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华融基础定向房哪去了? 拆迁6年未安置

北京华融基础定向房哪去了? 拆迁6年未安置
2019年05月27日 20:01 新浪财经综合

  焦点 | 拆迁6年未安置,北京华融基础定向房哪去了?

  原创: 中国房地产报 

  6年前,西城区住建委下拨的定向安置房数量和提出申购要求的居民数量相同,拆迁安置方案也是双方认可的,是政府给予被拆迁人的优抚政策。但如今却房源不足,安置方案被擅自改变,违背了市政府提出的一把尺子量到底的精神。

  中房报记者 高拯坤 | 北京报道

  曾在北京土拍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的华嘉胡同地块,再次引发市场关注,矛头直指负责项目一期开发和二期开发的北京华融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融基础”)。

  事情起于6年前,位于该地块的王府仓胡同10号院采取回迁安置、外迁现房和货币补偿三种方式完成拆迁。同时,西城区住建委下拨回龙观“融泽嘉园”一期定向安置房,满足被拆迁困难居民提出的额外申购要求。这一过程中,华融基础负责资料的收集报送。

  按照约定,周转期为被拆迁居民腾空被拆迁房屋并取得《交房验收单》之后的3年。但诸多原因,该项目未能在2016年周转期满时交付安置用房,一直到2019年1月才开始回迁。也就是在这时,有部分提出额外申购要求的回迁居民接到通知,称“融泽嘉园”房源不足无法全部安置,要安置到丰台的张仪村和顺义(西城区的腾退房定点安置项目)。

  “当年的拆迁安置方案是双方认可的,是政府承诺给予被拆迁人的优抚政策。如今项目方承诺我们的安置方案被擅自改变,违背了市政府提出的一把尺子量到底的精神。”5月中旬,有王府仓胡同10号院的被拆迁居民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质疑,当年西城区住建委下拨的定向安置房数量和提出申购要求的居民数量是相同的,为何到了现在却房源不足?申报过程是否藏有“猫腻”?

  拆迁遗留问题待解

  “今年1月开始回迁,但是因为申购房源出了问题,我们无法正常回迁。家里人口多,现在补贴一停,租房压力很大。”拆迁第6年,王府仓胡同10号院的20余位居民面临这样一个难题。

  2012年8月,一张落款为北京金融街建设指挥部和北京华融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的《房屋拆迁通知》贴到了王府仓胡同10号院(小区)所在的华嘉胡同。通知显示,将被拆迁的还有华嘉胡同19号和甲19号(华嘉小学)。目的是进一步促进金融街区域资源整合及重点项目的落实。

  按照约定,回迁安置的周转期为被拆迁居民腾空被拆迁房屋并取得《交房验收单》之后的3年,外迁现房和货币补偿则为1年。在这期间,华融基础需向被拆迁居民支付周转费,周转期满需交付安置用房。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2012年9月,为期一年的王府仓胡同10号院434户居民的拆迁工作正式启动。拆迁安置政策为回迁安置、外迁现房和货币补偿三种方式。为解决部分家庭住房困难的需求,西城区住建委还对该项目下拨回龙观“融泽嘉园”一期定向安置房,以满足被拆迁困难居民提出的额外申购要求。

  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行进,但是让申购居民始料未及的是,事情并未像预期中的那般美好。一份被拆迁居民提供的落款时间为2019年3月29日的《致西城区和谐宜居示范区建设指挥部的公开信》中写到,“当年承诺的定向安置房回龙观融泽嘉园申购还有近20户没有得到安置。”“因诸多原因(华嘉项目)直到2019年1月才开始回迁,同时项目拆迁办负责同志通知我们,剩余未安置居民的安置房有所变化,理由是回龙观融泽家园的房源不足,无法安置,要安置到丰台的张仪村和顺义,对此我们产生很大疑惑。”

  除了安置房源不足,这些被拆迁居民还质疑,2013年9月拆迁结束后,王府仓胡同10号院的居民全部完成了拆迁安置方案确认和安置协议的签署工作,意味着困难居民申购回龙观融泽嘉园定向安置房的流程全部完成。在这一过程中,华融基础的职责是审核申请人与被拆迁人需要安置的真实性,负责将申报材料递交西城区房管局和住建委审批,但这个过程却持续了6年之久。“小区居民的家庭状况华融基础全部掌握,还需要这么久去审核吗?”

  申购房源被倒卖?

