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6日 13:33 新浪财经 微博

  新浪财经讯  10月26日消息,为期四天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今天在京召开,备受关注的“十三五规划”也将随之公布。针对未来五年政府宏观调控中的货币政府及汇率政策走向,中国人民银行[微博]研究局局长陆磊表示,中国自身的经济增长模式导致财政和货币政策工具“不那么灵活、不那么自由”,未来宏观调控仍将高度关注“流动性冲击”,需实行逆周期的宏观审慎管理。

  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的主题为“三季度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分析”第七十六期“经济每月谈”上,陆磊做出上述表述。“如果GDP增速仍然是各地方追求的主要目标,会发现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将不是一个灵活调整的工具。”陆磊认为,以往为配合经济增长目标导致财政支出和货币信贷政策变得“刚性化”,导致两大工具变得“不那么灵活,不那么自由”,其自主性仍然存在问题。

  “即将进入到‘十三五’时期,我们有没有办法使得财政和货币政策回归到主流的、可灵活调整的宏观调控的范畴当中?我想这应该是我们改革的基本方向之一。”陆磊说道。

  陆磊分析称,目前中国经济主要面临结构性的问题,仅靠逆周期性的政府宏观调控经济政策并非充分有效,并不能完整地优化经济结构。因此,“经济学界和市场金融机构可能对政府宏观调控的要求过高。”陆磊也建议,宏观调控工具需要有相应的创新,并需要实行逆周期的宏观审慎管理,而不仅仅是顺周期的微观审慎监管。

  “在‘十三五’时期,我们会建立逆周期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而不简简单单是大家曾经耳熟能详的资本充足率管理、呆账的拨备覆盖率管理这些技术性指标。”陆磊透露。

  中国经济目前还处在由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的转变过程中,步入经济“新常态”,陆磊认为,“这势必会出现过去在金融层面上或者是企业投资层面上的高回报时代的收敛。”而这种收敛反映到货币和信贷层面上,便是商业银行或者是投资者面临着的优质的融资方式比以往减少。

  目前全球资本流动的流量、流向的扰动已通过‘溢出效应’影响中国。陆磊对此分析称,受“溢出效应”影响,未来央行[微博]将高度关注流动性冲击的摆布,避免其成为遏制经济增长的因素。陆磊将前三个季度总的货币条件称为 “中性适度”,且偏宽松。

  据央行10月15日公布的2015年前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显示,前三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9.9万亿,同比增长14.5%,9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135.98万亿元,同比增长13.1%,狭义货币供应量(M1)余额36.44万亿元,同比增长11.4%,今年前三季度净投放现金763亿元。

  陆磊就此表示,总体情况比较令人满意,并预测称,“从2015年底到2016年,金融将不会成为‘卡脖子’的要素。”

  央行10月24日宣布了年内第五次降息、第五次降准公告,即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4.35%,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1.5%;并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而9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显示,9月份CPI同比涨幅为1.6%,高于1.5%的存款基准利率,遂被市场解读为,中国已进入“负利率”时代,国民把钱存在银行是跑不赢通胀是,只会“越存越少”,

  对此,陆磊回应称,若考虑PPI经济指标的话,中国依然保持很高的正利率。数据显示,中国9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5.9%,陆磊分析称,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受国际货币定价标准变化而波动,当国际储备货币供应量预期收缩时,大宗商品价格必然下跌,并进而传递到中国国内,出现生产的价值指数和更上游的原料、燃料、动力购进价值指数迅速下行。

  “这些背离会使我们观察和采取相应的宏观调控措施时也会有一定的考量,比如降息降准是不是有助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和财务成本的好转,是不是会对未来的通胀预期构成相应的影响?”陆磊表示,在“溢出效应”比较大的情况下,宏观调控政策将变得更加复杂,“它是解方程组,而不是解第一方程,没有那么简单。”

  而央行上述公告同时也宣布,为加大金融支持“三农”和小微企业的正向激励,对符合标准的金融机构额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陆磊将此解释为应对中国经济结构性问题而采取的货币政策措施,发现“(经济)本身在传导机制上会带有结构性,这种结构要通过另外一种结构进行纠正。”

  因此,陆磊表示,中国未来要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要发展更多的直接融资。他表示,至2020年,直接融资占全球融资的比重有望从现在的17%上升到25%,“我们期望有更多总量性,而非结构性。”陆磊说道。(新浪财经  吴海燕 发自北京)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