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汽通用高层:上半年比较累 车市起来可能要下半年

上汽通用高层:上半年比较累 车市起来可能要下半年
2019年04月19日 18:25 澎湃新闻

  专访|上汽通用高层:上半年比较累,车市起来可能要下半年

  澎湃新闻记者 范英妹 来源:澎湃新闻

  4月16日,2019上海国际车展开幕。作为国内领军的合资车企,上汽通用再次以强大阵容参展,共展出45款车型,别克17款,凯迪拉克13款,雪佛兰15款。除了首发车型别克VELITE 6、全新一代昂科拉家族GL8 Avenir概念车外,全新的君越Avenir领衔的别克国六的畅销主力新车也全部亮相。

  此前一天,上汽通用汽车总经理王永清、上汽通用汽车副总经理施弘、别克市场营销部部长包晔、 雪佛兰市场营销部部长吉祺炜、 凯迪拉克市场营销部部长冯旦等上汽通用三大品牌部长以及网络发展与管理事业部,及售后服务部事业部部长姚芾六位高层集体接受媒体采访,把脉一直下行的中国汽车市场,并就股比开放、新能源补贴政策退坡等热点问题坦诚地表达了自己的判断和看法。

  谈车市:下半年可能会好起来

  澎湃新闻:第一季度的销量数据整个市场看跌,上汽通用情况如何?

  王永清:第一季度乘用车行业的批发销量增速大概是-14.2%,零售销量增速为-10.3%。上汽通用的批发端销量增速大概是-13%左右,比行业好一点。确实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行业一直是在下滑,到去年9月是两位数下滑。有多方面原因,经济下行、调结构,还有一些是政策透支消费等。对我们来说上半年比较累,但我们最主要就是保持好的节奏,保持好整个终端包括经销商的状态。

  上半年我们的节奏不会有大变化,只要跟着市场节奏,就是胜利。下半年三大品牌有多款车型新上市。今年我们上汽通用在大的节奏下会平衡好销量和经营质量,包括经销商的盈利性等等方面。

  在我看来,二季度如果说能够做平的话,今年正增长有希望。

  

  上汽通用汽车总经理王永清

  澎湃新闻:去年上汽通用的销量有下降,营收有下滑,但盈利是增长。想问一下这个盈利的增长是怎么来的?

  王永清:在整体车市价格下行,配置、技术升级成本增加的情况下,公司要保持盈利增长是非常难。我们从上汽通用来看,去年的情况是这样,我们的小车结构在减少,雪佛兰是很典型的例子,小车越来越少,结构上大车多了。

  第二是凯迪拉克的快速增长,也对我们的盈利性带来了帮助。我们未来从公司盈利性来讲,凯迪拉克也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增长点。

  另一方面就是在降成本方面,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说运营效率提升,这个也是我们这两年狠抓的方面,比如说零部件库存、整车库存,都是消耗钱,还有制造工厂的效率,运营效率等等方面的提升,也是降低我们成本的一个方面。

  谈西安女车主事件:引以为戒

  澎湃新闻:从上个月奔驰开始启动了一波官降,很多品牌在跟进。我们怎么看待这轮官降,对今年的车市有什么影响?前几天发生的奔驰西安车主事件,对我们整个行业有没有什么影响?

  施弘:这一次官降主要是呼应国家征税调税启动的,我们也跟上了。在豪华品牌以后,我们是算比较早的。总体来说,主要是按照我们所有车型目前在市场上的情况而定。这一次我们凯迪拉克有一款调的比较大,是2.5万,其他少一点。去年下半年经济情况比较缓,今年第一季度除了1月好一点,春节好了一个星期以后就下去了。今年一是因为宏观经济,还有国5国6很多事情在一起,延缓消费者购车欲望,车市起来可能要下半年。从我们来说,我们也不是没有过过苦日子,我们要静观一下,要有一些耐心,等这个车市培养起来,拼命想跑量,把节奏弄坏了对整个车市没有好处,我们要坚持一下。我们大的经济指标来说,要等到它发力帮助消费市场起来,这个是要一定时间的。

