公示内容为,将位于塘沽区天津港集装箱物流中心航运服务区二期的万科海港城A地块原方案中地下建筑面积60500平方米修改为63700平方米。建设单位为天津万港投资有限公司,设计单位为天津天怡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这份名为《修建性详细规划调整公示》的文件,一共150字,并配有两张简易的工程示意图。

  而在这份公示截止日的五个月后,天津万港投资有限公司又一次提出《关于万科海港城A地块修建性详细规划方案调整的申请》。公司方面提出,“我公司开发建设海港城A地块项目,目前二期部分正在建设过程中,为提高该住宅小区建筑品质,使小区建筑天际线变化符合城市规划要求,让居民更好的享受日照和园区景观,拟申请对贵局2011年2月批复的万科海港城A地块修建性详细规划进行调整,本次调整是在地上总建筑面积、容积率等主要指标不变的前提下,对二期部分进行调整。”据《中国新闻周刊》统计,其内容是改变了9座楼的层数,更改了7栋楼的编号,并增加了一栋8层楼,全区由34栋楼变为35栋。并且“为最大限度的满足日照要求,楼座的布局做了相应的调整”。

  天津市规划局的公开查询系统中,有关万科海港城的资料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而几年后,这个小区的邻居变成了一个堆满危险品的仓库。如今,按照时间先后来判断,事情是这样的:堆场原本最先存在,但最初它属于天津爱兰德物流有限公司。在万科海港城小区部分建好出售后,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简称瑞海公司)租下了爱兰德的堆场,投资900万元,将其改造为可以储存危险化学品的仓库和集装箱堆场,并最终通过了环评。从那开始,万科海港城的居民们在实际上不知情的情况下迎来了一位危险的邻居。

  8月14日,爆炸发生后的第二天,《中国新闻周刊》来到天津市规划局。这个前厅张贴着“为人民服务”烫金大字的规划机构由一位保安把守着狭窄而厚重的防盗门,公开的办公电话无人接听,前台拒绝联系任何办公机构。在拨通负责媒体事务的规划局办公室副处级调研员杨仲义的电话后,对方声称“已经骨折住院两个礼拜,我目前正在医院拍片。你问我的这些我都不知道,你找我也没用。”

  《中国新闻周刊》提出采访总体规划处、详细规划处和建设项目规划处的相关人士,但办公室工作人员高瀛在联系30分钟后,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领导们的手机都没人接听。”高瀛说,“爆炸涉及的那几个小区的资料应该并未存放在天津市规划局的档案馆。至于是否在新区规国局(注:指滨海新区规划与国土资源管理局)也不太清楚。因为滨海新区那边是一套独立的系统,至于公文和行政到底怎么流转,我一直搞不清楚。”

  而从滨海新区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的网站上查询万科海港城信息,一份2012年7月17日的资料显示,这个地块的建设所做出的更改还包括“减少商业面积,增加公建面积,增设了早点部和便利店”。除此之外也没有任何其他有效信息。而2012年,如今出事的瑞海公司也确实尚未租下爱兰德的那个堆场。即使公示信息如此稀少,但万科海港城已经算得上周边楼盘中能查到的信息最丰富的小区,关于与此相邻的其他几个距离爆炸地点最近的小区,在天津市规划局以及滨海新区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网站进行查询,均显示无资料。 

  环保局:还没到核查环评这一步

  包括万科海港城、启航嘉园等受损最严重的小区在内,很多居住在这里的居民都是外地来津工作定居的人,其中有很多是家人甚至本人就从事与港口紧密相关的职业。因此,对于被堆场、集装箱、大货车以及各种货物所盘绕的环境,见怪不怪。

  一位在开发区工作多年的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受损严重的几个小区距离海滨高速太近,常年有大货车来往,无论噪音、粉尘还是危险隐患都比较严重。而且每天晚上,高架下面都成为大型卡车的停车地点。”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环境原因,这片被称为航运生活服务区的小区房价比仅仅一桥之隔的西侧要便宜很多,万科海港城的新房价格也比位于高架桥西侧的二手房低将近4000元/平方米。

