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6日 09:08 华尔街见闻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张岸元认为,对比此前GDP增速低于7%的利率环境,目前的货币政策仍存在进一步宽松的空间;进一步降准的空间较明确,降息问题相对复杂;时局越是复杂和艰难,越需要更简明的政策引导市场预期,传统的工具既然有明显的空间,关键时刻就要直接拿来用,不必迂回用复杂的公开市场操作把问题搞复杂。

  上证报发发表的张岸元署名文章写道:

  近年来,货币政策主动承担了结构调整的任务,在出台总量政策的同时,往往伴随着结构性安排以及金融改革举措;为了避免被市场解读为大规模量化宽松刺激,中国央行[微博]的货币政策工具越来越结构化、复杂化,也越来越倾向于通过公开市场操作进行。这一过程显著加大了市场理解货币政策的难度,在政策与市场之间形成了新的隔阂,即便一些政策操作力度很大,也未能起到有效引导市场预期的作用。

  他认为,像上周“双降”那样的货币政策工具比公开市场操作更容易为市场理解,从具体GDP增速及所处的货币政策环境来看,目前仍有下调利率的空间,不过实际利率水平是否有效下行存住疑问,利率市场化必然影响中国央行通过传统渠道影响市场的能力:

  当前,GDP增速6.9%,存准率17.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1.5%,贷款为4.75%;

  2009年一季度,GDP增速6.2%,存准率16.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2.25%,贷款为5.40%;

  1999年四季度,GDP增速6%,存准率仅6%,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2.25%,贷款为5.94%。

  张岸元认为:

  货币政策作为总量政策,不宜承担过多结构性改革任务,传统货币政策工具方面既然有明显的空间,关键时候就要直接拿出来用,不必迂回使用那些复杂的公开市场操作,把问题复杂化。财政政策领域也是一样。进一步扩大支出、提高赤字率的同时,应在收入政策调整方面有大的作为。

  上周五中国央行宣布,从次日起,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与贷款的基准利率均降低25个基点,并宣布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

  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此后评论认为,央行放开存款利率的上限是利率市场化的大势所趋。今后要让金融市场和机构更多地使用诸如SHIBOR、短期回购利率、国债收益率、基础利率等市场利率作为产品定价的基础,逐步弱化对央行基准存贷款利率的依赖。同时,要通过一系列改革来疏通利率传导机制,让短期利率的变化(和未来的政策利率)能够有效地影响各种存贷款利率和债券收益率。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