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小博:借户籍改革延长劳动力供给的红利

  ◎每经实习记者 冯彪

  11月中旬以来,加强供给侧改革的观点在多个场合被频频提起。在相关专家看来,放松户籍制度、提高城镇化的质量,将有效解除劳动力的“供给抑制”,释放经济红利。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屈小博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户籍制度改革可以进一步刺激劳动供给,优化劳动力配置,从而提升全要素生产率。此外,户籍制度改革将提升城镇化的质量,加大需求端在经济增长中的贡献,促进我国经济转型。”

  那么,户籍制度改革将为经济释放哪些红利,当前又面临哪些挑战,专家对改革有什么政策建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带着上述问题专访了屈小博。

  可带来GDP净收益  

   NBD:“十三五”规划建议中,城市化目标不仅强调常住人口指标,还强调户籍人口指标,这意味着什么?

  屈小博:户籍人口城镇化不只是人口规模和外延的扩张,背后隐含的是相应的医疗、教育、就业服务等保障,以及与城镇居民拥有同等的权利和义务。这表明今后将更加注重城镇化的质量,这也符合新型城镇化的发展方向。

  NBD: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户籍制度改革对我国经济发展将有何影响?

  屈小博:劳动力供给是经济增长要素的主要内容。户籍制度改革将从非农劳动倾向、工作效率提升等方面拉长人口红利。改革后,劳动力能够充分流动,通过优化劳动力配置,可以提升全要素生产率,进而促进经济增长。而且,户籍制度改革可以有效促进经济结构优化,促进经济结构在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间更合理地配置。如果达到预期户籍人口城镇化率目标,改革初期可以获得每年约2个百分点的GDP净收益,到2020年仍然可以获得约1.6个百分点的净收益。

  NBD:既然能释放巨大红利,为什么一些城市的户籍制度改革相对缓慢?

  屈小博:一些城市只看到了户籍制度改革带来的短期成本增加而忽视了红利的释放。户籍改革对整个经济有利,但是成本由地方政府负担,会影响改革积极性。

  建立成本分摊机制  

   NBD:2020年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5%的挑战有哪些?

  屈小博:一方面,特大型城市短期需要支出的成本会很高。而且特大城市都在压缩人口规模,相应的户籍人口数量也会压缩。另外,地方推动改革进度不同步。如果一些地方先改革,给予农民工户籍和相应的公共服务,那么劳动力就会更多流向这个城市,该城市的压力就会突然增加。改革关键在于良好的成本分摊机制。改革的收益巨大,但红利的分配不均等,如果完全由地方政府支出成本,就容易出现“搭便车”的情况。因此,我建议中央政府应该和地方政府分摊成本,全国整体推进、打破行政区划分割,兼顾地区差异。

  NBD:您对户籍改革还有没有其他建议?

  屈小博:政府相关部门应及时准确把握全面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时机,采取顶层设计,全面深入地实施改革。必须尽快明确户籍改革具体的路线图和时间表。按照基本公共服务和福利均等化的思路在全国所有城市展开。此外,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实施居住证制度。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