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被疑救市内鬼 中信证券生死难关

  罗辑

  “当前,公司正面临着重大考验,希望广大员工齐心协力,共渡难关。”8月30日,一封来自于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总经理程博明的邮件被发送到员工邮箱。实际上,这家以成为“中国版高盛”为企业蓝图的一流券商,如今面临着自成立以来最为艰难的时刻。

  8月25日晚间,新华网报道称,中信证券徐某等8人涉嫌违法从事证券交易活动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而根据8月30日晚间新华社最新消息,上述人员中4名高管因涉嫌内幕交易于当日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已交代了相关犯罪事实。

  多条线高管涉事

  根据新华社最新披露,上述已经“交代了相关犯罪事实”的涉事高管,分别为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董事总经理徐刚,执行委员会委员、金融市场管理委员会主任刘威,金融业务部负责人房庆利,另类投资业务部总监陈荣杰。而这与此前媒体报道中披露的8名涉事人员有所不同,其中,另类投资业务部总监陈荣杰并不在此前披露名单中。

  据此前报道,除徐刚、刘威、房庆利外,其余5名涉事人员分别为,任执行委员会委员并负责风控、资金运营、另类投资的葛小波、中信证券权益投资部行政负责人许骏、另类投资部的汪定国、金融业务线的姚杰、以及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梁钧。(注:该5名人员均为《财新》等媒体所披露,与新华社披露人员存在差异,因以新华社为准,但为核实其余4人情况,《中国经营报》记者一直与中信证券方面联系以期证实猜测,然而截至发稿,中信证券方面并无回应。)

  从新华社消息来看,上述涉事人员身居要职,徐刚本人更算得上中信证券的“元老”,业内颇有名气。其1998年进入公司,曾先后在中信证券资产管理部、金融产品开发小组、研究部和股票销售交易部等部门担任高级经理、副总经理和执行总经理,曾任公司研究部、股票销售交易部行政负责人。因其在分管研究部及经纪业务时,中信证券卖方业务势头强劲而受到业内较高关注。

  而另一名涉事高管刘威进入中信证券时间较徐刚更早,在固收业务上亦有较高知名度。据公开资料显示,其于1997年5月加入中信证券,曾任公司债券发行承销部副总经理、债券业务线行政负责人、固定收益部行政负责人、投资银行管理委员会委员,曾分管投资银行管理委员会债务资本市场部。其在2014年1月获得高管任职资格,并同期进入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

  值得注意的是,已被证实涉事的徐刚、刘威以及目前未被证实的葛小波均为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成员。该执行委员会于2010年10月创立,执行委员会委员均为高管,除董事长、总经理为常设委员外,其余人员均由董事长或总经理委任,该机构主要负责执行董事会决定、为中信证券最高经营管理机构、直接向董事会负责。最为重要的是,其职权范围覆盖拟订公司经营计划、投融资、资产处置方案等经营管理中重大事项的决定。(注:根据中信证券2010年10月29日公告的《执行委员会议事规则》整理)

  随着上述多位中信证券重要业务条线上的“掌舵者”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这家在中国资本市场占据着重要角色的龙头券商亦就此被卷进监管漩涡之中。根据中信证券8月31日公告,称相关调查工作尚在进行之中,公司予以积极配合。此外,公司正在积极采取措施,认真查找各项业务尤其是创新业务中存在的问题,深刻反思,严肃整改。目前,公司管理有序,运营稳健,流动性充足,各项业务正常开展。

  传闻四起

  有关中信证券的一切信息都成为了市场高度关注的焦点。8月初,深沪交易所对数十个具有异常交易行为特征的账户采取了监管措施,其中,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司度贸易”)在深圳的账户被限制交易3个月。而据媒体报道,该账户背后与国际对冲基金Citadel有所联系,同时司度贸易也曾与中信证券“打过交道”。

  工商信息显示,司度贸易成立于2010年,主营有色金属、天然橡胶、豆粕等大宗商品的进口批发。公司在2014年11月17日进行过投资人变更,由持股20%的深圳市中信联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联合”)及持股80%的Citadel Global Trading S.AR.L,变更为后者独资。而中信联合成立于2001年9月,注册资本7000万元,其中中信证券旗下的专业直投子公司金石投资以认缴出资6445.1117万元。同时,司度贸易在变更投资人时,董事备案亦发生变更,此前出任公司董事的汪定国被剔除。

  同时,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已得到对冲基金Citadel确认,其拥有的国信期货-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账户已被深交所[微博]限制交易。并称该对冲基金在华投资已有15年,无论以往,还是近期在中国股市震荡期间,公司自始至终都与中国相关监管部门保持了积极沟通。而司度贸易方面,虽然公司经营大宗商品但在具体操作上却参与了股指期货的操作。

  不过,这是否存在“恶意做空”暂未有更为详细的公开信息可以判断。此外,中信证券与该基金存在其他方面的何种联系,其高管被要求协助调查是否与司度贸易、对冲基金Citadel有关等问题,截至记者发稿,并未得到中信证券方面的正式回复。

  而继对冲基金Citadel之后,又一国际对冲基金英仕曼集团(Man Group)也因可能与近期股市大幅波动有关,而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8月31日晚间,有媒体称英仕曼集团中国区主席李亦非[微博]被中国警方带走协助调查。而其丈夫在9月1日晚称李亦非“在参加一场由多部门牵头的、高度机密且专业的会议”,同日晚间又对另一家媒体表示李亦非在伦敦开会。后又对第三家媒体称李亦非关机。

  几种不一的答案颇让人费解。然而英仕曼集团与风波中的中信证券有过多次交集也更容易引发联想。根据相关报道,中信证券官网所披露的“中信证券宏量2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销售公告”产品的投资顾问正是英仕曼。今年2月,英仕曼完成募集的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制度(QDLP)基金的投资者中亦包括中信证券。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新华社在关于中信证券高管被要求协助调查的新闻中提到“因涉内幕交易”等信息。而根据公开信息,7月4日,证监会[微博]召集券商召开“救市大会”后,证金公司被委以救市重任,而中信证券、海通证券、银河证券与中信建投提供人力支持,证金公司从这四大券商中抽调了投资经理和交易员,负责具体救市交易。

  操盘上,证金公司与21家券商自营团队组成了国家队的救市组合,其中中信证券担任了颇为重要的角色。有媒体梳理报道称,中信证券总部营业部、望京营业部、金融大街营业部、呼家楼营业部,被认为证金公司主要“御用席位”的“救市主力”,其在救市期间进入的部分个股让人“看不懂”——其中,中信证券总部营业部买入金额前三名除“护盘蓝筹”中国石油(601857.SH)、平安银行(000001.SZ)外,美邦服饰(002269.SZ)也赫然在列,涉及金额21亿元;金融大街营业部前三席中江苏三友(002044.SZ)、良信电器(002706.SZ)分别耗资12.8亿元、8.5亿元;呼家楼营业部的前三系中,长盈精密(300115.SZ)在列,购入金额14亿元。而目前,如果这些营业部没有将手中筹码抛出,那么现在大多都在成本价边缘甚至被套。

  目前,市场传言四起,中信证券高管是否利用“救市计划”牟利、又以何种方式进行了怎样的内幕交易,记者以目前市场上流传较多的几种猜测分别发函中信证券,截至记者发稿,并未得到回应。

  而在8月25日晚间,同样曾经是救市主力的海通、广发、华泰、方正4家券商突发公告,称因涉嫌未按规定审查、了解客户身份等违法违规行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