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获融资 贾跃亭绝处逢生?

  12月7日,有消息称,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将获得一笔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虽然目前还并没有获得相关公司的确认,但利好的消息让贾跃亭再一次站在了聚光灯下。自2014年成立后,FF一直在质疑声中发展,除了资金问题,还深陷于高管离职、停产等漩涡中。业内认为,如果获得融资消息属实,势必能够为FF创始人之一贾跃亭带去希望。但对于贾跃亭来说,更大的困难在于国内乐视所面临的一切,能否绝处逢生还是未知。

  雪中送炭

  据报道,12月1日,贾跃亭通过律师团队与来自香港的投资机构签署协议,根据协议,FF将获得一笔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半年来贾跃亭团队接触了近20家投资机构,其中一家意向强烈,三周前从香港派出团队赴美尽调,并已支付3000万美元诚意金,以解FF燃眉之急。交易完成后,贾跃亭将推动FF生产基地尽快开工,以兑现新车2019年上市销售的诺言。风雨飘摇中的FF造车终于落下一子,贾跃亭开始绝处逢生。

  12月1日上午,双方最终达成投资协议,但投资人背景及交易估值等信息均严格保密。11月贾跃亭与《棱镜》的对话中透露给FF报出50亿美元估值,这一估值与国内造车创业公司蔚来汽车目前相当。

  消息人士指出,在相关香港财团中,能在如此危局中断然出手,不仅需要有深厚的行业观察,而且需要有极强的商业魄力,符合以上两点特质的,“小超人”李泽楷可能性最大。自2015年“菲斯科竞购案”败给万向集团后,李泽楷一直在寻求汽车行业的布局机会。

  有鉴于此,贾跃亭是否出让大股东位置甚至让渡FF控制权,应是本次交易谈判的焦点。消息人士透露,贾跃亭做出了非常大的让步。此前贾跃亭曾表示,“愿意让出大股东位置,但死也不会让出FF控制权”。

  对于上述消息,乐视汽车相关人士回应称,FF的A轮融资正在进行中,具体进展待合适时机会对外公布。不过,李泽楷发言人表示,李泽楷本人无意对FF做出投资或展开合作,没有任何投资或合作意向。

  一波三折

  曾经有一段时间,业内对于FF和贾跃亭、乐视汽车的关系摸不着头脑,直到法拉第全球营销副总裁道格·瑞克霍恩解释明白。他指出,FF与乐视只是合作关系,是两家独立的公司。但FF和乐视的所有者是同一个人,正是他携助创立了FF。

  就是说,两者之间的关系,主要是有贾跃亭这位共同的创始人——贾跃亭是FF创始人之一,并且是以私人身份参与到该公司创立之中。而从业务层面来看,乐视超级汽车LeSEE与这家公司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FF的发展似乎一直不顺,该公司在人员与资金上的问题让业界多次出现质疑之声。ZERO1概念车发布前,在FF负责工程和电池组设计的首席电池架构师波特·哈里斯已经离职,此前FF从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运营的美国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将波特·哈里斯挖来,但他仅在FF工作了15个月。相关专家表示,电池作为电动车的核心部件,波特·哈里斯的离职可能会影响FF新车的研发速度。

  FF还面临高薪酬支出所埋下的资金隐患。据了解,FF每位员工的平均年工资为10万美元,薪金水平在业内位居前列,去年1月时,该公司的员工约550人。然而,根据FF投资10亿美元建厂的项目规划,未来十年该项目将带来4500个工作岗位。按此计算,FF每年在员工薪金上的支出将高达5亿美元,这也将成为该公司的一大挑战。

  今年7月,FF宣布终止在内华达的建厂计划,但随后贾跃亭称,为保障产品按时交付,FF 91高端工厂将迁至新址,并全力改造现有厂房和推进设备采购,尽快实现量产。不过,受FF投资者贾跃亭及旗下乐视系公司深陷资金链危机影响,FF的资金状况也饱受质疑,除了拖欠供应商款项,工厂建设项目也推进缓慢。今年9月,有消息称,FF位于内华达州拉斯韦加斯市北部工厂的项目已宣布彻底停止。之后FF官方和贾跃亭本人均予以否认。

  作为FF的最大投资方,在这家没有CEO的公司,贾跃亭顶着执行委员会主席的头衔,做着实际掌控人的工作。最新进展是,随着创始高管Richard Kim和CFO Stefan Krause的离职,FF内部人员发现贾跃亭正从乐视寻找他信任的人来替代离职者。

  未来待解

  即使FF获得10亿美元的融资为真,用来造车也是不够的。一家国内著名互联网汽车厂商联合创始人透露:“一部车的研发加上厂商模具,需要约50亿元人民币,加上工厂投入需要50亿元人民币。如果把量产车上市、充电网络和客户服务体验都算上,量产一款汽车至少需要200亿元人民币。不仅如此,资本之外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因素,就是人际关系。”他暗示,贾跃亭会做得比较辛苦。

  不过,建约车评首创人余建约告诉北京商报记者,10亿美元对于曾经一度濒临破产的FF而言,应该能够解决公司的燃眉之急,最起码是支撑这家公司的生产。当然10亿美元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法拉第未来要想继续发展下去,还需要更多的融资和贷款,这就要看该公司产品的市场反应情况了。

  对于FF来说,10亿美元或许是转机,但对于贾跃亭来说,即使FF造车成功,也未必是他的救赎。

  从资金上来说,贾跃亭以及乐视控股合计持有的乐视网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为26.27%,目前仍处于冻结状态;7月3日,贾跃亭及妻子甘薇名下超过12亿元的银行存款已被银行冻结;7月底,中国建设银行北京光华支行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为由,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查封、扣押或冻结乐视网、贾跃亭、乐视控股、贾跃民(贾跃亭之兄)财产共计2.5亿元。贾跃亭后来对外承认,他个人在造车上投资超过百亿元,其中很大一部分去了FF。

  从公司方面来讲,贾跃亭相关公司多次被列入“老赖”名单。继今年9月连续两次被天津法院列入“老赖”名单后,乐视系旗下的乐视移动近日再度被北京法院列入“老赖”行列。12月1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未履行1839.04686万元欠款为由,将乐视移动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凡是上了这个欠债不还钱名单的人,都会受到很多限制,比如限制出入境、限制贷款,甚至连飞机和软卧都不许坐。

  12月7日晚,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北京证监局对贾跃亭、贾跃芳采取责令改正行政监管措施。“也就是说,如果贾跃亭不解决上述这些问题,仅仅是法拉第未来获得融资,也是不够他真正‘绝处逢生’的。”融合网CEO吴纯勇说。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石飞月/文 CFP/图

责任编辑:李坚 SF163

热门推荐

相关阅读

0