  西安车主的事情,我们都关注了,从我们来讲也是希望所有的4S店在碰到类似情况的时候可以和主机厂充分配合,主机厂和经销商可以快速的帮消费者解决问题。我们要引以为戒,把我们的事情做好,服务上做的更好更仔细更周到。

  

  上汽通用汽车副总经理施弘

  谈股比放开:美国通用表态合作很好

  澎湃新闻:从去年开始,我们国家的合资政策有一些调整,特别是股比放开,和通用的合作会不会有一些影响和调整?

  王永清:第一个问题,就是合资股比放开,到2022年基本上全部放开了,电动车是去年放开的。 从美国通用汽车来说,他们明确表态说和战略伙伴上汽合作得非常好,没有任何想法。确确实实是这样,我们的凯迪拉克House开业典礼的时候,美国通用的董事长也亲自到场,她也是第一次作为我们上汽通用合资企业的董事长参加我们的董事会。会上她也讲,包括凯迪拉克要进一步和我们股东方加强合作,把凯迪拉克发展的更好。我们双方未来会加强进一步的合作,我们的股东也是充满信心。

  谈经销商和主机厂:现在谁不掌握客户就会落后

  澎湃新闻:车市下行,包括价格战,我们各个品牌经销商盈利的能力怎么样?有什么具体的措施保证经销商的盈利能力?

  王永清:车市下行了以后,价格战打的很厉害。我们有一个基本的监测,在经济下行的时候,车市不好的时候,所有的经销商包括豪华车,包括非豪华品牌,经销商的盈利都不好,也就是说现在一辆车的价格应该是到底了。所以这一次官降的话,我们从各个方面来看,一味打价格战,是不行的,再弄下去,经销商的盈利性更差了,所有的主机厂盈利性差不多。对我们上汽通用来说,还是要通过服务做好体验。经销商现在就是谈价格,你进来就说这个车多少钱,但是好多产品方面的亮点、特色、销售顾问不太会讲。一个车表面是差不多,但内涵差别会很大。所以说客户体验这一块要加强,产品的造型设计,互联科技、性能等等各个方面,包括客户的体验这个方面,是我们要加强的方面。

  澎湃新闻:之前推出了7S模块化计划,是从关注用户的角度出发。像目前比较热门的西安女车主事件,一定程度上也是经销商和用户和主机厂之间的利益不是很统一的问题。我们做7S模式,对三方的利益方面有没有更好的协调?

  王永清:传统的4S这个模式,主机厂和经销商联系比较多,经销商和客户,大的生态圈是不够的,现在谁不掌握客户就会落后,我们打造了7S这样一个平台,实际上就是建设了这样一个生态。主机厂、经销商、客户,我们在一个平台上,客户想买车,一直到整个产品生命周期的用车,是这样一个生态。

  澎湃新闻:我们知道一些头部的车企可能80%的经销商是亏损的,主要是车企给经销商压库,比如说单店100台销量,返利,就是以产定销的方式。刚刚说希望通过7S的形式帮助我们的经销商盈利,这个是需要一个过程,一时半会可能缓解不了他们的盈利问题。在具体的商务政策方面,我们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措施改善经销商的盈利?或者说有没有对这种传统企业以产定销的方式有没有反思和改进?

  施弘: 实际上经销商如果一直要靠政策解困的话是不太现实,从营销这个角度来说,解决好经销商盈利问题的几个要点,最简单的如果说是新开业的经销商,我们会把握好他的节奏感,因为所谓盈利非盈利或者是价格是什么状态,归根到底就是供需矛盾,供需矛盾解决了,这个事情就好办了。