  北京市西城区和谐宜居示范区建设指挥部给信访居民的答复意见显示,该项目启动后区住建委分两批次对华嘉项目下拨回龙观“融泽嘉园”一期定向安置房77套。华融基础现已完成部分申购人申报审批工作,由于申请定向安置房的居民较多,房源紧缺,仍有部分居民需求无法满足,华融基础再次向区住建委提出用房申请,告知融泽嘉园一期定向安置房西城区已经没有存量,二期价格上涨且没有多余房源后,用房申请搁置。2018年底,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西城区住建委下拨安置房源对困难居民进行安置。2019年1月,华融基础再次启动收集、核实困难居民定向安置房的申请材料。

  对于这份答复,被拆迁居民并不认同。原因在于当年下拨的77套定向安置房与申购居民数量是相匹配的,不可能出现房源紧缺的情况。“我们曾去区住建委咨询,他们的答复是2018年底并没有再次下拨房源。按照流程,申购房源在住建委最终审核的时间不会超过3个月。我们还托关系到华融去询问回龙观房源的事,他们的人说房源被内部人倒卖了。”

  按照这位代表的说法,在此前的拆迁安置过程中,华融基础的一位工作人员曾明码标价倒卖回龙观融泽嘉园的房源,每个房源标价高达数十万元。按照当时申购时的约定,这些困难居民申购融泽嘉园房源的单价仅一万多元。

  2019年4月,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的一则民事判决书似乎证实了房源曾被倒卖的说法。判决书显示,原告西城区保障性住房运营管理有限公司要求依法确认其余被告田某义于2017年6月6日签署的《融泽嘉园房屋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无效,并恢复其产权登记。原因是,2017年,原北京顺平拆迁有限责任公司职员张某,以华嘉项目拆迁工作人员的身份,通过私刻西城区相关部门公章,伪造有关人员签字的手段违法骗购多套定向安置房,并出售给不具备购买资格的人员,田某义正是其中之一。

  疑问在于,张某究竟倒卖了多少套房源?涉事房源是不是王府仓胡同10号院未安置困难居民的呢?针对此事,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登门华融基础,希望了解拆迁安置工作的前因后果,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居民损失谁买单?

  身处金融街核心区域的华嘉胡同地块早已看不出过往的痕迹,现在地面上是一座名为金城华庭的小区,包括两栋高层住宅,两栋写字楼。有被拆迁居民回忆说:“10号院住的都是老北京,好多家庭都是几代人挤在一起。拆迁时家庭条件困难的提出了额外申购的要求,在需求被满足之后我们才同意的拆迁。当时还填了一份申请表,明确写着是融泽嘉园的哪套房子,只不过当时填完的申请表被华融基础收回盖章,至今未返还。”

  另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近20户未得到安置的居民所采取的安置方式略有不同,但无一例外,这些人的生活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响。苏先生拆迁时家中祖孙三代,安置方式为现房+回迁+购房指标,无拆迁补偿款且需要给华融基础补20万元差价,最后签约日期为2013年7月。华融基础承诺三年内房屋全部到位,现房于2013年7月收房,回迁房于2019年1月收房,虽多次被华融基础要求补充材料,但6年来指标房无任何进展。刘先生选择的安置方式与苏先生类似,但是由于所安置的现房至今无法取得房产证,无法获得财产公证(原户主父亲去年已过世),直接导致回迁房无法办理入住。今年1月开始华融基础又停发了拆迁周转费,造成拆迁居民房租支付困难。白女士则根据家中实际情况,选择了三个定向安置房指标和相应金额的拆迁款,目前拆迁款已到账,原定于2014年落实的定向安置房,还剩两个指标未安置,而且由于选择的是外迁,周转费较少,家中人口众多,租房同样面临压力。

  问题摆在眼前,责任究竟在谁?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一般情况下,房源的申购信息由开发单位负责收集报送,经房管部门审核之后,再由住建部门进行房源的下拨。5月6日,被拆迁居民代表分别前往北京市西城区的相关职能部门,希望通过信息公开的方式调取原始的房源分配数据,从而寻找消失房源的去向,当天,有关部门已受理此事。

  老城区改造原本是一件好事,但事到如今,王府仓胡同近20户居民的安置问题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这一过程给居民造成的损失究竟应该由谁来承担?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谌江涛表示,如果房源被倒卖是公司的意思表示,公司人员的行为就是履行职务行为,加盖的是公司公章,则属于公司行为。如果并非是公司的意思表示,而是公司人员私刻公司公章,冒用公司名义的行为,公司人员的行为并非是职务行为,属于个人行为。即公司行为,法律后果由公司承担。个人行为,如果不构成表现代理,则后果由其个人承担,如果构成表现代理,后果由公司承担。

  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李松说,如果拆迁安置协议中对安置方案和周转期做了明确约定,而开发商没有按照拆迁安置方案进行安置,属于违约行为。“在客观上不能对被拆迁人进行安置的情形下,被拆迁人可以要求开发商按照安置房屋的市场价值进行赔偿。”

  (此文刊于中国房地产报5月27日11版)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6-11 元利科技 603217 54.96
  • 06-11 松炀资源 603863 9.95
  • 06-04 卓胜微 300782 --
  • 06-04 国茂股份 603915 --
  • 06-03 红塔证券 601236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