  但地段和环境的差异并不意味着对于环境安全评估标准的放宽。天津爆炸事故发生后,对于环评报告的质疑从未停歇。居民小区为什么距离危险化学品仓库如此之近?直到现在仍未有任何部门给予正面解答。

  一份名为《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跃进路堆场改造项目》的“建设项目环境保护情况简介”中这样写到: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租用天津爱兰德物流有限公司位于天津港集装箱物流中心区域堆场,拟投资900万把现有物流堆场改造成为一个危险化学品和普通货物集装箱堆场,项目占地面积46226.8平方米。但根据《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瑞海公司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经营许可证》显示,他们的仓库总面积为4100平方米,堆场总面积46229.1平方米,这与环评资料中的数据存在出入。

  在该报告的风险分析结论中写到:“本项目储运的危险货物属于有毒有害、易燃易爆物质。风险评价因子为TDI(记者注:甲苯二异氰酸酯,主要用于涂料和黏合剂)、天然气、以及TDI爆炸次生的氰化氢,经环境风险预测,本项目危险货物泄漏事故和火灾事故后,在采取相应的防范和应急措施后,不会对环境和周边人员产生显著影响……本项目南侧隔吉运一道为北疆港消防支队和交警支队(约30米),在发生火灾爆炸时,消防应急人员可迅速抵达现场迅速采取灭火措施,有效抑制有害物质的排放,在及时通知和疏导下风向人员后,不会对周边人员和环境产生显著影响。”

  这次发生的大爆炸,显然证明上述环评结论是错误的。而这份报告的“公众参与与结论”部分言之凿凿地写明:本评价进行了两次网站公示,在渤海早报上进行了报纸公示,在主要保护目标处进行现场公示,并采用发放调查表的形式进行公众参与。公示期间没有收到任何反馈意见,发放调查表130份,收回128份,发放的主要对象为项目周边的主要环境保护目标,调查表调查结果表明100%的公众认为项目位于北疆港内选址合适。从环境保护角度51.6%的公众对拟建项目持支持态度,48.4%持无所谓态度,这就说明公众在了解项目的基础上,支持项目的建设。但在爆炸后,《新京报》等媒体对居住在周边小区的居民进行随机采访时,受访居民称从不知道有过那次问卷调查。

  虽然取得了环评认可,但堆场所在区域的监管单位显然明白大量危险化学品的潜在威力。根据北疆海事局官方消息,去年10月,北疆海事局副局长王仲良曾亲自带队到瑞海公司对其危险品装箱情况进行“检查指导”。而且更耐人寻味的是,就在发生爆炸的五个月前,今年3月,瑞海公司还将一面绣着“热情服务,严格执法”字样的锦旗送到作为监管单位的北疆海事局。

  给出那份声称“不会对周边环境和人员产生显著影响”环评的天津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始建于1975年,隶属天津市环境保护局,是天津市唯一的市属综合性环保科研与服务机构。2011年2月经市编委批准,加挂天津市环境规划院牌子。

  8月13日下午,《中国新闻周刊》来到天津市环科院和天津市环保局。参与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环评的署名环评师张媛并不在办公室。有消息称,张媛当天已经被相关领导要求前去汇报工作。天津市环保局宣教处副处长宋有武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目前,领导和专家都在前方参加救援。现在还没到(核查)环评这一步,关于环评肯定是要做(指追查环评有无问题),但要等天津市政府组织的统一指挥部门提出要求再进行。现在,我们环保局主要还是负责爆炸之后的环境检测,比如有没有大气污染、水的问题,以及是否涉及辐射等等。”

  8月16日,《中国新闻周刊》拨打天津市环保局官员付永荣的电话,他的手机号被留在滨海新区爆炸事件某指挥部里,名字旁标注为副局长,但根据记者从环保局网站核实,其身份应为副巡视员,两个手机号中,一个显示变为空号,另一个始终无人接听。

  生死红线和微妙的8.16平方米

  以爆炸点为圆心,三公里半径内的20个楼盘中,最近的小区距离爆炸点600米左右。这是爆炸发生后才被人正视的现实。也正是因为这个难以想象的近距离,危化品存储点和住宅区的“千米红线”才第一次被公众广为所知。