  对一些比较运营时间比较长,有一定积累的,全业务链支持是比较具体的事情。说实在话,办法有很多,但是问题是2018年没有人想到这个速度是这样的,原来我们也有预计总有一天会走到负增长,但是来的比较快。我们经销商和我们也是经常沟通,去年开始我们请经销商来我们公司,我们走出去,核心经销商团队也有沟通,包括大的经销商集团,我们都有沟通。这个事情也是比较复杂的,但是总体来说经销商和我们在整个业务环节上能够找到共同点。现在开4S店,像过去投资回报最好是半年,差一点的是一年到一年半,现在这个不可能了,大家比较理性。去年碰到问题,我们和经销商解决的是相当不错的。

  王永清:补充两点,返利是暂时困难的时候输血,最重要的是造血。现在我们有一个共识就是大家要把基盘抓好,售后服务抓好。他们做的非常好。第二块是衍生业务,我们上汽通用提的比较早,比如说精品附件,我们经销商做的比较好,一台车的价值做的很大,不断找到新的盈利点。我们要把产品力和品牌力做强,这个对他们是最大的支持。在汽车市场缓增长,不增长的情况下,就是这样子,品牌强的越强,弱的越弱,我们未来要把产品力、品牌力做的更强。

  谈造车新势力:没有补贴,盈利困难

  澎湃新闻:不止一家新造车势力的老总说,他们感觉在传统的体制和思维下面,传统车企无法完成真正的思维转型,这个思维转型不仅包括互联网思维,用户思维,大家是否同意?

  施弘:我感觉按照目前的电池技术水平、能量密度,包括性价比,在目前这个价格状态下盈利是非常非常困难的。现在实际上造新能源车的,如果把国家补贴去掉,甚至去掉一半,大概盈利的概率是非常非常低。实际上后面有几个选择题要做,国家有积分制度,有新的补贴,价格就在那边,其实这个价格主机厂并不太容易撑住,消费市场对电动车没有很强的刚需,现在是牌照的刚需,不是说电动车开起来比传统的燃油车好多少,是给了政策,是牌照政策和补贴政策。

  补贴下来以后,一个是通过车辆的性能升级,我感觉只要电池是这个水平,不上去的话,这一块是非常非常难。至于氢能源,悉尼奥运会的时候,就是用氢能源领跑火炬,这个车布上来没有那么快,就像电动车一样,电动车的充电桩要上来也是很困难。现在的矛盾是什么?理论上这些车子就是在北京、上海一线城市,你看看一线城市的小区要装充电桩这些东西,不是邻居同意不同意的问题,每一个小区的电容量够吗?加一个变压器不是很方便的事情,这个不是这个地方拉一个电灯线,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王永清:关于电动车,在目前的情况下不可能盈利,特斯拉20万台公开报表就是不盈利的,刚性成本在这里,都是很透明的。传统的车身多少钱,内外饰,电池一度电多少钱,一个变速器多少钱,都是很透明的。国家补贴4、5万元可以混混,没有补贴怎么办?

  澎湃新闻:之前提到一些新势力造车是在为我们在试错。这几年过去了,新势力造车的这些经历,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

  施弘: 这两年,新造车势力热度有一点减退。海外比较厉害就是特斯拉,从营销的角度来说,首先关心它的业务模式。特斯拉是类似于苹果专卖店的建设,高举高打,这个可以统一他们的价格。国内的新造车势力在中国没有传统的实体店,他们创造了一个新的概念就是新零售,我发现主要就是建超体量的体验店,网上订购,价格统一。通过网上收订,实体店交车。

  这个给我们很大的启发。我们凯迪拉克、别克、雪佛兰4S店非常多,超过1600家。但这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做线上。他们在利用线上线下的结合方面给了我们很多的启发,所以我们才会思考未来我们应该从服务上向他们学习什么,有一些他们走过的什么错误我们要避免,他们在终端碰到的问题在业务链里面我们怎么做的更好,把我们的优势发挥得更好。

  (本文来自于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陈合群

澎湃新闻 上汽通用 经销商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5-10 泉峰汽车 603982 9.79
  • 04-24 日丰股份 002953 --
  • 04-23 有友食品 603697 --
  • 04-17 运达股份 300772 6.52
  • 04-17 中创物流 603967 15.32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