  但所谓的“千米红线”,似乎只是一个柔和甚至暧昧的规定。根据《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第十九条规定,危险化学品生产装置或者储存数量构成重大危险源的危险化学品储存设施(运输工具加油站、加气站除外),与下列场所、设施、区域的距离应当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一)居住区以及商业中心、公园等人员密集场所;(二)学校、医院、影剧院、体育场(馆)等公共设施;(三)饮用水源、水厂以及水源保护区;(四)车站、码头(依法经许可从事危险化学品装卸作业的除外)、机场以及通信干线、通信枢纽、铁路线路、道路交通干线、水路交通干线、地铁风亭以及地铁站出入口;(五)基本农田保护区、基本草原、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区、畜禽规模化养殖场(养殖小区)、渔业水域以及种子、种畜禽、水产苗种生产基地;(六)河流、湖泊、风景名胜区、自然保护区;(七)军事禁区、军事管理区;(八)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场所、设施、区域。

  这其中并未具体规定出危化品与这些设施的距离红线。而只有在《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中才有规定:大中型危险化学品仓库应与周围公共建筑物、交通干线(公路、铁路、水路)、工矿企业等距离至少保持1000米。仓库内应设库区和生活区,两区之间应有2米以上的实体围墙,围墙与库区内建筑的距离不宜小于5米,并应满足围墙和建筑物之间的防火距离。这个规定中的中型库面积范围为550平方米至9000平方米,大型库面积为9000平方米以上。

  按照一份名为《关于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环境保护相关情况的说明》的内部文件显示:“瑞海公司租下那个46226.8平方米的堆场之后,投资900万主要是用于改造新建两个仓库。仓库一为隔断式设计,部分(240平方米)用于储存电石和硅钙合金,部分用于存放叉车、托盘等;仓库二(251.84平方米)用于存放氰化钠和甲苯二异氰酸酯(TDI)……其中,露天集装箱堆场危险货物存储面积不大于50平方米,普通货物存储面积不大于2000平方米。”如果这份资料中所显示的用于储存危险品的存储面积是全部面积且符合事实的话,瑞海国际用于存储危险品的仓储面积就是541.84平方米,距离中型仓库的550平方米的下限少8.16平方米。从书面上看,这是个微妙的数据,也就是说,这样的面积不需要遵守所谓的“千米红线”规定。但实际情况是否如文件数据显示,目前尚无法证实。而根据《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瑞海公司的《港口危险货物作业附证》显示,该公司的危险品库1的面积为732.55平方米,作业危险货物名为碳化钙和硅钙合金。而电石的化学名就是碳化钙。照此对比,这就是环评资料中所涉及的仓库一。但这份资料的面积却比环评资料中的面积增多了492.55平方米。现在无法确知,这多出的部分是否也用于堆放危化品,如果这部分仓库也确实用于存放危化品的话,再计入《港口危险货物作业附证清单》中所提到的存放氢氧化钠、烧碱和硫化钠的中转仓库的3117.81平方米,那么瑞海国际的储存仓库就已满足了中型库的基本条件,也即涉嫌违反“千米红线”的规定。

  “其实所谓的千米红线,在圈内也一直有争议,这个数字被定出来的时候就有争议。为什么是千米呢?千米又是怎么计算的,怎么定出来的呢?实际情况下,千米红线该怎么执行呢?”北京市劳动保护科学研究院一位化工安全方面的高级工程师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再说,按照我们现在的经济发展状况,找一个适合存储,运输方便、安全,周围千米内又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比较难找到。所以这个千米红线有时候不好执行。更何况其实一个堆场和危化品仓库所储藏的东西如果有很多种,就可能要对应多种相关的管理规定。除了都要遵守的防火规定之外,比如乙炔有独立的规定,其他的易燃易爆气体,液体也都有不一样的规定。这个事情比较复杂。”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由于那些涉事的核心机构仍然一致地保持着沉默,所以,每个环节、每个部门以及每个经手的工作人员及其领导到底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目前尚不清晰。只是,已经可以确定的是,当瑞海公司开始动工将租来的堆场改造为危化品储藏点的那一刻起,危机就已经埋下。潜在的危险对于公司以及规划、环评、安监等部门是显而易见的,而唯一毫不知情的却是生活在这个不定时炸弹旁边的普通民众。★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